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F816DF8-D7AE-4A48-8D90-D7DA6CF31CBF-516b34e4

ChatGPT预告AI抢白领工作?克鲁曼:将带来经济大震撼

来源:世界新闻网

最近聊天机器人ChatGPT爆红,掀起关于人工智能(AI)未来发展方向及其影响的诸多讨论。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克鲁曼日前接受访问时也就此议题发表看法。他认为,AI很可能带来重大经济震撼,尤其许多白领工作者的饭碗可能受到影响。

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曼日前接受纽时Ezra Klein Podcast节目专访时说:「我认为,这很可能是一股重大的经济震撼。」他指出,有许许多多的白领工作,涉及可能被AI取代的事务。至于这股经济震撼究竟是好是坏,此刻尚未完全明朗化。

机器取代劳力 往例不胜枚举

但可确定的是,机器取代劳力由来已久,昔日被视为唯独人力可胜任的工作,许多到头来都逐渐「机械化」了,往例不胜枚举。

例如,19世纪英国反抗纺织工业化的社运人士卢德主义者(Luddites),多半是技术纯熟的纺织工人,他们担心动力织布机让他们的谋生技能变得毫无用处。又如美国煤矿业,1948年雇用约50万人,但这些工作到21世纪初已消失殆尽,因为露天开采和山巅移除采矿技术兴起,所需矿工人数随之大减。

这回不同:AI将取代一些知识性工作

克鲁曼另在去年底一篇纽时专栏中指出,ChatGPT热潮凸显的AI技术进步,可能显示这回发生的事有所不同。

以往,新技术取代的通常是劳力工作,也就是「机器取代肌肉」。一方面,工业机器人取代了一成不变的装配线工作;另一方面,社会对知识工作者的需求日增,这些人从事的是「非重复性的问题解决任务」。

AI已有取代白领劳工的本领

但现在问题是:倘若机器能接手一大部分所谓的「知识性工作」,情况会变成怎样?

去年底研究公司OpenAI推出ChatGPT聊天机器人程序,在科技圈引起轰动,因为这款AI程序能以自然语言与用户进行人模人样的对话。你可提出问题或要求,并迅速获得回应,而且答复既清楚甚至提供丰富的资讯。

克鲁曼指出,科技日新月异,以致不久前被视为唯独人类能胜任的劳务,如今已可交由科技代劳,ChatGPT只是最新一个例子罢了。但这一回,AI似乎不仅能取代人力,取代的还是受过良好正式教育的人力。

AI不再只是笑话

举例来说,机器翻译结果曾经笑话百出,如某个广为流传的俄文翻英文笑话所示:原意是「精神上愿意,肉体上无能为力。」(”the spirit was willing, but the flesh was weak”的直译,意译为「心有余而力不足),结果机器译成俄文变成「伏特加很好,但肉腐败了。」(”the vodka was good, but the meat was spoiled.”)。如今,翻译程序也许还不能产生优美的文学,但就许多实用用途而言已堪用。其他许多领域的情况也是如此。

克鲁曼认为,常有人说,AI人工智能称不上是「智能」,机器要聪明到真的有创意或提供深刻的见解,还有漫漫长路要走。但话说回来,人类就真的有创意或有真知灼见吗?据他所知,许多在学术期刊上发表的论文,能否达到上述条件,大有疑问。

经济震撼有好有坏

这意味着,相当多的知识性工作可能真的被取代。那么,这会带来多大的经济震撼?

一个答案是:「难以确切预测AI将如何影响知识工作者需求,因为要视产业和特定工作任务而定。不过,在一些情况下,AI和自动化在运行某些知识性任务上,是可能比人类更有效率,这可能降低对一些知识工作者的需求。这类任务可能包括:数据分析、研究和撰写报告。不过,值得注意的是,AI和自动化也可能为知识工作者创造新的工作机会,特别是在跟AI开发与部署相关的领域。」

请注意,上面这段文本是ChatGPT自动生成的回复,回应「AI如何影响知识工作者需求?」的问题。

克鲁曼的评语是,ChatGPT的回复尽管在遣词用句上仍有可挑剔之处,也未确切说明为什么整体而言,不至于对总就业构成冲击,但已经写得比许多人好,包括一些自以为聪明的人士。

结论

长期而言,一如昔日的传统产业,知识产业生产力可望提升,使社会更富庶并改善民众生活(除非AI超级电脑把人类全杀光了);但长期来说,世人都将化为尘土,死前也有一些人可能遭遇失业,或所得与已付出的高昂学费相比低得不如预期。

新科技淘汰不再被认为必要的工作,是沛然莫之能御的趋势。这种趋势挡也挡不住,一旦机器果真抢走许多人的饭碗,政府应采取行动减轻冲击,确保受影响的劳工不致挨饿受冻或缺乏健康保险。这些行动虽不能挽回随工作消失而失去的尊严,但至少能尽力限缩痛苦。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