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校放榜的日子——狂虐华人男生的黑色五点钟

3月31日,下午5点,久负盛名的美国哈佛、耶鲁、康奈尔等8所常春藤名校,约定在这一时刻同时发布录取通知。许许多多包括华人在内的亚裔学生,明知可能性不大、却仍怀揣希望,在苦等整整3个月后,绝大部分得到是“全军覆没”的消息。在冷漠的拒绝面前,华人孩子,尤其是男生,不得不接受现实:不是我不够优秀,因为我是亚裔。

在美国,包括中国人在内的亚裔男孩进入名校有多难?打个不精确的比方——假定有5个学生,分别是美国白人孩子、非洲裔(黑人)孩子、西班牙(拉美)裔孩子、亚裔女生、亚裔男生,除了种族和姓别不同,准备的申请材料完全一样;假如美国白人孩子可以被综合排名处在5-10名之间的杜克大学录取,黑人孩子就能随便上哈佛、斯坦福、麻省等任意一所名校,西裔与非洲裔不分伯仲,再怎么也可以上耶鲁、哥伦比亚,而以中国、印度、韩国为主力的华人孩子,女生能进费城、康奈尔、布朗这些排名10到20名之间的常青藤名校就算是幸运了,亚裔男生基本与20名前的学校无缘。

作者旅居美国北卡州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的标志性建筑——老井

为什么美国高校在录取标准上有那么大的弹性?根据我的道听途说,支持这个弹性尺度的理由是,美国高校奉行这个移民国家的开放理念,倡导学生的多样化,兼顾各族裔间的平衡。非洲裔和西裔孩子玩球、出力是强项,对书本实在是没感觉,普遍考试成绩拿不出手,不降低标准这些人根本进不了门。而亚裔女生比男生稍微受待见一丁点,据说人家是出于优生优育的考虑,便于受到高质量教育的群体,获得更广泛基因优化重组的可能性。

美国名校——杜克大学的高尔夫球场

天下真是没有完美的人才选拔制度。中国高考,在分数面前人人平等,但这个分数,撇开考试临场发挥的偶然性、波动性不说,不过是衡量孩子能力的一个方面,应试教育的弊端也被无数国人诟病。在美国,高校大部分是私立的,录取也都是自己说了算,照顾有钱人的孩子,或者向父母是本校毕业生的孩子倾斜,是堂而皇之的明规则。

据《世界日报》报道,由64个亚裔团体组成的亚裔教育联盟,2014年将哈佛大学告了,起诉他们录取过程中的歧视行为。其起诉依据是:亚裔高中生进入一流名校时,SAT分数(美国高考的一种,总分2400分)要比白人学生高140分、比西语裔高出270分,比非洲裔更高出450分。亚裔在任何一个SAT分数段的名校录取率都是最低的。在同样的分数下,录取率比白人低67%,比其他族裔更低。此外,许多品学兼优亚裔高中生,不但有高分数,也获得过诸多奖项、还有表现出色的课外活动,却依然被常春藤名校拒之门外。

以培养工程学科人才见长的公立大学——北卡州立大学

去年5月,哈佛大学向法庭申诉,列举录取亚裔的比例连年增加,已经达到21%,绝不存在歧视云云,就蒙混过关了。

可能在他们看来,对亚裔不但没有歧视,而且已经照顾得够多的了。亚裔在美国人口占比顶破天不超过6%,可知名美国私立大学录取的亚裔基本都超过20%,你还想怎么样?

他们私下还有可能在抱怨:你们亚洲佬这么想上名校,也不瞅瞅你们做了多少贡献。

【美国亚裔资讯】有一篇题为《美国名校为何限制亚裔学生名额?》的报道说:1967年-2015年间,8所常青藤大学加上麻省理工、斯坦福所收到的5000万美元以上的捐款中,白人捐款额占63%,亚裔仅有6.8%。捐款的亚裔有些甚至没有到美国上过学,真正居住美国本土亚裔的捐款只占0.7%。亚裔光耀母校的顶尖科研人才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出彩,在美国科学数理化三个学科的院士中,亚裔所占比例也只有5%;到目前为止,获得诺贝尔奖的华人有7人,只占美国获奖者889人总数的0.79%。

不管哈佛如何强词夺理,据说,这个亚裔教育联盟最近又把耶鲁等名校告了,同样告他们尽给亚裔孩子穿小鞋。但要改变名校限制亚裔录取名额的不争事实,远非一日之功一蹴可就。我们也要理智地看到,亚裔学生注重读书、善于应试,在个人素质上同质化倾向明显,创造性和社会参与热情上的不足,还是诸多名校不敢敞开大门的心结。

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的篮球粉欢迎获得全美高校亚军的雄师载誉归来

明知名校难进,越向往名校万众一心往里面挤,亚裔男生每年高校录取放榜的日子被虐的惨境,还会随着移民的日益增多愈演愈烈。

除了亚裔团体不懈呼吁、争取,要改变美国名校限制亚裔的最终途径有两条——

1.学犹太人,一拨人把控经济命脉,一拨人占领学术高地。有统计为证:在名校超过5000万美元捐款笔基金中,以金额计犹太裔占29%,按人次计犹太裔占33%;在诺贝尔奖获奖人数中,犹太裔有114人,是华人的16倍。再看哈佛、耶鲁大学犹太裔学生占比,分别为25%、27%,按人口比例换算,犹太裔录取率是亚裔三倍以上。服不服?

2.向真正的老美学习,把名校不太当回事,所谓的名校为了优质生源可能反过来找上门。

请看一则旧闻——

美学霸嫌学费太贵拒常春藤八名校录取 去了阿拉巴马

尼尔森(中)和他的父亲(右)

知名高校拒绝学生就读申请,这十分常见,优秀学生拒绝名校垂青,这也不算稀奇。但美国一名高中学霸却在收到常春藤八所名校的录取通知书后做出一个惊人决定:统统不去。要问其中原因?学费太贵!

据报道,这名名为罗纳德•尼尔森非裔高中生着实堪称“学霸”。他的GPA(平均成绩点数,申请美国学校必备的材料之一)达到4.58分,SAT(美国高考,总分2400分)成绩2260分,ACT(美国大学入学考试,总分36分)成绩34分,并完成了15门大学选修课程。

凭借优异的成绩,尼尔森获得了常春藤联盟全部八所名校的录取通知书。同时,向尼尔森伸出橄榄枝的名校还有斯坦福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范德堡大学和华盛顿大学。不过,尼尔森却没有选择这些学校中的任何一所。他拒绝名校的理由很简单,但也让人有些无奈:这些学校的学费都太昂贵。

尽管这些学校也都向尼尔森提供一定的奖学金,但一般只给一年(存疑——本文作者)。尼尔森说,如果他去这些学校的话,就存不下来以后再去医学院攻读的钱了。

现在,尼尔森现已接受了阿拉巴马大学的录取,因为他们同意提供全额奖学金。

杜克大学地标——哥特式建筑杜克教堂

说尼尔森成绩优异,在黑人孩子里还真是万里挑一。可这样的成绩与亚裔孩子比,实在太平常了。就是条件比尼尔森还要好的华人学生,申请学校时企图广种薄收,最后一无所获的例子屡见不鲜,但同样令人感慨的是,华人学生及家长几乎无法抗拒名校的垂青,只要被录了,孩子贷款打工、家长砸锅卖铁也要将虚荣进行到底。

我注意到一位华人教授,在与朋友探讨教育改革的交流中,有这么一番高论:中国高中教育现在的最大问题是过于注重培养出了几个考入清华、北大的学生。能进清华北大的学生毕竟是极少数。一所学校把主要精力、资源放在培养这些极少数学生身上必定会耽误剩余的大多数。可悲的是中国的家长、教育机构还把在国内的这种名校情结带到国外。美国的高中不会把资源集中在为培养学生进藤校上。教育改革首先要从家长做起,从用人单位做起,先把名校情结改了。

我想,通晓事理的华人都会认同这位教授的观点,可悲的是,冷静的理性并不能遏制华人追求名校的心理惯性。一时间成不了犹太人的气候,又说服不了自己的虚荣心,可怜华人孩子,就学会享受被虐和自虐吧。与在国内的同龄人相比,这帮人几乎没有吃过题海战术、点灯熬油的苦头,还是幸福很多,总得经历一些挫折和磨难。退万步说,美国社会基本的公平还是有保证的。美国的教育资源积淀深厚,分布得也比较均衡,即使百名开外的高校,在某个科研领域或某些专业,实力比所谓的名校都厉害。在基本社会公平还是有保证的环境里,为了让孩子免遭被虐和自虐,华人家长首先要随乡入俗学会“放下”。

发布时间:2019年3月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