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弗洛伊德好比行淫的妇人,他绝不是英雄,也绝不该这样惨死

据NEW YORK DAILY NEWS报道,数千名哀悼者冒着巨大的热浪,冒着长队的压力,在休斯敦参加乔治·弗洛伊德的遗体瞻仰仪式。这是周二葬礼前的最后一次表达敬意的仪式。

他们戴着口罩,检查体温,走进赞美教堂的喷泉,列队走过金棺材,两人之间的距离为6英尺,许多人手里拿着鲜花、卡片,甚至还抱着蹒跚学步的孩子。

德克萨斯州州长、共和党人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走到棺材前,低下头。此前他曾称弗洛伊德死于“可怕的警察暴行”。

国会女议员Shelia Jackson Lee走近棺材,有人看到她下跪致敬。

弗洛伊德的私人葬礼定于周二举行,之后他将在佩尔兰的休斯顿纪念花园公墓与已故母亲一起安葬。

上周六在北卡举行的纪念活动。

之前的纪念活动分别在明尼阿波利斯和北卡罗来纳州的雷福特举行,雷福特离弗洛伊德的出生地很近。

几年前,他搬到了明尼阿波利斯,想找一份卡车司机的工作,开始新的生活。他最小的女儿,6岁的吉安娜的母亲上周说,弗洛伊德是一个慈爱的父亲,应该得到公正的对待。

上周六,纪念弗洛伊德的追思会举行当日,北卡州长罗伊·库珀宣布所有州政府机构下半旗致哀。

华人社区对此反映不一,有人在微信群大惑不解:怎么给他降半旗?虽说死得冤屈,但他毕竟是证据确凿的犯罪嫌疑人。

周日,北卡教堂山一位华人牧师,在线上崇拜活动中,就如何看待弗洛伊德之死,从神学角度进行了解读。

撇开宗教信仰,撇开大选之年的白热化党争,仅就如何看待弗洛伊德之死,他的讲道为人们认识这件事本身,乃至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打开了一扇窗。

★特别声明,本站报道及选摘内容不代表任何政治立场,也没有任何宗教信仰倾向,请读者自行把握。

论弗洛伊德之死

——节选自一位华人牧师的讲道

今天讲道的题目是《基督是世界的光》。题目是预先设计好的,要讲的是约翰福音8章。 

刚好这两周,有一位非裔人士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害了,全美甚至全球发生了很多的示威活动。我们本地教堂山这边也有,昨天也举行了和平的游行。 

心里装着这两件事,当我读约翰福音8章的时候,圣灵就给我一个很强的感动,让我看到这两件事有多么大的关联。 

我看到了很多关于弗洛伊德事件的讨论,我也想从《圣经》的角度对这件事情来做一个解读。我也想把今天的讲道作为献给弗洛伊德的一个纪念。 

在开始之前,我想跟大请大家一起来看一段录像,看看他生命的最后8分钟,到底是怎么致死的? 

我想很多人已经看过了,但我想请大家再花时间来重新看一下整个过程。现场有很多的路人,他们很心痛,一直在劝警察……

让我来跟大家分享一下,当天他为什么会被警察逮捕,然后被摁在地上。

BBC是我很信任的一个媒体,报道说,他46岁,当时是去一个杂货店买一包烟。店员认为他买烟的那张20块钱的美金是假钞,然后就报警了。警察来了以后给他带上了手铐,让他进入警车里面。但是他说他有空间幽闭恐惧症,不想进入警车。警察就把他摁在地上,摁了差不多8分46秒以后,他就失去了脉搏,然后被急救车送往了医院,一个小时以后就被宣告死亡了。 

法医的尸检报告显示,他当时体内有可卡因,吸毒了。因为吸毒,他神志不清,店员说他好像喝醉了,控制不了自己的状态,而且还查出他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是无症状携带者。法医还查出他的心脏和肺有一定程度的疾病,所以压住脖子8分钟对他的健康带来了极大的影响,导致了他的死亡。 

他死亡以后,美国各界的抗议活动从发生地点明尼苏达州最大的城市明尼阿波利斯,一直到美国的各大城市,甚至到了英国、德国等欧洲国家。南半球有种族问题的澳洲,还有非洲的南非等国家,也举行游行示威来谴责暴力、反对种族歧视。 

BBC分析了这件事情发生的几个社会背景:一个是美国长期就存在种族矛盾,黑人跟白人的矛盾,种族平权问题还没有解决。二是美国是一个拥枪的国家,警察其实是一个高危职业,出警的时候很容易产生过激反应枪杀嫌疑分子。关于美国警察在执法过程中过失杀人的报道很多,却因为他们是警察被判有罪的很少,警察暴力执法问题一直没有从系统上得到解决。加上最近的新冠疫情的发生,很多美国人隔离在家久了产生压抑,这些因素作用在一起,由弗洛伊德导火索引爆,引发了大规模的抗议游行和社会骚乱。

杜克大学一位退休教授谈起这次骚动说,这是他的人生中经历过的骚乱中最良性的一个。就是说,这次骚乱的原因是为了寻求社会公义,比较理性,很快就平息了。大家也看到很多警察能够主动先下跪,示威者也一起下跪,很快就达成了一个和平。弗洛伊德的家人公开站出来,呼吁通过选票来表达抗议,11月份的大选也是民众释放情绪和观点的一个出口。在这几十年间发生的诸多骚乱中,这次算是平息得最快的。

罗利市警察单膝下跪向抗议者示好。资料图片《新闻与观察家》

但这件事让我觉得很有感触的是,在我们华人社区,在华人微信群里,华人为这个事情倒是吵得不可开交,意见分歧很大,甚至互相谩骂。华人争议的第一个焦点问题是,他真的是英雄吗?

一个年轻的黑人女议员拍的一个视频,在微信群转播。她表达的主要观点是,弗洛伊德不是英雄,因为他在受害之前,有过5次牢狱记录,死前也是因为吸毒过量,情绪控制不住,才导致被捕。还有,他体内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但他不负责任,还到处乱跑,虽然是无症状的,但是这样子有可能会去感染很多无辜的人,所以他不是一个英雄。 

第二个争论的焦点是,有人认为警察系统存在针对黑人的种族歧视,认为警察在执法的时候是有针对黑人的不公平情况;但另一些人则认为,这只是一个个案,只是警察本人非常的残忍,它不代表系统性的问题。但看了刚才那段视频,我们应该有一个共识,任何一个人处于弗洛伊德的状态,都是非常可悲的,非常值得我们同情。警察对待他的态度,让我想起什么呢?让我想起在厨房里面看到了一只蟑螂。我特别讨厌那只蟑螂,然后我就会拿一个纸巾摁住蟑螂,把它卷起来,把它捏死,然后把它扔掉。警察压着弗洛伊德的脖子,让我想起跟我杀死蟑螂差不多,他不认为这是一条人命。大家看到那些路人都已经看不下去了,但是你看警察和他的同事,一共4个警察,没有把这个人当成一个人命。

我看到很多人引用一个黑人主教,纽约黑人主教讲的一段话,他说,“我们黑人要去反思自己的问题,我们的黑人的文化是不值得去推崇的文化。”你看非洲的那些国家,哪个国家社会管理做得好?黑人到目前为止有没有出过什么有名的科学家?

电影海报

我还记得几年前看到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导演的一部电影叫The Color of Purple(中译名:紫色姐妹花),讲的是1930年代美国种族隔离政策取消之前黑人社区的一个状况,让我特别惊讶的是,在黑人社区里确实存在很多暴力。几乎每个男性都有吸烟的问题,性的淫乱的问题,甚至,几乎每一个家庭的黑人女孩,都有过被自己的父亲性侵的经历,女孩的处子之身都是被他们的父亲或者是哥哥夺去的。这种情况跟历史上的奴隶制度,常年受歧视累积出来的不公平、社会资源缺乏有没有关系呢?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一个很有名的社会学家做了一个实验,认为先天的社会资源缺乏是会限制人的发展的。作为一个受过非常良好教育的白人女性,她进入到最贫穷的社区,去做最底层的工作,体会黑人社区底层人的生活。她去超市工作,又去宾馆洗衣房里洗衣服,去做餐馆的收银员、服务生。试验了一年时间,她也抽上烟了,还吸过毒,开始骂粗话,有时候特别想弄个枪把可恶的领导给毙了。她得出来的一个结论是,系统性的这种不公和先天的这种资源不足,是非常限制人的发展的。也就是说,黑人的起跑线,比我们一般人落后了很多。

身为华人,对非裔、西裔等少数种族没有怜悯心的一个主要原因,我认为是因为华人觉得没有美国公民的身份,没有平等的工作权,但是我比你聪明,我比你受教育的好,我那么努力,可是我却不能得到那些工作,不能呆在美国。你看你有公民的身份,你待在美国,你怎么能这么穷,怎么还能整天抱怨?

有一个视频激起了很多华人的愤怒:有一群声称是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生命宝贵)的组织成员,到街上去见到任何白人就要求白人下跪,向黑人道歉。他们围住、逼近一个白人女士,让她下跪。女士立马就下跪了。他们很冷漠无情地拍这位女性下跪的场景,然后一直用言语来侮辱白人。这不是黑人反过来压迫白人吗?

我们从圣经的角度怎么来看这个事件,以及美国的种族问题呢?

《圣经》约翰福音8章,讲了一个故事,就是耶稣对待一个正在行淫被捉拿的妇女的故事。

《圣经》经文

弗洛伊德跟行淫的妇人一样,就是他们在犯罪的时候都被司法部门抓了个现行。妇人是正在行淫的时候被拿的,弗洛伊德刚吸了毒,就被报警了被抓了。但是他们两个人的命运完全不同:妇人按照当时的法律是要被石头打死的,但被耶稣救了。耶稣还跟她说,我不定你的罪,从此不要再犯罪了。当文士和法利赛人逼耶稣选择一个立场,甚至参与到打死妇人的“执法行动”,他没有以僵持的态度去回应,而是先弯下腰来,以一个很低的姿态,用手指头在地上画字,好像这件事跟他无关一样,然后把自己抽离出这种紧张的气氛。他接着就问这些人说你们谁没有犯过罪的,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妇人。这些文士和法律赛人听了以后,从老到少就一个一个的出去了,他们能够离开是因为他们毕竟是神的子民,心里面有神的律法,知道自己有罪,自己也不清白,所以他们能够退去。耶稣有没有说妇人没有犯罪?耶稣没有说。耶稣只是说我不定你的罪,我现在不定你的罪,你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对于弗洛伊德,当我们华人或者说美国社会有很多人想要去评判他有没有罪,他的死是不是罪有应得的时候,我们要看看耶稣的做法,就是耶稣没有说他没有罪,但是耶稣问这些批评他的人,你们有罪吗?你们清白吗?你们觉得自己更配去或者说去评价弗洛伊德该死不该死吗?

要知道,作为一个黑人,尤其贫困社区里的黑人,上大学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坐牢的可能性却非常大。有统计数据显示,黑人的人口只占美国13.8%,但监狱里黑人占了35%;20%以上的黑人家庭处于美国贫困线以下;黑人里面每3个人才有一个人被大学录取;没有上大学的黑人男性里,每4个人里有一个人坐过牢;成长在贫苦社区的黑人孩子90%的情况要吸毒,不然就混不下去,吸了毒就一定要贩毒,以贩养吸。这就像一个恶性循环,一个黑暗的深渊。 

弗洛伊德被残忍地杀死了,警察的暴力这个罪就是罪。美国这个社会就是有种族歧视的问题,有暴力的问题。比如说,一个女孩子被强奸了,是因为她穿得太暴露了?是因为她晚上走夜路?是因为她去不安全的社区去走路?不要去讲这些,去指责邪恶本身就好,去指责施暴者就好,不要去找受害者身上有什么原因。没有人该死,不管是行淫的妇人,还是当时吸了毒的弗洛伊德,没有人该配得这样残忍的死亡和暴力的对待。 

对于种族问题,我们首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破除刻板印象,去尊重每一个个体本身。大家知道刻板印象有多讨厌吗?如果你是有色人种,你的肤色会被别人起嘲笑的外号,黑人被叫做negro,中国人被叫做ching chong,韩国人、日本人在美国都有很难听的名字。你跟一个白人朋友去餐厅吃饭,服务员总是先把菜单给白人,先问他要吃什么。你去哈佛,你上麻省理工,别人会说你不过因为你是黑人,被特殊照顾了。你是医生,但你的收入比白人的医生要低,因为他们觉得白人医生更可靠。 

我有一位南非的黑人弟兄朋友,他每一次见面都穿得非常隆重。我就开玩笑说,你怎么这么重视我们的约会,每次都穿的这么正经。他跟我说,对于黑人来讲,尤其黑人男性来讲,在美国这个国家,你穿的邋遢就是找死。我们不敢像你们亚洲人一样穿着T恤、破洞的牛仔裤,夹着人字拖,往一辆特斯拉或者保时捷名牌车走过去。别人看你们会觉得是硅谷精英,那车就是你开的。要是我们穿成那样过去,停车场的保安会觉得我是要偷那辆车或者打砸抢烧的。 

其实,我们华人自己也是深受刻板印象伤害的,白人也受到刻板印象的伤害,因为是白人就被认为是种族主义者。所以,这些刻板印象是我们要破除的,我们要尊重每一个人,单单看这个人是谁,而不是去看他的肤色而对他有很多负面的预设立场。 

还有一点就是我们所有人都要做光明之子,我们要做光的见证,传递光明。在种族问题上,白人至上主义者能否放下他们的骄傲,面对种族歧视的历史,认罪悔改?黑人社区的人,他们生活在社会造成的黑暗里面,能不能放下心里的仇恨、伤痛去和解?都是需要福音,需要双方都在神面前跪下来和解才能达成。看到很多警察和示威者,白人和黑人互相下跪的这种情况,我就想问大家,如果没有对神的敬畏,如果大家心里面没有想着神,跪不跪得下去?示威者对警察说,你得向我们跪下来,你跪下来我们就和平示威,我们就撤退。警察没有把这视为威胁,视为对自己权柄的挑战,还是视为一个和解的邀请。所以解决美国的种族问题,解决人类之间的罪带来的伤害、仇恨和暴力,一切的问题都要回到神那里,回到耶稣基督生命的光那里,回到和平之子那里。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