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游记——2017年游轮与自驾游

【夏洛特华人作者——陈大伟】“如果你已年老,请一定去一次阿拉斯加;可如果你还年轻,请一定远离阿拉斯加,因为过早的领略了至美的风光会使你一生从此变得乏味。”这是100年前美国地理学家亨利.加内特关于阿拉斯加的一段衷告。

阿拉斯加的确是上帝留给人类的最后一块瑰宝,是地球上最美的的地方。2017年初夏里,我与亲密的爱人,还有8位新朋挚友,组成了10人小旅游团。13个日日夜夜,5000公里海上飘泊,3000公里陆上奔波、阿拉斯加最大的4座城市,“世界鲑鱼之都”、”北风之城”、“黄金之心”、“午夜太阳”、“北美之颠”、1300公里的阿拉斯加输油管、蜿蜒流淌的育空河,等等;舟车劳顿皆辛苦,水陆兼程亦逍遥!阿拉斯加毫不吝啬地为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游客奉献了一个又一个的惊喜……

阿拉斯加,170万平方公里恒古不变的原野,3000条河流,300万个湖泊,5万7千公里的海岸线。这里有北美最高的20座山峰中的17座,美国前10大国家公园中的7个,数不尽的陆地与潮汐冰川。70多万常住居民,75万头驯鹿、18万只驼鹿和3万头棕熊一起将这里称为家园。这块占美国领土六分之一的苍茫原野承载着我的蓝色冰川之梦,承载着我的绿色原野之梦,承载着一个60年的银色童话世界。去过黄石公园后,阿拉斯加就一直排在我下一个旅游目的地的首位。终于60岁了,虽然自认还不算老,可我早已是急不可待了,急不可待地要赶在这近似天堂的景色消失之前来看上她一眼,为了那份难以忘却的美丽,更为了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我们10人将沿着这次精心设计的路线图,旅游与探险会带给大家怎样的意外惊喜呢?!

定下来要去阿拉斯加了,接下来要确定的就是怎么去,什么时候去?怎么去,在网上谷歌了一下,阿拉斯加每年接侍2百万左右的旅游者,乘飞机和游轮去的各占50%左右。为了不走重复路线,我们选择了乘游轮进入,内陆自驾后乘飞机离开的方案,这样的话大家就将游轮和自驾都体验了,还是那句话:“不留遗憾”。

什么时候去?2百万游客中大约有90%是选择在5月末到9月初的夏季访问阿拉斯加的。北极光是阿拉斯加的著名景色,而北极光集中出现在每年的8月末到次年的4月。夏季去阿拉斯加能看到北极光的机会就很小。可冬季天气寒冷,棕熊,黑熊都在冬眠,除了北极光和白茫茫的冰天雪地还能看到什么?孟子不是说过“北极光与熊掌不可兼得”吗?那就让我们先选择熊掌吧。选在临近夏至时来到阿拉斯加,没有北极光的阿拉斯加还会有什么?!自驾6天,行程3000公里,阿拉斯加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她的原始,广袤和浪漫。

《游轮篇》

如诗如梦般的初夏,一条长长的峡湾,一艘慢慢行驶的游轮,两岸静静的冰川,抬头望冰,俯身观海。

轻轻地落墨,淡淡地书写,阿拉斯加东南的内湾航道就是造物主挥就的一幅水墨长卷。突然间一块千年冰块脱离了冰山,在观冰人的惊叹声中落入大海,瞬间分裂成无数的大大小小的冰块浮于海上,而后一切又再次回复平静。这就是我心里、这就是我梦中的阿拉斯加。

▲ “挪威太阳号”游轮,我们未来7天的海上家园。它排水7.8万吨,载客1936人,船员906人。航速23节(43公里/小时)

淡蓝色的游轮甲板绝对是观冰的最佳所在,那兰色圣洁的冰川与我梦中的真是分毫不差,而那冰川入海的轰鸣分明就是来自天堂的乐声!冰河湾的旷世美景是我们这次阿拉斯加之行最难忘的景色,也是阿拉斯加最生动,最摄人魂魄的自然景观。

▲登船了!

6.jpg

▲别了,温哥华。 太阳号缓缓驶离五舤广场,静静地驶过狮门大桥

登船后的第一个晚餐,一瓶杜克霍恩绝对可以提高晚餐的格调。如果说茅台是中国的国酒,那产于北加州纳帕酒庄的杜克霍恩就是美国的国酒。不仅仅是历届总统的最爱,成为白宫用酒,也被用于奥巴马总统的就职晚宴。 1976年纳帕酒庄代表美国红酒在盲品大赛中第一次掀翻了法国酒的桌子,法国人不服撂了句狠话,我们的酒陈年以后要比美国的好。于是当年的剩余参赛酒全部封存,30年后大家再相会,结果06年盲品大赛第二回合,名次没啥变化,还是纳帕酒庄赢了,脸打得真是啪啪的。挪威人游轮上不准带烈性酒,所以只能带两瓶美国红酒了,否则可以让杜克霍恩与茅台PK一次。

20191030_162955.jpg

 ▲右上图:游轮上的第一个海上日出

20191030_162927.jpg

造访印第安人民俗图腾村,每一个图腾都有一个或者美好,或者悲伤的故事。“拉大锯,扯大锯,姥家门口唱大戏,接姑娘,喊女婿,,。。”有谁还记得这首民谣?           

 ▲第一次见到冰川了-朱诺郊外的门登霍尔冰川与金砖瀑布

 ▲由史凯威开出驶往加拿大的“白色通道”观光火车犹如行驶在童话世界中。 火车线路原来是为淘金者所建,然而耗时14年建成后当地却是金尽矿塌了,如今只能用于观光了。恬静的小城史凯威常驻人口不足千人。右下是童心未泯的我们

13.jpg

冰河湾国家公园面积1300平方公里,与外界没有公路相连。游客只能乘坐飞机或游轮才能访问这里。冰河湾公园共有18个潮汐冰河,200年前的小冰河期,它们是一个一体的大冰川,200年来,由于气候变暖,冰川不断融化消退,形成了今天的海湾及周围的18条冰川。出于环保目的,冰河湾国家公园每天只允许2艘大型游轮驶入。而当游轮驶入时,国家公园的管理人员会乘小艇通过游轮上的软舷梯登船,一方面向游客介绍国家公园,另一方面也为游轮导航。这是登上我们游轮的国家公园管理人员登船和离船时的情景。

随着游轮离冰川越来越近,海面上的浮冰也越来越多。早晨雾很大,看到游轮竟在一侧放下了救生艇!心里不免有些疑惑,好在船长很快就广播说这是一个标准作业程序,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天知道当初泰坦尼克号船长是怎么向他的乘客解释的。

游轮行驶在冰河湾国家公园中,两岸冰盖下的青山倒映海中,朦胧之中幻如仙境

  ▲船长说,这是今天可以到达的离冰川最近的位置了

20191030_162819.jpg

 ▲哈勃冰川看着有点儿脏兮兮的

22.jpg

 ▲启航歌舞  

23.jpg

 ▲中国狮子舞

挪威人游轮上娱乐节目的口碑一直不错。从登船开始,音乐舞蹈不断,主剧场每天都有不同的演出,我们居然看到了舞狮,听到了老美用中文演唱的“月亮代表我的心”等不同风格的娱乐节目

20191030_162741.jpg

下船前一夜的“疯狂白色(White Hot)”舞会更是挪威人游轮公司旗下所有游轮的招牌娱乐节目。船上娱乐总监插上两个翅膀就自以为是维秘天使了,船上的舞蹈演员会身着白色的领舞,所有乘客都可参加,但也要求尽量着白色服装。看小利和杨教授多投入,第二天杨靖就累病了。

20191030_162712.jpg

 ▲舱内是极近的奢华,舱外则是恒古不变的原始,弹指之间,恍如隔世。

20191030_162649.jpg

 ▲左上是吉林工大“四大美男”,图底:“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那驾船呢?

 《内陆篇》–得纳利:

下了游轮登陆后,在安克雷奇机场提了车就直奔位于安克雷奇以北400公里的得纳利国家公园,开始了我们6天的阿拉斯加自驾游。对阿拉斯加夏季酒店与饭店的价高,服务差早有耳闻,考虑到人家一年之中只有5月末到9月初才有生意,实在也无可抱怨。登陆后第一夜住在得纳利公园边相隔不远的两个不同的旅店中。王吉住的这家是在棕熊溪边名为棕熊木屋度假村的旅店,虽然简陋但价格堪比本土48州中的5星级酒店。建筑倒是别具风格,木屋后的小溪通往公园,溪边有时会有棕熊或麋鹿,驼鹿出现,也不知道王吉与它们是否有过亲密接触。

20191030_162621.jpg

在网上查到王吉住的度假村附近就有一家“得纳利泰国餐馆”,走到跟前才发现那原来就是一对夫妻经营的大篷车。现炒现卖,我们10个人的晚饭等了至少30分钟。这份泰国炒饭,标价$14,这与前一天还在船上吃的的免费大餐相比真是天壤之别呀。中午为赶时间没有停车吃午饭,晚7点的这盒泰国炒饭吃起来可比船上的免费牛排还要香!

20191030_162555.jpg

得纳利国家公园占地2万4千多平方公里,差不多是黄石国家公园的三倍,比包括郊县的整个北京市还大50%。园内有北美第一、世界第三、海拔6190米的得纳利峰。来到得纳利就不得不说说美国的“政治正确”了。得纳利峰原名麦金利峰,是当年探险者发现此山后以美国第25任总统麦金利的名字命名的。而“得纳利”则是当地土著语言中“真高啊!”的意思。2015年在奥巴马总统任内,内政部将此山正式更名为“得纳利峰”。今天在阿拉斯加生活的原住民不足阿拉斯加常住人口的15%,而麦金利任内在经济发展上颇有建树,是美国历史上第三位遇刺身亡的总统,我实在看不出将此山更名的必要性。另一个有趣的事儿是,我们都知道世界第一高峰是位于中国西藏、海拔8844米的珠穆朗玛峰。可美国人说因为珠峰是座落在海拔4千多米的青藏高原上,而得纳利山脚的海拔高度只有900米,所以得纳利峰从山脚到山顶要远高于珠穆朗玛峰。听着是不是觉得有些耳熟?没错,这就是“我们先前比你阔的多了,你算是什么东西?”的英译,鲁迅先生在《阿Q正传》中塑造的经典人物可不只是存在于中国。

13日一早大雾弥漫,能见度不足50米。心中不停地向老天爷祈祷,能许的愿都许了, 终于在我们入园时云开雾散了,真是心诚则灵啊。为保护园内的动物与自然景观,进入得纳利国家公园15英哩后便禁止私家车进入,因此搭乘游园巴士就成了参观得纳利的最好方式。我们遇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巴士司机,沿途不停地介绍国家公园的历史文化,有关动物的科普常识和不时指出路边出现的不同动物。车子缓缓地行驶在蜿蜒的山径上,两旁是宽阔的绿色草原,远处环绕着600英哩长的阿拉斯加山脉,倏地拔起的得纳利峰终年雪白,全年中有70%时间被云雾环绕难露真容,而我们幸运地看到了洁白的峰顶!我应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得纳利的景色?是人间仙境?美不胜收?风光旖旎?还是如梦如幻?神奇壮观?苍翠欲滴?我辞穷了,要想道尽得纳利的美妙风光恐怕真要李白重生,杜甫再世了。算了,还是直接上图吧。

 ▲终露真容,白雪皑皑的得纳利峰

 ▲大美得纳利

 ▲我们观光大巴的司机埃尔顿。帕克斯,是不是很像麦当劳的奶昔大叔?

20191030_162533.jpg

 ▲全天里都是这样远远地看到了不少棕熊-司机不说我们都看不见

 ▲正当我们以为今天无缘近距离看到棕熊的时候,这只大宝贝就来到我们车前了

 ▲路边的北美灰狼

 ▲一只孤独的驯鹿

 ▲一群驯鹿

 ▲棕熊和驯鹿也能和睦相处?

开往北极圈:

早就知道黑龙江的漠河是中国的“北极村”。可实际上漠河根本不在北极圈内。漠河的纬度是北纬53度,与北极圈官方定义的北纬66度相差13度,与长春和上海的纬度差相似,也就是说漠河实际上是在北极圏南面1400多公里的地方!所以漠河这个“中国的北极村”有些名不副实,与北极并不沾边,只能理解为是“中国最北的城市”。原来曾想过从费尔班克斯沿道尔顿高速公路一直开到北冰洋边的死马城,那是美国开车可以到达的最北面的城市,可由于时间的局限最后我们只开到了北极圈的边缘。

詹姆斯.道尔顿高速公路是从费尔班克斯前往北极圈唯一的公路。公路为服务阿拉斯加输油管道于1974年建成,全长666公里,只有1/3左右铺有沥青路面,其它为沙石路面,被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公路。路面很差,坑坑洼洼,尘土飞杨,有点儿象40多年前下乡时东北农村的沙土路,根本开不快。沿途只有3个小城镇,死马城,聪明人,冻脚镇,光是听到这些城镇的名称已经让我有些胆颤了。全程最大城镇的死马城常驻人口只有25人,而进入北极圈的第一个小镇冻脚镇只有10个人!沿途600多公里只有一个修车店,4个加油站,多数地段手机没信号。出发前反复在网上调研,一直有些纠结。网上讲开上道尔顿高速要准备至少两个全尺寸备胎,要带上一个装满汽油的备用油箱。查看租车合约,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地写明在非沥青路面行驶租车公司对任何故障与事故不承担任何责任。也曾想劝几位女士留在费尔班克斯做城内一日游,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冒险。可竟没有一个女士愿意留在城里。好吧,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手牵着手地一起去探险也许正是我们这次旅行的浪漫之处,既然如此那就全员10个人一起去北极圈吧。单程200多公里往返却耗时超过11小时。回来后想想,行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路况不好,但车辆很少,全天遇到的车辆不足百台,多数是为阿拉斯加输油管运送服务材料的大型运输车辆,偶尔也会遇到个别的旅游大巴,向我们这样开着家庭用车的真是少之又少。也许冬季或夜晚在阿拉斯加的道尔顿高速上驾驶会是完全不同的感觉。6月中旬北极地区正是极昼,全天艳阳高照,气温也在25度左右,真没想到夏季穿着毛衣进了北极圏却是热得全身出汗。一念花开,一念花落,驱车去北极圈的收获是无与伦比、难以忘怀的。站在荒无人迹的原野,眼界无穷世界宽,这才是真正惊艳神奇的阿拉斯加,世界上再找不到第二个。我们经过的那片原野也许从未有人驻足,我们刚刚背靠过的那棵大树也许从未留下过任何前人的身影!

 ▲道尔顿公路:通往北极圈的唯一公路

▲圈里圈外-小地毯上的白线假设北极圈的边界,周瑛在圈内,杨靖在圈外

▲小时候读过《水浒传》,还记得:梁山好汉拼命三郎石秀劫法场时,从酒楼上跳下时虽然只有1个人却大叫一声:“梁山泊好汉全伙在此”。同样的,此时此地我们也可以在这里大喊一声:“吉林工大内燃机77级同学全体在此!”

20191030_162441.jpg

▲到达北极圈可是要发证书的哦,也不知道将来评职称,涨工资有没有用?

20191030_162412.jpg

▲道尔顿高速公路与大阿拉斯加输油管相伴而行,图中的车就是我们的第一台车

43.jpg

道尔顿高速公路全程666公里上只有4或5个加油站。在育空河边这个加油站内地每加仑$1.85的汽油,要$5.50。在男士们忙着加油时美女教授、美女老板、美女太太们忙着进屋找洗手间。加油站的小帅哥笑着告诉她们加油站两侧都是茂密的灌木丛,然后还没有忘了加上一句:“欢迎来到阿拉斯加!”

▲道尔顿公路上几乎没有餐饮服务,我们就在育空河边的这个旅游信息站外打开自带的面部,香肠野餐

生日快乐!

10个人在一起15天,遇上其中一人生日的概率是多少?计算结果是: 15/365 x 10= 41%。虽然可能性低于50%但也不算是小概率事件了。我们这次旅途中就遇上了周瑛的生日!人生百年也不过100个生日,而真正能记住的生日也许不超过10个,我相信在美国阿拉斯加费尔班克斯林家园中餐馆的这个生日聚会一定会在我们记忆中停留很久。

20191030_162215.jpg

周瑛是我们团中大多数人的新朋友,可她用了不到10天就成了大家的好朋友。没错,如果我们在长春,在北京,在长沙办一个这样的生日聚会,菜肴会更丰盛,地点会更豪华,可这个没有生日蜡烛,没有灯光音响,没有家人的生日聚会对我们所有参加人都更有意义,因为这是10位新朋旧友刚刚从北极圈回来,连旅店都没回,直接到饭店开始的。过生日时我们会祝老年人“健康长寿”,孩子们“健康成长”,土豪们“财运发达”,领导们“官运亨通”,而对朋友,对周瑛,我们的全部祝愿就是“快乐”!快乐地生活,快乐地工作,快乐地旅行,快乐地购物,快乐地结识新朋友。明年生日的时候一定要想着大家呀。

20191030_162341.jpg

冰川,冰川,漫步冰川!

一直对冰川很好奇。以前学习地理知识,知道南极和格陵兰岛冰原复盖之下是陆地,而北冰洋冰原之下是海洋,北冰洋冰川融化之后生成的浮冰撞沉了泰坦尼克号。来阿拉斯加之前我对冰川的了解大概也就这么多了。

据科学家估计全球共有大约20万座冰川,一半位于阿拉斯加。而在这10万左右的阿拉斯加冰川中只有660几座是被命名了的。在阿拉斯加旅游乘游轮主要是看直接靠海的潮汐冰川,而在陆地上看到的则是山谷冰川。

阿拉斯加冰川虽然很多,但如果想要漫步冰川却并不容易,选择非常有限。绝大多数冰川并没有公路可以到达,因此要想登上这些冰川就只能是乘直升机或徒步登山,而这对我们来说都不大合适。在网上看到位于阿拉斯加南部基奈峡湾国家公园中的出口冰川和安克雷奇以东2小时车程处的马塔努斯卡冰川是少数几个可以开车抵达而又比较著名的冰川之二。我们在阿拉斯加最后两天的行程就安排了去这两座冰川。

出口冰川位于基奈峡湾的东北角,距西沃德车程不到半个小时。因为听到安克雷奇到西沃德的公路是世界上风景最美的公路之一,于是我们从安克雷奇开过去,一路边走边玩也只用了4个小时。出口冰川是阿拉斯加最热门的旅游景点,也作为全球气候变䁔、冰川消退的象征闻名于世。本世纪以来环境科学家们利用包括卫星在内的一切可用科学手段不间断地对其进行监测。冰川为什么会退缩,原来一直以为是门很深奥的学问,这次阿拉斯加之行使我突然意识到其实道理很简单。冰川夏季气温高时融化,融冰流入河流与海洋,冰川体积减小;而在冬季冰川接受雨雪、体积增加,如果冬季增加的冰雪量小于夏季失去的,冰川就会变小,逐渐向北方或高海拔地区退缩。反之如果冬季积存下来的冰雪量大于夏季失去的,冰川就会不断增大。而千条江河归大海,如果冰川失去的冰量太大,全球海平面就会上升。科学家们相信,自从上次小冰河期结束的1815年以来,出口冰川已经向后退缩了2公里以上。我相信200年来地球的确是在变暖,但完全不相信人类的活动是造成这一变化的主要因素。我对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就可使这一进程逆转的理论高度怀疑。与大自然比较起来,我们人类实在是太渺小了。我当然100%地赞成控制化石燃料的使用,赞成减少排放污染物的排放量,那是与每个人健康息息相关的“真实科学”,只是对大气变暖的成因或太阳黑子之类的科学持保留态度。而对巴黎协议之类的努力总有一种久违了的“人定胜天”的感觉。两年前,奥巴马总统曾经访问过出口冰川,在冰川脚下他对记者们说:我们要保证我们的孙辈也能看到这个冰川。今天站在他曾经站过的地方,看着已经进一步退缩的冰川,我心里想着,以200年后退2公里的速度,我们的孙辈一定还能看到出口冰川,而如果他们看不到,那也绝不是因为我每天开车80公里上下班,多排了xx公斤的二氧化碳。

20191030_162253.jpg

▲这张照片记录了出口冰川自1815年至2007年出口冰川边缘位置的变化。200年间,出口冰川退后了2公里。

▲这是要沿着领导指引的方向奋勇前进吗?!前面可是万丈深渊啊

从游客中心到出口冰川脚下,每隔不远就可以看到一个褐色的牌子,上面标明的年份表明冰川在该年份所在的位置。这张照片中的年份记录的是2010年时冰川所在的位置

脚踏上百万年的冰川,手捧几个世纪沉积下来的冰块,全情投入无比纯净的世界,此次阿拉斯加最后一天去马塔努斯卡冰川徒步旅行圆了我们漫步冰川之梦。马塔努斯卡冰川是阿拉斯加开车可以抵达的最大的冰川。长43公里宽6.4公里的马塔努斯卡冰川属政府所有,但通往冰川的土地却归当地人所有。登政府所有的冰川并不受费,但要到达冰川却要经过一段2英里长,收费30美元的私人道路。 在路边的杂货店里交了费,所有人都要签下一份生死合同,然后就可以开去冰川了。转过几个小弯,气势磅礴的马塔努斯卡冰川就远远地呈现在我们眼前了。车刚停稳,大家就立刻迫不及待地扑向冰川,好像晚一刻她就会消失似的。原以为“沧海桑田”是离我们无比遥远的神话,可今天在融冰区,冰区和冰川裂缝中穿行,我们在这里见证了“冰海桑田”的全过程!

马塔努斯卡冰川公园提供由导游带队的冰川漫步,每人$90,同时提供钉鞋和头盔。出于对自己在长春生活多年的自信(谢谢吉林工大!),我们选择了自由行,既省钱又增加冰川探险的乐趣。

▲没有导游带领,没有钉鞋和头盔,我们10个人也全部登上了冰川之顶

20191030_162128.jpg

▲我们脚踏着厚厚的冰原向冰川之顶攀登

57.jpg

▲无论你信或不信,杨教授是10人中第一个到达冰川之顶的。

20191030_162103.jpg

▲携手登顶

▲徒步在冰川上行走还真不是完全没有危险的,这个男孩在回来的路上就陷进沼泽,人被拉了出来,鞋子却留下了

20191030_162026.jpg

▲冰川退后了,植物正在重新占领这片土地。先是贴地生长的地藓,而后就是这些盛开的野花了

▲从冰川上登顶归来,大家的兴奋和满足溢于言表

难忘阿拉斯加

套上一句很俗很俗的话,在阿拉斯加的这十几天真是‘一晃儿就过去了’,所有的欢乐,所有的惊叹转眼之间就成了回忆。而所有这些回忆都会在我们的脑海中反反复复地重现很多次,存在很多年。十几天中,我们住过五星级的喜来登,也住过张浩要问:‘你们房间有暖气吗?’的汽车旅馆和美式‘大车店’;我们吃过上等牛排,帝王蟹,也吃过泰国盒饭和自制的三明治;我们看过专业演员的演出,可带给大家最多欢乐的却是一路上的自娱自乐。行驶在阿拉斯加无垠的原野上,你永远也无法知道下一秒会出现什么样的惊喜,也许是一头目中无人的棕熊,也许是一头漫步而行的驼鹿,也许是一只跳跃而过的松鼠,也许是一群懒洋洋晒太阳的海狮,也许是偶露真容的雪峰,也许是轰鸣入海的冰崩,也许是一只洄游的三文鱼,。。。有多少次当我们从惊愕中想起相机,手机时,眼前的美景已经消逝,又有多少次我们为赶路而只能在那些旷世美景 前匆匆而过?但是阿拉斯加的美却是如此的不可思议,她会永远不间断地为我们展现下一个美景,让我们每个人都不留遗憾。旅行不仅是让我们看到了世界,也让我们认识了我们在世界中的位置。从去年的黄石公园开始,王吉每到一地都会站在旷野中大声宣布‘我来了’,‘黄石公园,我来了!’,‘大峡谷,我来了!’,。。。,而这一次我想说‘阿拉斯加,我们-来-晚-了!’再见,朋友们,再见,亲爱的同学们,让咱们明年再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让咱们明年见!

20191030_161935.jpg

▲在阿拉斯加也有 , 小桥流水人家

▲不合影就辜负了这片美景

▲还恋恋不舍发呆呀,大家都走了

20191030_161857.jpg

▲左图:快拍呀;右图:喂,上面78级那两位女生,咱们能不玩儿这种让老公心跳的吗?

▲争秀恩爱

这是在阿拉斯加最后一天中发生的一个小插曲。去马塔努斯卡冰川的路上看到一处不错的景色,大家停车驻足照相,结果张浩把车钥匙锁在车里了。停车的地方没有手机服务,正想着如何开我租的车到前面最近的小镇去给租车公司或开锁公司打电话请求帮助,路过的车辆纷纷停下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忙。其中一位带着孩子的妈妈说她丈夫会开锁,她可以回家去叫他,15分钟后就可以来帮助我们。于是就有了这张照片。看见张浩边上这位高个子帅哥了吧,他就是助人为乐的美国雷锋。下次同学们如果看到张浩脖子上掛着车钥匙请不要感到奇怪,吃一堑长一智,10年井绳,这里是有故事的。

车钥匙被锁车里了,而我们却看到了树林中在啃树皮的北美马鹿,还是老胡有双侦察兵的眼睛。

▲五朵金花呀

20191030_161807.jpg

▲费尔班克斯市中心的‘黄金之心’ 雕像。费尔班克斯地处阿拉斯加州的地理中心,因此城市的别名就叫‘黄金之心’。照片中可以看到的白色教堂是费尔班克斯最早的教堂

▲安克雷奇市内的库克船长雕像,库克船长是最早渡过白令海峡抵达阿拉斯加的欧洲探险家

68.jpg

阿拉斯加被称为‘午夜阳光之州’,这是6月中旬在安克雷奇机场午夜11点半左右拍下的。太阳还未完全落下,而一个小时后太阳就又会升起来了。而如果此时在费尔班克斯以北,太阳完全不会落入地平线。

(本文摄影:作者陈大伟)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