凡,笑妍如花 ——大连老同学对易凡的怀念

易凡初中时的学生照

易凡,1964616日出生于中国辽宁省大连市,1973年—1984年就读于大连市中山区劳动公园小学和大连市第二十四中学。2022113日早晨,初中班级群传出寻找易凡家人的消息,很快有同学就得知易凡病危。大家震惊之余,纷纷送上祝福和祈祷。但两天后,噩耗还是传来了,老师和同学们无不痛惋。这里记述了几天来大连的老师和同学们对易凡的关爱与追思,愿她在异国他乡一路走好,天堂再无病痛,笑妍如花!

易凡就是在这个美丽的校园中,度过了她的学生时代,其中初中和高中的教室就是在照片上的这栋教学楼的二层和三层,而这座图书馆当年是室内体育馆,易凡经常在这里参加体育训练。

照片是易凡的初中同学霍登伟在近日翻找出来的。虽然都住在美国南部的北卡州,可惜之前彼此并不知道。

《易凡,易于不易,凡而不凡》

——泣送我的老同学易凡女士

作者:王国基,初中同学

易凡,我的老同学,听到你病危的消息,身在国内的老同学们都非常震惊,更没想到的是,在大家的祝福和祈祷中,你慨然离世,匆匆地就走了!

这两天,同学们都沉浸在对你深深的缅怀和悲痛中,大家在同学群朋友圈里,分享着与你相处的开心与快乐,追忆着你带给这个世界和人们的爱心和付出,翻找出一张张不同时期的照片,讲述着一段段难以忘怀的往事,书写着对你的思念和不舍!

大连号称中国东北老工业基地长子,我们美丽的家乡是一座海滨国际都市。记忆中易凡应该住在市中心的大连火车站与老虎滩这条主干道解放路北部沿线。那时候大多数同学都是三两个一起步行上学,稍远些的乘6路公交车,据胡艳说,她们经常乘车上下学。

大连被称作中国东北最美丽的海滨城市,易凡就读的小学和中学,就坐落在这张照片的中心位置。当然这些高楼大厦主要都是近20年来新建的。

我和易凡是初中一个班的同学,我们在大连市第二十四中学初中四班一起学习了三年。我们学校是日本侵占东北时在大连修建的高级学校,1945年日本战败撤出后,中国共产党来东北工作的干部子弟在延安保育院的带领下,在该校址设立了育才学校,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一些子女在这里度过学生时代。

大连市第二十四中学创建于1949年,是中国辽宁省乃至东北三省最著名的中学,我们初一入学时是中国恢复高考制后的第一批重点学校学生。

初中时的易凡,聪慧灵秀又彬彬有礼,活泼可人又落落大方,她爸爸是高级工程师,我们班好几位是海军子弟,穿蓝军装,她好像经常穿绿军装,让我以为她来自陆军家庭,朝气蓬勃,热情开朗,充满活力。

记忆中易凡对学习充满激情,对同学充满热情,是班里积极向上的女生,带给同学的满是健康和快乐。她是班里的运动员,好像擅长跑步,俨然还记得她在操场奔跑时的飒爽英姿,以及她的举手投足、音容笑貌……

三位初中好友形影不离,从左至右:易凡,胡艳,秦芳

[看到美国很多社区朋友们对她的追思和回忆,了解到我们的老同学在异国他乡平凡而伟大的人生历程,大家说她每天都对生活积极像太阳一样,温暖周围的人,让每一个人都倍感温暖。她热爱运动,热爱生活,自身充满正能量,也给别人带去正能量,应该就是从孩提时的养成,以及与生俱来的天性。]

我与易凡同学最后一面是40年前的1981年暑假,我们好像是去学校参加假期学生值班,教室里只有我和她,我的座位好像是教室前边第二排,她在后边倒数第二还是第三排,记忆中她坐在靠窗的位置,互相打个招呼就都在看书收拾课桌。初中毕业后我去了另外一所高中两年制的学习,她继续在那里上高中三年,从此就再未见面。后来知道她毕业后在北京工作几年就去美国了。

还是这几年通过班级群,我们于2020129日鼠年正月初五加了微信,我邀请她有空回来,她说她很想回来,但疫情很怕回不来。他与我谈论健康话题,给我介绍服用VC的好处,一直到去年春节互致问候。有时在朋友圈看到一些消息,知道她前几年组织孩子们来中国夏令营,并带两个孩子回大连见过家人、老师和同学们。

这几天每每能想起她,想起她的点点滴滴。在此,改编一首古诗,作为对老同学的敬挽,以寄托哀思:

别时容[]见时难  往事如烟  流水落花春去冬来

梦中非[]独凭栏  乡愁无限  疾风化雨天上人间

怀念易凡老同学!愿一路走好,天堂没有病痛,依然阳光和暖、开心快乐!

请在美国的同学们代问候她的一双儿女,欢迎他们随时来中国,我们都是他们的亲人!)

初中毕业照,易凡在C

《缅怀易凡》

作者:潘路军,小学和中学同学

生若夏花之绚烂,逝如秋叶之静美。这是易凡一生的写照。

我和易凡的第一次相见是在1977年在劳动公园小学,44年了,校址就是现在大连第24中学面向劳动公园的那座楼。童年的记忆总是比较模糊,印象最深刻的是,那时我刚转学过来,学校里早就开设了日语课,而我又没有学过,非常着急,记得易凡给了我一个单词本,说可以照着上面背,还教了我如何发音,我就照着死记硬背,倒是逐渐跟上了教学的节奏。

易凡当时是学校美术组的,画画好,经常出板报,那时的板报上有很多插图,有的就是易凡画的,栩栩如生,着实令人羡慕。我和易凡的家都不在学校附近,她家在桃源街,我家在解放路,因此都坐6路有轨电车,经常坐同一辆车,嘻嘻哈哈的,也忘了都说些什么了。

1978年,我们是一起考入24中学的,都进入了初一四班,班主任是付永宽老师。付老师对体育会的热情很高,专门组织学生训练,女生中易凡的身体素质好,跑得快,也被选上了。体育会上易凡英姿飒爽,奔跑如飞,为班级得了不少分。到了中学,男女同学也都刻意保持了一些距离,因此即使在车上相遇,也没有了少时的那样无拘无束。

1981年初升高,我们又同时考入了24中,巧合的是我们又分到同一个班,高一三班。在学生时期,老对儿是一个很特别的词语,有很多内涵和故事。高中时我和易凡也曾是老对儿。也正是如此,对她的了解也更深了一步。活泼开朗,热情向上,没有能难得倒她的事情。愿意吃鸡蛋,曾告诉我,她一顿经常能吃3个鸡蛋。和她坐在一起,好像高考也没有那么煎熬。

1984年高考后她去了北京理工大学学习计算机,见面就少了。一次是在北京站,由于我还要去西安,在北京站偶遇了她,当时有一个男生到北京站接她,应该是她的初恋男友。第二次是路过北京时到北理工去看她,仍然还是老样子,一点儿没变,很热情地接待了我。还有一次是在去探望老师时的相逢,同学们在一起总是说说笑笑,纯真自然。

1986年冬天,在北京火车站三位中学好友碰面并合影留念,从左至右:易凡,潘路军,黄洲

此后易凡去了美国留学,我去了日本,基本上没有了各自的消息。直到2017年,时隔近30年,易凡再次回国,和同学们聚会时我们才又相见。她已经是两个可爱的孩子的妈妈,虽然性格沉稳了许多,但是脸上的笑容依然是那么灿烂和纯真。

2017年夏天,易凡带孩子们回国参加国务院侨办组织的寻根夏令营。这是易凡(前排右二)聚会时,与崔延凤老师(前排左二)和同学们的合影

这之后在微信上我们互致问候,特别是两年前武汉疫情发生后,她来信说让我们一家保重,如果疫情严重就到美国去,她负责安排,很令我感动。谁曾想,永别的节点这么快就降临了,那绚烂的笑容再也见不到了,实在是令人痛惜和心伤……

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易凡是一颗开心果》

作者:王晓,中学同学

大学时,她来南京看我,我们睡一张床。

留学时,我去康州看她,我们又睡一张床。

她那个房东老婆婆都快90了,记性都不好了,她竟胆大包天鼓动她开车出门,她坐副驾,说是让老婆婆练脑子。

在她家吃火锅,她要往沾料里加生蛋黄,我说大家能吃生蛋吗,她就鬼魅一笑,说不告诉他们,其实是我不想吃生蛋。

罗德岛上,她说,我们以后也要有个童话般的房子。

大学第一年1985年初的寒假回大连的合影,从左至右:葛力,易凡,王晓,李慧

易凡去亚特兰大进B超仪器,让我大学同学在当地帮她找个孕妇,试试她的机器,这多有创意吧?!可人家两口子也都50多岁了,不太可能认识孕妇呀。

罗非同学来开会,她订了一堆淘宝货让罗非带过来,晚上在旅馆里试。我对易凡说:“你就浪费钱,这些衣服的缝线边跑得都不直!”她就嘿嘿一笑。

她带我去了好几个名校,哈佛、麻省理工、布朗、耶鲁、西点军校。

她常年地要给我介绍男朋友,还总是同一个人,让我从密西西比这个坑爬出来。可是我懒、我胆小,守着一份工作不敢松手,最后人家结婚了,她才放弃了  

1996年我们在美国的第一次相聚。

2018年最后一次相聚, 我们约好了要一起变老的。

亚特兰大相聚,你请客,吃坏了我,被你端茶倒水照顾了一夜。

高中毕业照,找找易凡在哪?

易凡在中学时竟然敢在日记里,直接批评老师重男生轻女生。本来语文老师要求我们写的日记,是要交作业的。她大胆地就是写出来给老师看的,这份胆量和气魄,令全体女同学佩服 ,”易大侠”可是年少成名的!

易凡,你走了,霏霏夫妇万分伤心……当年你们只是一面之交,你就从康州到耶鲁,带上他去纽约机场接太太,又送回耶鲁,你再回康州。这份义气感动大家一辈子。

同学们贡献了珍藏的老照片,难忘的大学时代中学同学聚会……

《我们下一次的约会在天堂》

作者:黄可欣,中学同学

我与易凡是中学和高中的同学。直接接触并不很多因为我是坐在第一排的小个,而凡是在后面的高个儿。

印象中的凡是个聪明、文体多才的“假小子”。说起假小子可能是她总是穿着有些肥大的军装,短短的发型吧。运动会上不少她的影子,她还很擅长画画。有一次几笔就勾勒一个男生的头像,谁看都觉得像。我们开始学英文时我们跟着老师发音都觉得有点害羞,但凡已是字正腔圆的“美国之音了”。发音比老师都标准。据说她每天跟收音机学外语。她总是比我们超前,我们都有8分羡慕2分嫉妒吧。

高中毕业以后,一个去北京读书一个去上海读书,我们就没有来往。我来了美国以后同学的友情有重续了。她听说我也有儿子就马上寄给我一个大包裹。是她孩子小时候的衣服。各个月份的都有。我儿子穿了好一阵子。

久别后的真正重逢是2013年的圣诞。凡是想给我一个惊喜,但对我来说是个突然袭击。我收到她的电话被告知她们全家已在凤凰城。能不能见面。当然可以。我本计划去朋友Anne家庆圣诞。马上给Anne打电话能不能再领一家人。因圣诞到处都关门。见到凡一家人时她们都饿得很。到了Anne家以后我第一句就问什么时候开饭我领了一群饿狼。Anne的答复让我们很安慰马上开饭。

2013年圣诞与凡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久别重逢。

那是个难忘的圣诞。Fan绘声绘色的声音还在耳边缠绕。从怎么做烤鸭到彼此的工作。至今也没吃过她的烤鸭但她讲的那让我们流口水。她鼓励我辞掉微薄收入的工作,自己创业。并愿意给我帮助。凡总是那么不凡。她总是走在我们前面。

易凡(Fan)走了…..Fan去没有痛苦、没有忧伤、没有泪水的地方。Fan在主的怀抱安详从容。

Fan, 我们下一次的约会是在天堂。

2013 圣诞节,易凡和儿子Patrick、女儿珍珍及孩子的爸爸,与我和我的两个儿子。

中学同学们沉痛哀悼易凡

在得知易凡重病到不幸去世的几天里,同学们在群里的一段段留言,充满了大家对她的祈祷与不舍,寄托了对她的无限哀思。

“找到一个在美国的同学,说她病重!”

“刚才接到胡艳电话,易凡病得很厉害,昏迷中!”

在美国工作的胡艳是同易凡一起长大的闺蜜,两家都在大连桃源街一带,走路约3分钟,胡艳家住在小山坡上的日式房子,易凡家是在坡下的一幢三层楼的公寓。她们放学后打羽毛球,就在房子边上的马路上。那时也没有什么汽车过往。

第一张是易凡1992-1993年在美国康州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 研究生时,胡艳在聚会上为她拍摄的。

▲1998年夏天,易凡和胡艳一起在佛吉尼亚 Virginia Beach 海滩度假。

“愿老同学度过这一坎。再强壮起来!”

“祝愿易凡能转危为安,早日康复!”

“希望她能挺过难关!”

“易凡大家一起给你加油 ,愿你挺过难关,早日康复[合十]”

“集众人的正能量一定能传导给她,我们相信她能挺过来!”

“让我们一起为易凡老同学祈祷!希望能逢凶化吉!度过难关![合十][合十][合十]

“刚刚看到信息,怎么会这样?易凡一定要挺过来!你是那么坚强和开朗!为你加油!为你祈祷[合十][合十][合十]

“为易凡祈祷,愿凡这一仗也能打赢!”

“易凡,加油!祈祷![合十][合十][合十]

……

“刚刚得知噩耗,易凡走了。她已安息在无病痛的天堂。聪明、开朗美丽的老同学仍然活在我们心里!”

“心痛的无以复加! 老同学一路走好![合十][合十][合十]

“真的吗!难过!一路走好![合十][合十][合十]

“真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最义气的人先走了!”

“又翻看了过往的群聊,回想了几十年前的点点滴滴,真不敢相信,那位瘦瘦黑黑的美女同学这么早离开了!”

心痛。本想今年边境开了,疫情过去,去看她。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她的一儿一女刚上大学。愿她安息。一声长叹。

开朗乐观的易凡离我们而去,同桌的音容笑貌仍历历在目,令人难忘…一路走好,天堂无病痛![合十][合十][合十]”

我们每个人平凡的今天,都是有的人无法抵达的明天。同学们节哀!过好每一天吧。要好好对自己,珍惜每一天!

那么能跑的易凡居然先走了,惋惜! 一路走好![合十][合十][合十]”

▲易凡与王国荣(左)在大连机场最后一次见面。

两年前,那时她精力还那么旺盛,疾病真是魔鬼。

去年此时还在聊北卡的夜空,现在却化成了天上的一颗星。

对孩子的打击太大了。希望他们像妈妈一样那么坚强能挺得住!”

好在易凡的儿女都大了,上了大学。易凡那么活泼,开朗。留下的是美好的回忆。

从劳动公园,到武昌街,葵英街,桃源街(易凡家),秀月街,六公里的路,是我的大连生活全部版图,沿途生活的每个同学都是我生命的地标,可惜可惜![合十][合十][合十]”

《友悼》

作者:罗非,高中同学
 
呜呼吾友,凤驾西行!
发小诸君,尽皆哀伤!
笤龄相逢,以直见曲;
关山世纪,不阻念相。
君游西贺,安化彼土;
仆居南瞻,愿阐大扬。
偶过西域,得会欢喜;
乐见子系,蕴起成纲。
再三顾覆,恩义难图;
唯祈鸿蒙,以致纯阳。
岁时暗移,四大反复;
幻示有疾,密启无常。
秦岐束手,诊治错综;
敛结致密,心体无伤。
时止势倾,借羽化形;
凤翔龙域,遗吾衷殇。
默祷上天,君成无漏;
朋辈相从,各有发扬。
言不能尽,情未足已;
性净妙明,是所期望!
君宜归去,仆此蹈颂。
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易凡寄出的明信片

 
“易凡,一个聪明,大气,开朗,乐于助人之人!”黄洲在纪念易凡时写道,并拍摄并分享了大学期间至1990年易凡寄的明信片照片。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大学里,中学同学之间通过写明信片保持联系。寄明信片一张四分钱,比寄信便宜方便。当时人民币五分钱在北京的大学食堂可买个熬白菜。
 
 
▲读着一张张明信片,看到易凡娟秀的笔迹,再次感受到了易凡对同学的关心和爱护,也记起了北京理工大学那时还是北京工业学院……
 
1985年元旦易凡寄的明信片
 
1985年12月20日
▲1986年12月
▲1990年元旦,易凡在财政部电子计算机中工作,从北京寄明信片到黄洲毕业后在大连所在的港务公司。
 

……

这次积极纪念易凡,我们都是易凡的老同学: 葛力、李慧、高文静、崔红、王国荣、王晓、黄可欣、潘路军、任盾、王晓光、李洪义、范悦、何凯青、王国基、戴勇、娄肖洁、韩国翠、李晓婷、李芳、林蓓、孙英男、于承东、吕竞、韩伯谦、朱丽岩、吕丽筠、陈红、成岩、江凤娜、霍登伟、王健、田群、罗非、黄洲等,还有一些同学群可能没有完全统计到。

▲易凡2017年夏天与崔延凤老师(右三)及4位高中同学合影。

崔延凤老师是易凡高中老师,得知易凡去世的消息后悲伤不已,她加入了缅怀易凡的微信群。

在阅读这些老同学纪念易凡的发文以后,崔老师写道:“以上各位的发文,我都仔细阅过,说出了一个真实的易凡…一个活泼开朗的易凡,助人为乐的易凡,永不疲劳的易凡…唉!再也见不到你的音容笑貌啦,上天堂里继续做善事吧,我得意的门生呀!”

易凡在夏洛特的华人姐妹们很有爱心,积极安排她的追思会。了解这些情况后,崔老师说: “谢谢在美的朋友,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临终关怀,后事弄的周到贴切,给了我们很大的安慰,谢谢你们,不都相识的朋友们!”

▲易凡喜爱的崔延凤老师

《悼念易凡》

作者:崔延凤,高中班主任

她生于1964年6月16日的大连, 故于2022年1月14日的美国北卡夏洛特。
 
作为易凡高中毕业班的班主任,对她的印象是:活泼开朗,热情向上,灿烂又纯真的笑容总掛在脸上。
 
易凡高中毕业后,考入了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分配在财政部电子计算机中心工作。后去了美国留学攻读硕士, 毕业后在纽约一大公司工作, 后来自己办了个为孕妇做B超的服务公司。
 
从我们俩的多次相见、电话、微信、视频和照片中得知,易凡不仅培养了一双优秀的儿女,而且忙中之余保持广泛的兴趣和爱好。她打高尔夫球, 网球,武术,参加龙舟赛和艺术团的表演,为社区摄影服务。 精力充沛,才华横溢。在夏洛特华人中得到极高评价。
 
一直记得1984年秋,去火车站送她去北京上学的那一刻……从那之后我们的联系比较紧密。先是俺俩书信来往不断,印象最深的的是:易凡嫌大学的政治经济学老师课讲得不好, 竟然把我的讲课提纲要去进行自学。
 
易凡大学求学期间,我去北京出差, 她请我吃饭,住过她的宿舍。放假回来,她不仅看望老师, 还帮我做家务,辅导小孩英语。
 
去了美国后,每次回大连都给老师带礼物, 连我班黄斌同学农场的蔬菜种子,她都能费尽周折越洋地邮递过来,并且, 从美国寄给我俩两大包西洋参。
 
2010年我去美国旅游,因地点时间限制不能与易凡见面, 她竟能和导游联系,把送给我的礼物寄到下一个旅游城市所在的酒店。
 
早在易凡去美国留学后不久,她寄给老师的来信中竟夹寄了50美元,那时汇率是1:8,换到人民币400元,  相当于我一个多月的工资呀!又惊呀又感动。后来我孩子生病了, 她又转帐一千元……
 
易凡真是一位急别人之所急、  危难时刻冲得上伸援手的人。正真善良, 后来在2017年夏天见面时,我把我写的回忆录赠给她一本。回美国后,易凡边看边哭,告诉我她看了两遍。这么多年来我们的师生关系发展成为母女,她干脆称我为妈妈,她成了我的女儿……
 
易凡对家人和亲属的照顾也令人钦佩,给父母买房,供侄儿留学英国, 为哥姐们添置各种物业,为老家的人购物。其实她並不富裕, 还有两个孩子,但却宁肯自己非常节省过苦日子,也要助人……
 
可惜,她己离我而去,思念的情绪难以言表。近日来因易凡的英年早逝,老师茶不思饮, 食不思进,常以泪洗面。
 
安息吧,易凡! 易于不易,凡而不凡,我非常骄傲的好学生、好女儿!!!
 
妈妈老师写于2022年1月18日夜
 

让我们最后一次再看一眼,看看易凡同学英姿飒爽、阳光活力的倩影,大连的老同学们都深深地怀念你!

愿你在天堂开心快乐,在美丽彩虹的尽头得到永生!

王国基中国文化管理协会副秘书长,易凡的初中同学,负责全文的整理和资料收集

(照片来自王晓、王国基、黄可欣、胡艳、潘路军、霍登伟、黄洲等,在此鸣谢!责任编辑:潇湘玉竹)

附:易凡追思会通知

易凡的追思礼拜定于美东时间:

2022年1月19日(周三)下午5点至7点 遗体告别,大家可以陆续去。追思会在晚上7点-8点。

易凡追思会在北京时间:

1月20日(周四)早上8点开始,大约9点结束。

易凡遗体告别和追思礼拜的地点:

Holland Funeral,806 Circle Dr.   Monroe, NC

追思会有现场和网上同时进行,希望易凡在中国、美国及其国家远方的亲人、各级同学们和朋友们都参加,与夏洛特易凡的儿女、华人朋友们一起追悼纪念易凡。
 
天妒英才,非常优秀、受人敬重的易凡匆匆地离开了我们。化悲痛为力量,希望大家一起来缅怀易凡,赞美她真诚善良、无私奉献的一生。下面的链接是易凡的讣告网页,欢迎在上面留言纪念:
 
 
美东时间今天下午3-5点追思会网络直播链接
 
 
(Meeting ID): 915 163 6567
 
One tap mobile
+16465588656,,9151636567# US ( New York)
+13017158592,,9151636567# US ( Washington DC)
 
Dial by your location
        +1 312 626 6799 US (Chicago)
        +1 669 900 9128 US (San Jose)
        +1 253 215 8782 US (Tacoma)
        +1 346 248 7799 US (Houston)
Meeting ID: 915 163 6567
Find your local number:  https://us02web.zoom.us/u/keBltkWwDo
 
上面是追思礼拜的zoom 链接。因为殡仪馆至今没有给出链接。如果明天给出来我们再更新。 到时候会关掉话筒,以免回音。
 
因为技术关系, 远程的朋友不能讲话,敬请原谅!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