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克大学早录取昨晚放榜,录取率创新低下降到12.9%,申请人数增加近30%

【华e生活编译】杜克大学在收到创纪录数量的早录取申请后,录取了806名2028届学生。

该大学收到了6240份早录取申请,比任何以前的申请多出1000多份,比2022年增加了28%,使录取率降至创纪录的12.9%。

据本科招生主任克里斯托夫·古滕塔格(Christoph Guttentag)表示,申请数量的增加部分原因是该大学为来自卡罗来纳的学生提供的新财政援助计划。

“卡罗来纳财政援助计划在申请增加中发挥了一定作用。显然,这在来自北卡罗来纳和南卡罗来纳的学生申请人数上产生了影响。” 古滕塔格在给媒体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相信卡罗来纳财政援助计划将鼓励更多来自卡罗来纳的学生申请,但我们没有预料到其他申请者数量的增加幅度。”

卡罗来纳财政援助计划为家庭年收入低于15万美元的来自北卡罗来纳和南卡罗来纳的学生提供全额学费资助。今年11月,该大学收到了来自夏洛特的私人基金会“杜克基金”的1亿美元捐赠,其中6000万美元将用于扩大对学生的财政支持,包括通过卡罗来纳财政援助计划。

古滕塔格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在早期决定轮次中,有18%的录取学生来自卡罗来纳,较去年增加了25%。其中,121名来自北卡罗来纳,其余24名来自南卡罗来纳。

“杜克一直吸引着出色的学生。”教务长亚历克·加利莫尔(Alec Gallimore)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我们提供更平等地获得杜克教育的目标是帮助更多来自我们所称之为家的地区的学术优秀的学生看到杜克是一个选择。我很高兴我们将录取更多来自我们称之为家的地区的学生。”

该大学还收到了东南部、西南部和中西部地区的申请数量增加。古滕塔格写道,这种增加“没有明显的原因”。

根据古滕塔格的说法,杜克录取了更多的首代生和表示将申请财政援助的学生。此前,一篇《纽约时报》的九月文章将杜克描述为该国经济多样性最差的精英大学之一。

“我们在早期决定录取的学生中,超过一半的学生表示他们将申请需要财政援助,”古滕塔格写道。“这感觉是朝着创造一个更加经济多样化的学生群体,展示杜克致力于提供公平和负担得起的教育的积极步骤。”

“当我们看到首代学生的数量以及表示将申请财政援助的学生的数量时,我们不仅对申请者的学术质量印象深刻,还对他们所代表的背景广泛性感到高兴,”古滕塔格在新闻稿中说。“有着大量非常有才华的学生,这真的是我经历过的一次早期决定流程中的挑战。”

该大学通过QuestBridge国家大学匹配计划录取了97名学生,几乎是2022年录取学生数量的两倍,也是其历史上最高的数量。

“这一增长再次表明我们扩大对杜克教育的获取和加强我们学生群体的经济多样性的承诺,同时保持最高的学术卓越标准。”加利莫尔在新闻稿中说。

在被录取的806名学生中,有625名计划在艺术与科学学院就读,181名计划在普拉特工程学院就读。此外,被录取的学生中,有54%的是女性,8%是国际学生13%是首代生。所有通过早期决定轮次被录取的学生在得知录取决定后都必须入学。

除了卡罗来纳之外,早期决定录取的学生中最多的来自加利福尼亚、纽约、佛罗里达和德克萨斯。

这个招生周期标志着该大学连续第四年实施本科招生测试可选政策,也是第一次被迫遵守6月份最高法院的决定,该决定规定在做招生决定时独立考虑种族是违宪的。

古滕塔格写道,35%的被录取学生没有提交标准化考试成绩。

2027届的早录取录取率为16.5%,曾是杜克历史上最低的早期决定录取率。2026届的早录取录取率为21%,2025届的为17%。

录取决定12月14日晚上7点发布。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