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聊聊美国的居家工作

【作者:百草园,转摘自公众号“百草文窗”】

在今年三月在美国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大多数公司的员工们至今还在家上班。我所在的公司也是三月份以来一直关门,除允许保安和值班的网络工程师等进办公大楼外,大家都在家里远程工作。

其实,作为美国IT职场的员工,我们知道:近十几年来,如果你讲到远程工作,或者居家工作,那真是实在太稀松平常,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

记得7-8年前,我曾经是美国冦斯公司网站营业的头目之一。当时的冦斯.com的IT部门,被老印硬生生地给分在两个地方,加州硅谷和威州总部。因为部门的最大头目是老印,他的家又在加州,喜欢抱团作战的老印们,把加州的办公室打造得黑压压一片。记得当年去加州那里出差,赫然发现,除了一个金发碧眼的秘书以外,员工几乎都是清一色老印,俺当时就头皮一阵发麻,恍惚间以为自己到了印度。既然人家做了老大,自然是抢到话语权。那时,我们威州团队每天要跟对方开碰头会,对方无视两地的时差,总把会议给安排在加州的3点到4点,也就是说威州这里的5点到6点。显然,这会议的时间对威州员工来说是不尴不尬。可就这样,老印还非常不自觉(也许是自觉),常常把会议拖到一个小时之后还开不完!那时心里常常默念,TNND,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嘿嘿,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只好每天这个时间,早早从办公室回家,联网跟他们扯皮。一边听老印们挨个滔滔不绝地讲着他们自认流利的怪味英语,一边静悄悄地准备晚餐。心里暗自庆幸,幸亏可以在家上网参加会议,要不这每日如一的碰头会,还让人吃不吃晚餐?

话说这两年换工作到一家保险公司上班。虽然公司远一点,还是每天去公司上班,喜欢跟同事们见见面、再侃侃大山。几个月工作下来,发现我右面的办公方间总是空着。那是一位server工程师,跟我在一个项目上。当时自己心里就认定,他家在外地的,他是在远程工作。某日,工程师出现。百草立马跟人家热情寒暄。几句话聊下来,才诧异地发现,原来工程师的家不但是本地的,而且他家距离公司,比俺家还近!这位工程师侃侃而谈:就是喜欢居家工作,效率高不受打扰。想想也是,这位是server组的技术大拿,很多设计要他点头,找他的人一定不少。如果坐在这办公室,估计光是来来往往的人来找,他就招架不住。居家工作不露面,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按着他认为的轻重缓急依次对待。

▲我的居家办公桌

不成想,从今年三月初开始,全公司的员工,啊!不对,几乎全美国的IT员工,啊、啊!No,no、no,全世界的很多老百姓,都被这个凭空冒出的瘟疫搞得全给硬生生地闷家里了。地球村的男女老少都居家了,当然,幸运没丢工作的,就都居家工作了。

第一次跟老公一起上班,感觉有一点儿怪怪滴。由于俺原来就有在家上班的历史,再加上平时的写作,家里的办公室房间,早就被俺霸占了。而几乎是第一次居家工作的老公,只好屈尊在饭厅拉开了他的工作战场。

▲家里的苹果树开花了

第一、二周,两个人的感觉不错。不用开车上下班,时间节省不少,工作效率也不错。不过老公公司的一个项目现场启动出了一点问题,紧急呼救他帮忙处理。赫然发现老公的工作压力其实是很大的。现场问题,都是别人的设计,而每一家客户的现场实际情况又都不同。这种一出问题,就立马要他找出解决方案的工作,也太亚历山大了吧!

第三、四周,老公远程解决了现场问题,工程师和客户(可以透露一点,是一家大造纸厂的新生产线,瘟疫中最需要的纸啊)都非常满意。我们开始试探地在晚上无人时在小区里散步。同时,我们也开始琢磨,难道以后退休就是这样的生活了?经过分析,否认了这一想法。原因有二:其一,退休后不用工作,不需要整天对着电脑;其二,正常的社会,退休后,我们应该可以随意外出社交,甚至旅游。

第五、六周,老公开始抱怨饭厅办公常常被厨房的声音打扰。在家里转了一圈,最后打包把他的电脑和其他办公用具,直接搬到楼上车房顶上的空置房间。一周后,又把家里一楼的小客厅,改为他的办公室。总之,在几天之内,搬上楼,再搬下来,折腾了两次。而且,我们开始觉得居家工作可能会变得遥遥无期。

第七、八周,居家工作已经成为常态,不管你习惯不习惯,更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这是现实,你的选项只有一个:接受。可是,实在是闷得难受啊!我们开始探头探脑地出游,发明了周末驾车游模式。这两周我们去了威斯康辛州北部的Winnebago湖,以及到了老公公司停车场一游。呵呵,车外的风景不错,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第九、十周,公司推出四期复工计划。计划为:六七八月份,每月增加100位员工回办公室上班,俺不在之内(感谢上帝!);九月至明年春天,员工陆续增加,不过可以自行选择,一直可以等到疫苗问世后开始回办公室上班。纵观形势,百草园认为,这次疫情将改变许多办公室工作人员的办公方式,将对一些市场结构产生巨大影响。试想想,员工可以长期在家工作,那本来办公区域的办公大楼,附近的餐饮业和租房公寓行业,需求定会减少。甚至都可以想象人们开车减少,是不是汽车业、汽油行业的需求也要减少。这是巨大的连锁反应,近期想投资市中心各种行业的亲们,请三思而行呦。

这两个周末,我们驾车去了威州的Waupun,Horicon Marsh 和Beaver Dam以及Juneau小城。外面的景色真是春色满园,繁华似锦。在车里走马观花看风景,真是一个不错的游玩方式。

▲Juneau 附近农场的马

真是不可思议,前几个月我们还在同情武汉老百姓。因为他们为了防控病毒,居家封城76天。谁会想到,到今天,我们也已经居家工作十一个星期了,那可是77天啊!而且我们居家工作还在继续,按公司发布的复工计划,我们是要一直居家工作一直到明年春天,等候疫苗问世。新冠病毒实在是太可怕了,感觉科学家们一定要找出源头,因为只有知道这个病毒是如何在人类起始爆发的,我们才会找到防堵控制这类病毒再流行的可能。

▲Horicon Marsh 沼泽地公园

这次瘟疫,美国死亡人数已经超过十万,确诊人数也很快会达到二百万。大家一定要继续保持社交距离,在公共场所,必须戴口罩。同时,只要跟外界接触了,不管是取信,还是接收包裹,都要洗手!大家一定要遵守CDC的规则,能不出门,尽量居家。在有效疫苗使用之前,尽量不要聚会,不要旅游。居家,继续居家,坚决不给这个病毒发展的市场。等疫苗问世后,我们定会载歌载舞普天欢庆。相信人类一定会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最后战胜病毒的,一定是我们。

Ann Sun照片.jpg

作者简介

百草园,本名孙新岸,东北大学七七级理工科大学生,东北大学八一级研究生。八十年代末移居美国,现为美国500强公司IT白领,定居美国中西部。海外文轩作家协会作家,文轩理事会理事,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作家,北美华文作家协会作家。开创公众号《百草文窗》;散文集《忆海拾贝》,由美国南方出版社出版,该文集获2018年海外华人著述散文类佳作奖。教育文集《走入美国教育》,由美国南方出版社出版,该文集获2019年海外华人著述社会人文佳作奖。短篇小说《西嫁娘》《三人行》分别获得26、27届汉新文学小说佳作奖。散文《冰糖葫芦》获27届汉新文学散文佳作奖。许多作品被收集在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教育,还可以……》、《生活,还可以……》,美国科捷出版社出版的《如切如磋 如琢如磨》,美国南方出版社出版的《诗情画意》文集中。

(转摘征得作者同意。摄影:作者百草园。责任编辑:潇湘玉竹)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