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岁刘晓庆近照震惊全网,这是画皮,还是妖怪?

来源:周冲的文艺馆

当她梳着麻花辫,穿短裙,手持球拍,在球场跳跃腾挪,全网惊了。‍‍‍‍

01

“这是70岁的人?”

“这状态,这精神头,也太好了。”

“我姥姥也70岁,看起来能做她妈。”‍

逆龄而生,容颜永驻,当然令人感慨。

但。

我不服她美貌,不服她年轻,更不服她纷繁情史,四次婚嫁,情郎对她死心塌地。‍‍‍‍

都不佩服。

唯一敬服的,是那年已古稀,仍不殒不衰、不消不亡的滂沱的生命力。‍‍

2017年,刘晓庆上《王牌对王牌》。

众人感叹她风仪依然。

她说:

“我走到今天能站在这儿,太艰难了。

呕心沥血,忍辱负重。

要有怎样的坚韧不拔,才能走过这数不尽的唾骂,才能活得像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满座惊异。

目有颤色。

世人只看见,她童颜永驻。

世人也笑话,她年近70岁,仍固执地饰演20出头的妙龄人。

但哪一种笑话背后轻松,哪一种传奇易如反掌。‍‍‍

何况是她!那么张扬明媚、肆意无忌、被誉“女皇”、名扬天下的她,所行之路,如履薄冰,步步惊心。

名气与个性,从来双刃剑。‍‍‍‍‍‍

它们成全了她。

也在困顿祸患时害了她。‍

常人受一种委屈,她受的那委屈,将乘千万倍。‍‍‍‍

常人受一种折辱,她受的折辱,沉重得可能有去无回。‍‍

02

刘晓庆演过3次武则天。

用老辈人的看法,若那命里福份,无法驭住那身上尊荣,必遭反噬,将生祸端。

这是一种看法,不足信。

但用在此地,姑且可作笑谈。

后来,当她在剧中以女皇之身,三登至尊之位,牢狱之灾降临。

2002年,是刘晓庆人生的分水岭。

前一秒,是荣华无双的影后。

后一秒,是万人指摘的囚徒。

事业气运自天而坠。

过往的荣耀、名誉、财富,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从一个超级影星,沦为一无所有的罪人。这落差,谁会受得了?

但。

她扛住了。

金星问她:“你与武则天最大的相似是什么?”

“在逆境中求生存。”她答得笃定。

03

时间转到噩耗到来前——

千古无一人,冠绝长安花。

武则天却做到了。

刘晓庆隔了千年,似也在映照那命途。

命运转折之前,在娱乐圈,她也是“女王”。

拿过6次大奖,全是重量级,是当之无愧的影后!

有网友说:“刘晓庆,你把别人想走的路都走过了。别人,只不过是在复制你的路。”

《芙蓉镇》、《小花》、《风华绝代》、《武则天》,部部都是“跨时代”的经典之作。

80年代,有人称之为“刘晓庆时代”。

她是春晚史上第一位女主持人。

中国内地第一个独立制片人。

内地第一个出自传的明星。

《杨澜访谈录》里,刘晓庆说:“无敌最寂寞。”

何等狂妄!根本不留后路。

但她那时候,确实有资本,说出这句话。

因为所向披靡。‍‍

确实无人比肩。

但每一种凌空高蹈,都会凭空跌下。

属于刘晓庆的,不是出轨,不是离婚,不是私生活,不是不敬业……是别的问题。

2002年,她入狱。

许多人以为,她会一蹶不振,破罐子破摔,被舆论、赔偿、罪责、刑罚辗成齑粉,再无回天之术。‍‍‍

刘晓庆没有。

经历了422天的沉寂,她缴清罚款,熬过刑期,卷土重来,从零开始。

这422天里,娱乐圈早已更新换代,新人层出不穷。重头再来,谈何容易。

沉重的债务、生存的压力、亲人的赡养,还有一败涂地的声名,都摆在眼前。

如何重新开始?

她说:我想过做出租车司机。但是我开不好。

她开始跑龙套。

什么角色都接,哪怕只有几句台词。

一天只有50块钱,没台词,她也拉下脸面,统统都接。

即使被导演不屑,被演员轻视,也一声不吭。

关汉卿有一句戏文,“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

那些年里,她也是。

她被人戏称:“横店第一漂”。一个“漂”字,道尽艰难。

若她是新人,倒也罢了。

可她曾是名震娱乐圈的影后,多少人奉为女神,毕恭毕敬。如今谁都能踩她几脚,白她几眼,对她呼来喝去。

这落差,又有几人受得?!

她受得。

什么都没了。‍‍‍

只有那劲头,硬硬地还在。‍‍‍‍

04

从背景板演起,可以。

从丫鬟演起,没问题。

有一部戏,是《永乐英雄儿女》。

导演问:“只有一句台词,来吗?”

刘晓庆笑:“当然来。”

她早早到了现场,一等就是一小时。然后三小时。最后一整天。

被忽视,第二天再来。

一等,又是一小时。然后三小时。最后一整天。

终于熬到了,她颠颠跑过去。

“小姐请喝茶。”

导演说再来。‍‍

“小姐请喝茶。”

……‍‍‍‍‍‍‍‍

N种劝茶语调,演了一遍又一遍。‍‍‍‍‍‍‍‍‍‍

姜文那些年里,为她东奔西走,只为一场旧情。又见她落魄至此,实在不落忍,曾提议说:“你要不来演《让子弹飞》的女主吧。”

刘晓庆说:我要靠自己。

她跑了N场龙套,演了13部剧的配角,电影、话剧、广告来者不拒。

只要给钱,只要能生存下来,都演。

她形容自己:昆仑山上一棵草。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05

后来春风生了吗?

野草重又见天光了吗?

不重要了。

她不颓唐、不认命的姿态,她被踩至泥潭仍抬起头来,看向星空的目光,才至关重要。

她出了一本书,《人生不怕从头再来》,书里没有一句抱怨与诉苦。

她说:“要说眼泪啊,都不是眼泪,只是一种感慨。”

只是感慨世事无常,福祸双至。人生于世,要认命,也要不认命。

后来杨澜问她:“最沉寂的那段时间,你怎么度过的?”

她淡定自若:“洗冷水澡,每天洗。”

杨澜不解:为什么?

刘晓庆抬了抬头:“因为想着,即使身处低谷,至少有个好身体吧。”

她没有像虫豸,腐烂在深渊里。

没有像浮萍,随波逐流。‍‍‍‍‍‍

她咬着牙,攒着劲,攀着陡壁,沿着荆棘,趟过白眼与冷语,走过炎凉世态,终于走到阳光下。

她重新奖项加身,遍及国内外、各电视台、各栏目。

2016年,刘晓庆被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接见。

澳洲总理也邀请她共进午餐。

有人感慨不已。

“人类这辈子,可能不会有第二个刘晓庆。

幸亏她进了演艺圈儿,她要是进了宫,一准儿就是个武则天。”

06

这一路的曲折低回,不足为外人说。

她也不想说。

只是继续在百年之中,探索生命的可能。‍‍

她挑战无伞跳崖,签下几十页生死状,从15000多英尺的高空,一跃而下。

她积极运动。

让身体,让生命,一直浸淫于快乐之中。

比如游泳。

平板支撑。

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她硬生生活出了生机盎然的态度。

所过之路,风景汹涌,元气淋漓。

她说:“江湖可以老,我还年轻。”

所以你会发现,她是一个艺人,也是一种启示。

她告诉我们,你可以在岁月面前认输,但有一种人永不低头。

《西游记》里,唐僧师徒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渡过劫数,抵达佛光普照的西天。

刘晓庆也是另一种行者,大起大落,方生方死,依然走到了最后。

你能质疑她的生活。

也能讥讽她扮嫩爱俏不服老。‍‍‍

但请在讥笑之余,看看那表相之下的意志力,何等柔韧,又何等动人。‍‍‍

人生百年,作为普通人的你我,也不要提前认输啊。

纵使我们也会遇见五指山、盘丝洞,纵使我们也会被困谷底、看不到希望。‍

但只要你不丧志,不衰朽,倔强依旧,内心火焰不息,困苦都将过去,风雪都将停歇。

你终会活得生机勃勃,爱得虎虎生威。

你也终将从混沌中走出,重见那光。

你会感恩每一个不屈的长夜,每一个不颓唐的流年,感谢你自己。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