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坎坷研究路:申请经费屡被拒,教职被降至最低级

来源:侨报网

诺贝尔奖委员会2日宣布,匈牙利科学家卡塔琳·考里科和美国科学家德鲁·韦斯曼因其发现促进了新冠疫苗的研发获得202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事实上,考里科的研究之路颇为坎坷。不同于当前mRNA技术因新冠疫苗广为人知,彼时,mRNA技术并未受到外界青睐,考里科屡次被相关机构质疑,拿不到科研经费,甚至一度被降职。

科学家卡塔琳·考里科和科学家德鲁·韦斯曼。(图片来源:路透社)

考里科女儿系奥运冠军

《北京日报》旗下“长安街知事”微信公号报道,博士毕业后,考里科在匈牙利的塞格德生物研究中心从事mRNA相关研究。但当时mRNA技术并未受到青睐,考里科的研究也未能吸引到科研经费,她在1985年被迫离职。

随后,考里科前来美国继续其研究工作,于1990年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然而,考里科为mRNA项目申请科研经费屡次被拒。1995年,因为拿不到经费,没有项目或成果,卡里特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教职,被降至最低级别。

考里科并未放弃,她于1997年遇到了科研生涯中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德鲁·韦斯曼。此后他们合作利用mRNA技术进行疫苗开发,解决了一个重要问题:抑制mRNA疫苗引起的过度免疫。这一工作使得新冠疫情之下mRNA疫苗的快速开发成为可能。

“我更像是一个基础科学家,但我一直想做点什么来帮助患者。我希望,既然社会现在对这项研究有如此多的兴趣,那么可以继续开发和测试这种mRNA疫苗技术来预防和治疗其他疾病。”考里科说。

值得一提的是,最让考里科引以为傲的是她的女儿。考里科的女儿是美国知名赛艇运动员苏珊·弗兰西亚,曾获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2年伦敦奥运会金牌。

韦斯曼用妻女名字命名mRNA

和搭档考里科一样,韦斯曼对当时不被外界看好的mRNA研究前景充满信心。

香港《大公报》报道,韦斯曼的大女儿记得,自己上初中时,爸爸有次很兴奋地告诉她,在实验室里发现了“一种叫做mRNA的东西”。女儿开心地说:“你是用我们的名字给它命名的!”韦斯曼妻子叫玛丽(Mary),两个女儿一个叫瑞秋(Rachel),一个叫艾莉森(Allison)。

然而,顶级科学杂志对此类研究并不感兴趣。韦斯曼称,这项工作太超前了,很少有人认识到它的重要性。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考里科和韦斯曼发现碱基修饰生成的mRNA既能减少炎症反应又能增加蛋白质产量,从而消除了mRNA技术临床应用道路上的关键障碍。

此后,针对寨卡病毒和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的mRNA疫苗得以研发。莫德纳和默克公司今年6月表示,与仅使用免疫疗法相比,添加以mRNA为基础的实验性疫苗,可将皮肤癌扩散的风险降低65%。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