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 前 絮 语

■作者 李谦

亲爱的爸爸妈妈,今天是你们的节日——每当这个时节,我们兄妹都会从四面八方齐聚你们的面前,凝视墓碑上你们的肖像,宛若你们活着时一家人大年三十的团聚。一年啊,你们静静地躺在这儿,盼的不就是这一天吗!

清明真是个奇妙的时节,每当时光拖着伤感的脚步临近,你们便时常在我们的梦里出现!连我的大儿子,你们的长孙也几次从北京打来电话,说梦见爷爷奶奶了,想他们了,说就是再忙也要回来一趟!这次他是从北京飞贵州公干,再从贵州飞南昌,为的就是这墓前一拜,我很欣慰孝顺能如此薪火相传!

爸爸妈妈,慈灵不远,儿子和你们说说话吧,相信你们一定能听见——

爸爸,您生前,我们两个男人的话并不多,您对我们的关爱没有妈妈那样细腻,而我们对您的关心也不如对妈妈那么贴心,其中还不乏一些至今都让我悔恨终身的顶撞!但我知道,您从来没有同我计较,而是把这看成是儿子成长过程中的无心之过。如今我早已当父亲了,才懂得了世上有犯错的儿子,而无不是的父母!虽然记事以来您好像给我们温情的记忆不多,但我知道您关注的目光从来就跟随在我身后。记得有一次我告诉你要去某地出差,您默坐着,只是“呃”了一声便不再做声,等我出门不久因忘带什么东西又转身返回时,发现您正用放大镜在一张地图上查找着什么,那么专注,连我到了身边都没有察觉!我知道您在找什么,当即伸出手指点了一下那个“某地”,您这才猛然发现了我,脸上居然泛出一丝少年的羞涩!这个情节我曾在一篇小说中看到过,不想在我们父子之间发生了!中国式父爱真怪,掩藏得像个暖水瓶,内热外冷,这常让人想起朱夫子的《背影》,那种家道式微时父亲送儿远行,为给儿子买橘子而费尽气力情景——那个既执着又温暖的背影,已定格为中国式父爱的永恒!爸呀,真想同你探讨:为什么一提到“背影”人们就会联想到父爱,是因为背影掩藏的爱更让人咀嚼,从而更令人留恋;还是 “父爱如山” 恰恰是因为山除了厚实还有沉默?正如此刻,就在您的面前,您那 “背影” 式的无言之爱,一幕幕在我眼前出现,含蓄而温馨,让人泪流满面!

妈妈,我要同您说的是我和妹妹们都很好,我们兄妹亲密友好一如您在生,所以您不必那么担忧地看著我们。您是教书育人的,您说过:爱家人乃人之第一根本,不爱家人之人无从奢谈爱国!您教给我们的,都融化在我们的血液里了!与您在生时有很大变化的是,现在的执政者都知道了民生之重要,明白了这才是维政之本,因此日子好起来是大势所趋,不可逆转。在人间您已经操心够了,现在就在这个寂静的世界好好同爸爸作伴,安心歇息吧!记得去年清明,我写了一篇悼念您的博文——《我会在另一个世界看着你们》,许多博友跟帖夸我,也夸您,夸我,我愧不敢当;夸您,您当之无愧!想我当年,二三十岁自不必说,四五十岁了还在做着“天生我材必有用”的混沌之梦,认为侍奉晨昏乃妇人之道,是妹妹们做的事,男儿必当谋大发展,光宗耀祖。曾计划着将来发达了,带着你和爸爸周游世界,此乃有豪气的大孝!而您呢,从不图我有什么大发展,有大钱,只是一如既往用您的关爱滋润着全家,直到爸爸去世,您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而我的“发展”依然如故,才如梦初醒,原来孝顺不能等!忘不了生离死别的那刻,儿子万般无奈地拉着您的手,但您那关爱了我们一生的魂灵还是从我的手心滑走了!那种悔恨,那种无助,那种四顾茫然,难以言表!

和妹妹们给你们烧了很多的祭品,但愿你们能收到!知道儿子现在有种什么心情吗?轻轻地告诉你们:多么多么希望真有另一个世界,那样,等我们又能在一起的时候,我一定好好做一回儿子!

写于二零零九年清明前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