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初:奇遇之旅

*美国南方出版社让中文出版走向世界舞台*      

            

本书内容是关于二十年来在世界各地游历的过程中,所遇到的离奇故事、奇人异事和有趣经历。

二十年前,在那个通信不如今天发达、交通不如今天迅捷、网络不如今天普及、签证难办的年代,我独自在世界各地游历,在咨讯不济、囊中羞涩的条件下,以苦为乐、只身在异域他乡甘冒风险和不测,孜孜以求、深入挖掘和探索,只因一颗孜孜不息的好奇心和强烈的求知欲。那些特立独行、与众不同的经历,那些不期而遇,那些形形色色的人,他们的命运和故事,读来使人感觉新奇、有趣,令人唏嘘、慨叹和忍俊不禁,引发对人生命运的感悟和思考。

生活好似一扇扇紧闭的大门,只有奋力挤进去,才可能窥见那些灵魂的密室和那些丰饶的景象。人在旅途,看的不仅是风景,更重要的是遇到了哪些人,听到了哪些故事,悟出了哪些人生哲理。

借助旅行为载体,将生命里的一段离奇经历与读者分享。

目录

一、埃及奇遇

二、意大利——集现代风情与古老文明于一身

三、走进印度

1. 初识印度

2. 观看宝莱坞演出

3. 造访锡克教寺庙

4. 女性在印度

四、俄罗斯——想说爱你不容易

五、奇趣德国

1. 多瑙河奇遇

2. 邂逅维斯提尔堡

3. 黑雨河漂流记

4. 兵马俑奇缘

六、美国奇葩——房东与房客

七、没落帝国葡萄牙

埃及奇遇(节选)

坐在黑暗的机舱里,我听着飞机发动机的隆隆声,不时地望向窗外漆黑的夜空,仿佛要望穿这茫茫无际的黑夜,望见那浩瀚无垠的沙漠,我仿佛看见在广袤的大漠中,金字塔就像几个闪烁着金光的小方块镶嵌在苍莽浑厚的黄沙中。多少年的向往啊!金字塔,我终于来了!埃及,我来了!

我对埃及的全部印象,几乎都来自那部好看的英国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70年代末少有的几部进口侦破片,情节缜密紧凑、环环相扣,故事自始至终在尼罗河沿岸如画的异国风光中展开,日落时分静谧的尼罗河,豪华游轮沿河而下,沿途所经过的气势雄伟的神庙,高耸的方尖碑,林立的神柱,古老的吉萨金字塔,神秘的狮身人面像,所有这些都深深地印在了我青年的记忆中,因而我对古老神秘的埃及的向往也油然而生。时光荏苒,这向往如同陈年佳酿,日渐醇厚、愈加浓烈。冥冥之中,我一直感到,仿佛有一条神秘的纽带将我和埃及连在一起,我始终都知道,终有一天我会踏上埃及的土地,我在默默地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30多年之后的新千年,终于,该是我得偿所愿的时候了,却未曾料想在这里竟然演绎出这许多离奇的经历和如此一段离奇故事。

【一】

一踏上埃及的土地,我便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机场到处乱糟糟的,杂乱无序,这里无论是边防警察还是机场保安都有着一种的警觉、戒备的眼神。在海关排队等候通关,边防警们以非常不友好的、甚至是窥探的眼光来回巡视,仿佛在队伍中搜寻着什么可疑迹象。这使我想起曾经看过的一部美国电影,描写四个美国女孩儿去墨西哥旅游,在边界被墨西哥边防警陷害栽赃,以私藏海洛因为名抓进监狱受尽屈辱的故事,心里不禁有些担心起来,生怕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

当我终于顺利通过海关时,不禁长舒了一口气。坐上出租车的我,刚刚庆幸平安通过了海关,随即马上又意识到眼下的情形也不乐观,现在是晚上10点多,出租车行驶在道路上,可这并不是高速路,道路和两边的街道都破旧不堪,没有一座像样的楼房,路上很少有车辆,更不见行人,顿时我为自己的安全担心起来。这荒郊野外、黑灯瞎火的,假如司机起个什么坏心把我拉到什么邪恶阴暗之处想对我使坏的话,那可太方便了,假如在这里被杀甚至被抛尸荒野,那可是神不知鬼不觉啊。想到这里,原本松弛地坐在后座上的我,马上警觉地直起身来,朝那司机看了一眼,黑暗中他的侧影是我完全不熟悉的面貌和表情,我伸手把背包拉近,紧紧地握住肩带,心想如发生不测,我要伺机而动,紧急关头抡起背包也可以抵挡一阵。

临来之前,我听到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北京女孩儿交往了一个埃及男友,在男友回埃及后,她来埃及探访他,不想却被男友扣留在家中不能与外界接触,还被迫为男友的朋友们跳脱衣舞。后来女孩儿在男友疏忽的时候,致电大使馆才被营救回国。此刻在心里七上八下地想着这些事情,眼睛不住地观察着窗外的情形,祈祷着上苍保佑我的平安,直到出租车戛然停在了饭店大门口时,我知道自己安全了。

当我拖着行李走进饭店大堂时,眼前却赫然站着几位荷枪实弹的军人,在例行公事地检查每一位进入饭店的客人,旁边是安检机器,每位客人必须打开背包行李接受检查。这也太煞风景了,需要这样草木皆兵吗?然而随后几天我很快就习惯了,因为这种情况到处都是。

第二天起床后去四层餐厅用早餐,这里的服务生都是小伙子,被领位带到餐厅中间的座位就座后,环顾四周,除了几位日本人外,大部分是欧美客人及阿拉伯人,也分不清他们是哪国人。早餐很丰盛,典型的欧式自助早餐。我先选了番茄焗黄豆,这是我的最爱,又取了两块剥皮的芒果、日式鸡蛋沙拉和桃仁面包,我向来不按通常的先后顺序而是随心所欲地取食,回到座位上坐下来,经过昨晚的惊吓和一夜的睡眠,我现在食欲旺盛,打算好好享受在非洲

的第一顿餐。

从餐厅敞亮的大玻璃窗望出去,外面就是那著名的尼罗河,她流得并不湍急,而是缓缓地、雍容地流淌着,若不是因为天气凉爽,客人们会坐在餐厅的露台上享用早餐,那该多惬意啊。我一边吃着食物,一边观察周围的一切,猜想着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时候离我不远处一张桌子上坐着的两位阿拉伯男人吸引了我的目光,他们看起来大概30来岁,都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其中一位的着装非常考究,梳着一个大背头,两人热烈地交谈着,再仔细看,大多数是那位大背头在讲,另一位在听,我在猜想他们大概是商人,忽然大背头注意到我在看他们,我的目光避让不及就只好与他直视,为了避免尴尬,我微笑了一下,然后低头继续进食。当我再次望向他们的时候,发现大背头正在朝我看着,心想坏了,本不想引人注意的,但转念一想,也没什么,若是聊上几句还可以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这么一想,也就不再避让他的目光,这时候我已经预感到将要发生的事情。果然他们当中不怎么说话的那位起身走到我的桌边用英语问我是否愿意与大背头交谈,我说可以。他转身回到他们桌子上与大背头说了几句后,只见大背头起身向我走来,我心想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他坐下来笑容可掬地开口说话:“嗨,你好!你是日本人吗?”

老生常谈,那些年无论去哪儿,都被误认为是日本人。“你好!不是,我是中国人。你是哪国人?”我问他。

“我是约旦人。”

嘿,这可太好玩了,我走南闯北遇到过很多国家的人,还从未遇到过约旦人,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我所知道的唯一的约旦人就是约旦国王侯赛因,他的传奇故事我仍然记得。一位被敌方派来的美女杀手,在用枪瞄准他准备扣动扳机的一刹那,竟然神奇地爱上了他,这人得有多大魅力啊,而侯赛因呢,自己差一点就死在她枪下,非但不问罪,反而不计前嫌地迎娶了这位女杀手为新娘,这段传奇佳话就是我对约旦的全部了解了。

“我叫纳迪尔·扎哈比”他说,“很高兴认识你。”他伸出手来。

我们握了手,就算正式认识了。

这时候我看清了他的西服料子是深灰色格子的,可以看出是非常考究的料子,领带是深灰色暗纹的,头发被一丝不苟地梳向脑后,整体看上去一副典型的商人打扮。他的相貌非常阿拉伯,只是皮肤很白,并且不像大部分的阿拉伯男人蓄着浓密的胡须,他倒是剃得干干净净。他的眼睛和眉毛也不像沙特人和埃及人那样浓黑,我在试图寻找他们之间外貌特征上的不同。他的英语虽然不足以表达复杂的事物和情感,但足够沟通,我们谈得还算顺畅。他是约旦商人,做埃及与约旦之间的贸易,每年在埃及大约居住八九个月,主要是在开罗,而每次他都会入住这家饭店。另一位男士是埃及人,是他在开罗的朋友,叫穆斯塔法,这名字在埃及男人中的普遍程度仅次于穆罕默德,估计埃及一半的男人都叫穆罕默德,另一半中有60%都叫穆斯塔法。他还告诉我前不久刚刚结了婚,娶了一位16岁的约旦少女,现在已怀孕5个多月。

这时候穆斯塔法也走了过来,加入了我们的谈话,由于我的桌子是两人桌,我们三人便起身走到餐厅尽头的沙发座坐下来,继续我们刚刚开始的谈话。服务生们忙不迭地端上来三套餐具,我们都已经吃好了,他们两要了咖啡,我要了茶。

“你怎么会一个人来这里旅游?”纳迪尔问。

“我一个人已经独自去了20多个国家了,当然也独自来这里啊,怎么?这里有什么不同吗?”我以一个问题回答了他的问题。

“你丈夫为什么没有跟你一起来?”他迫得很紧。

我一般不喜欢与人谈这样很私人的话题,但是看来躲不开了。“我离婚了,所以……”我只是简而言之。

“离婚?”纳迪尔似乎没太懂这个词,穆斯塔法用阿拉伯语解释了。

“在埃及你都打算去哪儿?”他又问道。

“当然是去金字塔了,还有开罗博物馆。”这是我知道的唯一两处可去的地方。

“开罗博物馆我还没去过,我们可以一起去,我可以派车载你去金字塔,很方便的。”

一起去开罗博物馆,我当然愿意和两个当地熟悉阿拉伯文化的人一起参观闻名遐迩的开罗博物馆,这样可以学习了解得更多。搭他的车去金字塔?我却犹豫起来,这样可靠安全吗?一个人旅游在外,我不得不小心谨慎一些。

“不用太麻烦了,我跟旅游团去就可以了,很方便的。”我托词说。

“一点儿也不麻烦,也不远,我们的车随时都可以拉你去,你告诉我时间就行。”他还是相当热情地坚持着,我想先不忙决定,等等看看再说。

说话间,穆斯塔法静静地喝他的咖啡,一边听着,偶尔符合两句,遇到纳迪尔不懂的英文给他翻译一下。他一米八几的大个儿,有着埃及人标准的体型,那就是魁梧。虽然五官也是标准的埃及男人模样,一双大大的黑眼睛,浓而密的卷曲黑发和黑眉毛,但是却更加文气一些,也许是因为教育背景不同的缘故吧。

纳迪尔说他非常喜欢埃及,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埃及比约旦发达,每次他从约旦来埃及时都感到很愉快,这里有更先进的商业和娱乐业,还有像穆斯塔法这样的朋友。天哪!这里还算发达啊,可以想见约旦一定比埃及还落后很多。

“你为什么不把你的妻子也带来呢?”我问道,“这样你可以干脆把家也安在开罗啊?”

“她现在怀孕了,不方便外出,再说,她在约旦和我的家人住在一起,是一个大家庭,这是我们的传统。”

“哦,是啊”我想约旦一定还是那种传统的大家庭几代同堂的生活方式。

在我们谈话期间,纳迪尔不时地与周围的服务生、经理、领班、厨子、饭店的各色人等打招呼,而这些人也仿佛趋之若鹜般地轮流上前与他握手、寒暄。奇怪,我从不知道一个人在餐厅吃饭需要惊动上上下下这么多人,这些饭店或餐厅的人,有事没事地都往这边溜达,以便有机会被他看到而跟他说上几句话。当我们谈完准备要离开的时候,纳迪尔开始给刚才跟他打过招呼的每个人分发小费。他让服务生一个一个地分别把这些人叫到跟前来,然后把捏在手里的叠好的钱以握手的方式递到对方手里,每个人走过来时脸上都堆着献媚的笑容,转身走开时又浮现出一种微妙的如期的满足。

这个过程持续了将近十分钟,当这出戏演得差不多的时候,我说我打算今天去市区的开罗博物馆,问他们两个是否愿意同去。

“当然,不过我们要先去咖啡厅抽水烟,然后咱们一起去。”纳迪尔说。

“抽水烟?”我知道阿拉伯男人有抽水烟的习惯,特别是在晚饭后,但不知道早饭后也要抽。我说好吧,那就去吧。

于是我们三人移师到饭店一楼的咖啡厅,这里是允许抽水烟的。他们问我抽不抽,我谢绝了。服务生拿来两只水烟并替他们点上,他们两人抽了起来。水烟枪放在地上,长长的管子,呼噜呼噜的水声,闻不惯的呛人烟味儿。这个咖啡厅与国内的真是不同,前方中央是一个带有灯光的舞台,晚上一定有表演。咖啡厅的经理在一旁殷勤地伺候着,自然在临走时得到了期待的小费,其他的服务生也都得到了奖赏,当然还是以同样的握手方式。

正当我们准备起身离开时,纳迪尔的手机响了,他讲了一会儿电话,挂断后脸色严肃起来,他说有重要的事情等待他去处理,他今天不能去开罗博物馆了,我说没关系,我可以自己去,他可以去忙他的事情。我们约好回来后打电话给他一起吃晚饭,就各自分手。我向饭店前台问清了开罗博物馆的地址,发现离饭店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为了节省出租车费,我决定步行前往,然而很快我就知道这是一个多么大胆的决定……

作者简介:魏青,笔名子初,旅德华文作者,撰稿人/专栏作者,原《世界博览》杂志特约撰稿人,中欧跨文化作家协会会员。毕业于北京航空学院电子工程系,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工商管理学院访问学者,早年先后在日本、美国、加拿大学习、工作和生活多年,近年旅居德国并开始写作,在《世界博览》《读者》《香港文学》《作家世界》杂志及德国《华商报》《欧洲新报》等中外刊物发表作品70多万字,作品入选七部书籍并多次获奖,著有散文集《德国故事》。

美国南方出版社简介

“圆作者一个梦想,助作者美国出书”是美国南方出版社(Dixie W Publishing Corporation,网站http://www.dwpcbooks.com)的出版宗旨。美国南方出版社2006年在美国Alabama州注册成立,多年来为诸多作者出版图书,销售不断攀升,是美国出版界的后起之秀,现正逐渐为各界熟悉。

美国南方出版社所出版的图书通过自己的网站,美国最大连锁书店巴諾書店(Barnes& Noble),以及亚马逊(Amazon)等网上和实体书店在全球范围内发行。美国国会及各大地方图书馆均有收藏,美国南方出版社成功地把很多作者推向了更大更纷繁的世界舞台。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