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岁男子假死后乘直升机空降自己葬礼,称要给所有亲友上一课?全网怒喷:自恋狂!

来源:英国报姐

许多人可能都曾好奇,如果某一天自己离世,会有多少人出席自己的葬礼?他们会感到悲伤吗?他们又会如何评价自己的一生?

这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因为在正常情况下,没有人能够亲眼目睹自己的葬礼。

然而,最近有一名比利时男子却打破了这个规则,整了个大活:

他设计了一场假死恶作剧,发布讣告邀请亲友参加自己的葬礼,却在众人哀悼之时,突然坐着直升机出现在众人眼前,给了所有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他的名字叫David Baerten大卫·贝尔滕,今年45岁。

从外表上看,他是一个很“硬汉”的男子,身材粗壮,光头,脸上有纹身,还留着络腮胡。

然而,这位大哥却一直有个心结:“从来没人邀请我去参加活动,没有人关心我,我和所有人的关系都越来越疏远……我觉得自己一直在被忽视。”

思来想去,贝尔滕决定策划一场葬礼,看看他的亲戚朋友们的反应。

当然,“假死脱身”这种事情,想要骗过妻子和孩子们难度太大,也不符合他的本意。

所以贝尔滕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隐瞒他们,他甚至还将他们拉入这场假死行动中,希望能帮助他让这场恶作剧更具有真实感。

他让他的妻子和女儿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他的讣告,让其他的家人朋友认为他已经过世。

上周,贝尔腾的女儿在Facebook上发表了一条状态,告诉所有人她的爸爸过世了。

“爸爸,安息吧,我将会永远想念你。”

“为什么生活如此不公平?为什么过世的是你?你马上就要当外公了,你还有一辈子的路要走……”

“我爱你,我们爱你,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

个消息发布后,贝尔腾的朋友们都深感震惊和惋惜。

毕竟,贝尔腾才45岁,之前也没有听说他有什么基础病,怎么会突然就离世了?这也太突然了!

尽管如此,他的葬礼还是按照计划在周日举行,地点在比利时列日市附近一处郊野。

他的妻子和女儿邀请了所有的朋友前来送他最后一程,最终有几十人前来,出席他的葬礼。

当所有人都沉浸在悲伤中,等待着灵车的到来时,他们却听到了直升机的声音。

抬头望去,有一架直升机正在他们头顶盘旋,缓缓降落在葬礼现场。

随着直升机舱门开启,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那个在笑着向他们挥手的人,不就是贝尔滕吗?!

葬礼的主角忽然死而复生,活生生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贝尔腾健步如飞地从直升机上跳下来,向所有目瞪口呆的亲朋好友们致意——

“欢迎大家来参加我的葬礼!”

贝尔腾的好兄弟,托马斯·法特第一个反应过来,他大踏步地冲了过去,狠狠地抱住了这位失而复得的好友。

所有人都能看出来,托马斯仍然沉浸在悲伤之中:他激动得哭了出来,整张脸胀得通红,把贝尔滕抱得很紧,还在拍他的后背,就仿佛是要确认贝尔滕仍然真的活着,而不是自己因为悲伤过度产生了幻觉。

他一些朋友穿过田野,向着直升机走来,一个接一个地与贝尔滕拥抱,告诉他自己真的被吓到了。

“我本来在哭,然后就被你惊到了,伙计。我们非常爱你。”

不过,也有一些人留在了原地,并没有向着贝尔滕走过来。

他们看上去对发生的事情有一些困惑,还有一些人为此感到生气。

贝尔腾解释道,他做这一切事情,只是想让人们意识到,他们不应该等到人离世后再追悔莫及。

“我的亲朋好友对待我的方式常常会让我很受伤,所以我想给你们上一堂人生课:你们不应该等到某个人死了,才来与他见面。”

他的朋友托马斯把他们拥抱的片段发到了TikTok上,并告诉了网友们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你骗了我们,但我们还是爱你,朋友,我们很高兴你还在我们中间 ❤️❤️”

这条视频一下子火了,播放量超过百万。

新闻媒体开始跟进报道,引发了全球网友的热议。

在相关新闻的评论区中,有人认为贝尔滕这么做无可厚非,也确实提醒了人们要珍惜亲友,不要一直拖延与所爱之人的见面。

不过更多的人,都觉得贝尔腾的做法,实在太过分了……

有人说,难怪之前没有人愿意和他来往。

“现在,大家都明白为什么之前没有人和他保持联系了。”

“这让我怀疑他是不是做过别的“恶作剧”,导致他从不被邀请去任何活动。”

“很遗憾,毫无缘由地伤害别人是非常严重且荒谬的。”

“我无法理解你怎么能开这样的玩笑?”

“这样做太残忍了。”

还有人说,如果自己被这样恶搞……就算之前和贝尔滕是好朋友,也一定会和他断绝来往。

“没有人喜欢被人玩弄情感。他就是个怪人。”

“我不会再和他当朋友了。”

“他们再也不应该和这个傻瓜有任何接触。”

有人提出,贝尔腾这样的做法实在非常混蛋,而且像是狂妄自大的表演型人格。

“极度自恋的行为。”

虽然到目前为止,贝尔腾并没有发布这次葬礼的视频,但贝尔滕自己确实也是一个短视频网红,有16万的粉丝。

所以,还有一些人觉得,他就是想火。

“他做这件事情有且只有唯一一个原因:他要人们的流量!恶心!”

网上吵得很厉害,但贝尔滕老哥却一点不后悔。

在《泰晤士报》去采访他时,他表示——这次恶作剧让他看清了谁是真正关心他的人,也让他重新和一些久未联系的朋友见了面、恢复了联系。

“所以,某种程度上,我确实赢了。”

不过,怎么说呢……就算贝尔滕的初衷没有恶意,只是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极端方式唤起亲友对他的重视,但他所使用的方法,确实很不妥当。

他有太多可以和人好好沟通的方式,而不是假装死亡让亲友来参加自己的“葬礼”。

人们对死亡的恐惧和伤痛是深刻的,骤然传出的讣告会让真正关心他的人异常悲痛,带来巨大的心理创伤。

除此之外,如果贝尔滕持续沉浸于玩弄他人情绪的游戏,那么他的亲友对他的感情和尊重可能会逐渐被消磨殆尽。 

如果某一天,贝尔腾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他的亲友们会不会觉得这又是一场“狼来了”的测试与骗局呢?


不管怎么说,以后还是不要用这样制造恐慌和伤痛的方式,去给其他人上课了吧……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