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来源:汗八里文艺之声

在很多人看来,日本电影的题材非常分裂——里面既有以《小森林》《海街日记》等为代表的“治愈系”(拓展阅读:一文概述:为什么“治愈系”文化能在日本这么火?(修订版)),也可以有以《感官世界》《花与蛇》等为代表的“重口味变态系”。

不过话说回来,当听到“日本电影”四字时,想必不少天朝男儿的脸上,已经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根据参考消息网在2014年给出的数据,不到美国人口一半的日本,“小电影”的产量是美国的2倍。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同学、尤其是年轻女同学愈发坚定地认为,“日本人不仅天生好色,有些人还可能是变态”。那么问题来了,现实情况真的是这样吗?我查阅了一些资料,接下来跟大家简单聊聊。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电影《东京奏鸣曲》剧照

一、日本人的酒色生活

在一些日本现实题材的电影中,经常会看到这样的场景:一群西装革履且醉醺醺的中年男人,晃晃悠悠地从酒吧里出来,互相点头哈腰后告别。其中,一些人会带着打扮时尚且浮夸的年轻女性,一同上车并消失在灯红酒绿之中。不夸张地说,这是日本人“酒色生活”的真实写照。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醉酒的日本上班族

1)光明正大的“无料案内所”

早前一段时间,一位在日本留学的朋友挤眉弄眼地给我发了一张写有“無料案内所( むりょうあんないじょ)”的照片。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無料案内所”

那么问题来了,“無料案内所”是什么意思?“無料案内”一词,直译过来就是“免费指引”;所谓“無料案内所”,其实就是风俗店的介绍所。

案内所的运营逻辑非常简单,即根据不同客人的需求与喜好,为他们介绍“符合要求”的风俗店,有时还会推荐一些限时的优惠活动。回过头来,只要成功推荐一位客人,案内所都会相应得到一笔佣金抽成。

对于跃跃欲试的“新手司机”而言,案内所可以一站式解决“哪家店的服务比较到位”、“什么都不知道感觉好不安”等问题。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能够得到案内所推荐的风俗店“都被视为可以安心玩乐的良心好店”。

遗憾的是,为了赚取更多利润,一部分案内所已经违背了初心。以最为知名的新宿歌舞伎町为例,宰客事件已经呈现出了逐年递增的趋势。对此,一些日本老司机指出,“真正的好店是不会与无料案内所合作的。原因很简单,它们的客源十分充足,根本不需要案内所拉客。”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日本的“歌舞伎町一条街”

那么问题来了,案内所会接待外国游客吗?一般来说,基于所谓的安全原则,无料案内所只招待本国人。实际上,不仅是案内所,普通的风俗店与牛郎店,原则上也不会接待外国游客。

不过话说回来,倘若正在阅读文章的你就是想要体验一番,那么大概有两种可行性较高的解决方案。方案一,快速提升自己的日语水平,保证做到无障碍交流;方案二,找一个本地熟客共同前往。

最后友情提示一下,根据最新的日本《卖春防止法》,凡是在红灯区经营的店铺内的女孩子发生关系甚至是猥亵行为,无一例外都是违法的。一旦违反,弄不好可是进局子喝茶的。所以,还是建议大家尽可能的矜持一点,别给自己找麻烦。

2)日本的“陪酒文化”

众所周知,日本一直以工作与生活压力巨大著称。因此,很多上班族都不会在下班后立即回家,而是呼朋引伴去スナック店(Snack)或クラブ店(Club)喝酒。当然,两种店面的经营内容存在着一定不同,即后者比前者更“荤”。

资料显示,开一家スナック店,只需取得厚生劳动省颁发的餐饮执照即可;但要开一家クラブ店,还需要取得公安委员会颁发的“风俗执照”。因此,クラブ店内大多都有陪酒女,一些クラブ店内甚至还有色情表演。实际上,前面提到的“打扮时尚且浮夸的年轻女性”,大概率就是被称为“ホステス”的陪酒女。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日本常见的“酒吧一条街”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陪酒这一行业,日本各界都比较看得开。大概在2019年前后,东京文化研究所曾对1154名女高中生发放了调查问卷。结果显示,在40个“最向往职业”的排行中,陪酒女高居第12位。作为对比,公务员排名第18位,护士排名第22位。

坦诚说,“陪酒工作”绝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展开来说,“如何让陌生人放下戒备并心甘情愿地为自己买单,如何在令他们满意离开后成为熟客”,与其说是一项生存技巧,更不如说是一门人际交往艺术。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日剧《黑色皮革手册》剧照

一般来说,能拿到高收入的陪酒女,至少具备以下两大特质。

首先,礼仪得体,优雅有度,能做一个合格的听众,最大限度满足客人们的表达欲望。简单地说,对方无论是得意洋洋地挥斥方遒,还是失意时的抱怨宣泄,不仅要给予走心的回应,还要与他推心置腹;倘若客人比较内向,还要主动引导,避免冷场。

其次,可以接过所有人的“话茬”。毕竟,脑子里有思想,口中有谈吐,眼睛里有世界,才能得到那些出手阔绰的高层人士们的赏识与认同。因此,她们在下班以后,不仅会仔细整理客户笔记,还会将熟客的生日、喜好甚至是说过的话都牢记于心。

为了能在高端局上力拔头筹,一些陪酒女不仅要通晓国内外大事,还会给自己制定“每个月读多少本书”的硬性目标,旨在提高自己的眼界、学识与修养。因此,陪酒女中不乏有名校毕业生,甚至还有会说12门外语的女学霸。

正所谓“付出就有回报”,处于行业顶端的陪酒女,收入高得离谱。就拿素有“行业第一”之称的愛沢えみり为例,曾创下过“当日销售业绩高达3000万日元”的惊人记录。2019年3月,她宣布在陪酒行业“毕业”,并为此举办了两场告别晚宴。资料显示,两场晚宴的累计销售额达到了惊人的2.5亿日元,因此,很多日本人称她为“平成时代的传奇灰姑娘”。

需要指出的是,在“陪酒”这件事上,日本显得十分平等。简单地说,一些クラブ店内不仅有陪酒女,还有被称为“ホスト”的陪酒男,也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牛郎”。比如素有“日本第一牛郎”之称的Roland罗兰,26岁时就能年入3亿日元,吸金能力非常强悍。

女顾客倘若想找知名牛郎“谈心”,不仅要购买一大批价格不菲的酒水,甚至还要提前预约才行。当然,如果价码开的足够高,带他“出街”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所以,倘若在日本街头看到一个衣着华丽的大姐身边跟着一个穿着花里胡哨的小兄弟,千万不要感叹什么“真爱无敌”,人家可能就是纯粹的买卖关系。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愛沢えみり(左)与Roland罗兰

但不管怎么说,能赚到盆满钵满的毕竟是金字塔顶端的少数,大部分陪酒女的生活水准其实与普通人相差不大。更何况,快钱固然好赚,但人也容易变的迷茫。

另外,陪酒女与客人们之间固然存在着交易关系,但时间长了也更像朋友,多少还可能带点暧昧。因此,她们不能与任何一个客人在一起,不然其他人就会离开。所以奉劝年轻女同学,入行有风险,选择需谨慎呐。

二、情色文化的时空流变

说到这儿,想必有同学会就会问了,为什么日本人如此好色?对于这个“学术问题”,日本人也做过深度思考。简单地说,他们认为,这种“好色文化”或许与传统的“武士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电影《七武士》剧照

1)文艺作品中的情色描写

在古代日本,武士一直拥有着非常高的社会地位。按照所谓的“武士道”精神,武士不仅不能过度追求财富和享乐,还要坦然接受“像樱花凋谢那样死,才是足迹理想的归宿”的命运。对于武士们而言,自己唯一的希望就是“尽可能多的留下自己的子嗣”。

另外,日本的自然禀赋并不优越。因为地处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带,当地地震、火山活动频繁。资料显示,全球有1/10的火山位于日本,1/5的地震发生在日本。因此,日本社会一直极力鼓励生育,性观念也比周边各国开放得多。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日剧《昼颜》剧照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日本的传统宗教或者以《古事记》为代表的传统文学作品中,不仅有着大量直观描写性事的作品,甚至还会通过宗教化的手段予以神化。

进入平安时代(794—1192)以后,日本涌现了一大批描写男女情爱的女性作家。其中,紫式部的《源氏物语》和清少纳言的《枕草子》并称为“双璧”。两部名著通过各种缠绵的情节和引人入胜的风流韵事,将恋母情结、近亲相奸、性错乱、见异思迁以及无穷无尽的色欲情绪,做出了淋漓尽致的展示。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平安时代的赏樱贵族

除了文学作品之外,在日本的浮世绘当中,也有大量描绘男女性事的场景。进入17世纪以后,这一类画作的尺度更是达到了一个惊人的高度。毫不夸张地说,几乎所有浮世绘画家都会有一些“小黄画”的产出。比如《神奈川冲浪里》的作者葛饰北斋(1760—1849),就非常热衷于创作色情题材的浮世绘作品。

进入19世纪中页以后,情色艺术更是喧宾夺主,颇有成为“民间主流”的趋势。比如“性主题”的浮世绘作品数量,一度超过了普通作品。明治维新开启以后,基于“文明开化”的考量,这种令人脸红心跳的艺术才逐渐淡出了主流。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老实说,这张图是比较“素”的

2)色情产业的崛起

进入江户时代(1603—1868)以后,伴随着性文化的泛滥,日本的色情产业也呈现出了蓬勃发展的态势。

进入18世纪以后,江户成为了总人口逾百万的大型城市。其中,超过一半是来自于全国各地的以工匠和商人为代表的的平民阶层。与此同时,人数不容小觑的社会闲散人员,在一定程度上威胁着城市的安全与和谐。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江户时代繁华的贸易景象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才能有效摁住这些不稳定因子呢?为此,德川幕府在江户东北部一块叫作吉原的地方,建立了一个默认的红灯区。很快,这里迅速聚集了各种买春客栈、戏院和妓院。随着时间的推移,以京都、长崎等为代表的各大城市内的卖春场所,也如雨后春笋般长了出来。

19世纪时,一位来到江户的荷兰医生,在亲眼目睹“许多全裸的日本嫖客肆无忌惮地出入妓院”的奇景之后指出,“日本人逛妓院,就像逛餐馆一样,毫无心理负担。”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表现吉原地区的版画

明治维新开启以后,大力倡导“文明开化”的日本政府,对国内的色情产业展开了强有力的打击。不得已,一些家境窘迫的年轻女性,被迫选择远渡重洋,在东南亚地区从事卖春业。数据显示,截止到20世纪30年代末,“下南洋”的日本妇女合计多达14万之众(拓展阅读:东瀛志 | 让人一言难尽的情色文化输出史:被人遗忘的“南洋姐”)。

截至二战结束,日本国内的色情产业一直处于“一蹶不振”的状态。原因很简单,绝大多数日本人都在忙着打仗,根本没有心思寻欢作乐。不过,伴随着美军的涌入,日本情色产业的潘多拉魔盒再一次被打开了。实际上,在美军入驻日本伊始,就有政府官方出面组织的卖春组织,专门给他们“提供服务”。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驻日美军和日本妇女

在美国政府的“指导”下,日本在1947年颁布了第一部《和平宪法》。于是,在男女平等的理念得到推广的同时,色情产业也成为了“受到宽容”的产业之一。

虽然历届政府都宣称整治和禁止色情产业,但在实际上大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客气地说,“歌舞伎町”之所以夜夜人声鼎沸,归根结底就是政府“得过且过”的结果。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日本歌舞伎听

3)萝莉与“援交”的魔幻绑定

2017年,英国广播公司拍摄了一部名为《Stacey Dooley Investigates:Young Sex for Sale in Japan(日本未成年色情交易)》的纪录片。该片不仅详细记录了日本社会中客观存在的未成年人从事色情行业的现状,还对日本民间“将未成年少女卖春视为一种习以为常的文化现象”的心态进行了尖锐的批评。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纪录片《日本未成年色情交易》封面

值得注意的是,纪录片着重记录了一个令摄制组成员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怪相。在日本的大街小巷,到处充斥着身穿短裙制服的可爱女生“萝莉”的形象。

更令他们感到震惊的是,在日本国内,这种以“萝莉”为宣传噱头的限制级色情作品,居然有着极其惊人的销量。作为对比,欧美各国是不可能允许这种带有“低幼倾向”的色情作品在市场上发行与传播的。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遍布于大街小巷的“萝莉”

另外,摄制组还发现,日本很多城市内都有所谓的“JK酒馆”。简单地说,只需要花费5000日元,就可以选择一个穿着JK制服的女孩喝酒聊天。须知,这些客人几乎都是四十岁以上的大叔,聊的也多半是“羞羞的事”。

与未成年少女聊天固然是不违法的,但很多客人并不甘心只限于此。于是,一些人故意以金钱来诱惑她们进行性交易,即所谓的“援交”。所谓“援交少女”,就是指一些为了钱专门与客人约会的女孩。她们之所以选择“援交”,十有八九就是想拿钱购买一些高档化妆品和名牌包。

数据显示,日本国内依靠“援交”所创造的经济规模,平均每年差不多能达到千亿日元的级别。其中,日本高二女生参与援交的比例达到32.2%,高三女生高达44.7%。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反町隆史版《GTO》里有一集,就有女中学生从事所谓“援助交际”的桥段

纪录片中的一位“援交少女”,每周会拿出3—4天,分别与15—18位大叔私下“约会”。每次“约会”,平均可以拿到大约5万日元,一周可以赚到大约60多万日元。按照当时的汇率,大约为30000多元人民币。

讽刺的是,记者特意采访了一位曾与“援交少女”约会的日本大叔。记者问他,“如果知道自己的女儿在做这种工作时,他会怎么想?”大叔犹豫了一下,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我应该会先杀了她,然后自杀”。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我应该会先杀了她,然后自杀”

可以预见,纪录片的拍摄过程,遭遇到了非常多的麻烦。比如采访者斯塔茜·多莉在东京的高中少女巷(JK Alley)取景时,遭到了多名成年男性的阻拦,其中两人蛮横地挡在斯塔茜面前,告诉她不准录像。不久,警察也赶了过来,她被强制扣押两个小时。

对此,斯塔茜·多莉在纪录片中如是说道:“一旦那些女孩们接受了援助,并与成年男性们交往,她们就很容易被摆布。如果她们被要求做一些她们不愿做的事情,我不知道她们是否有信心说不。”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斯塔茜·多莉

4)AV产业中的“女高中生”

实际上,这些不谙世事的少女们,一旦迈开了“援交”这一步,将会有很大的概率沦为AV片商严重的“猎物”。

据说,“女高中生”题材的AV作品,一直以受众多、回报率高著称。比如以形象甜美著称的著名女星三上悠亚,因为出演了几部以女高中生形象示人的作品而迅速蹿红,成为了炙手可热的业界明星。

基于压缩成本的考量,一些残忍的AV片商会刻意寻找真正的女高中生担任女主角。对此,一位日本AV制片人表示,“在涩谷街头,看到一个没有食物、无家可归的穷姑娘,你说能给她2万日元,她就愿意出演”。因此,经验丰富的AV猎头们,可以一眼就能发现“哪些女孩能成为下一个希望之星”。

女孩们一旦上钩,后果将不堪设想。简单地说,加入她不愿意继续拍摄,AV片商们要么拿出女孩事先签署的“完全看不懂”的协议,提出天价违约金做要挟;要么表示要把女孩拍摄完成的AV片寄给她的亲朋好友,让她“社死”。坦诚说,面对这样的困局,绝大多数女孩只能乖乖就范。

对此,前AV女优胡桃香气就主动在网络电视媒体Abema TV上,讲述了自己当年被迫下海的经历。这位最初靠歌唱事业出道的女星,在被某个星探忽悠下来到了AV片场。面对十多个壮汉的威胁,她被迫签署了拍摄合约。她在采访中表示,“如果你指望十八九岁的孩子,在这样的情况下保持冷静,那就大错特错了。”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前AV女优胡桃香气

令人发指的是,片商们在发行这些未成年少女主演的AV片时,会“特别贴心”地标注“演员是已经年满20周岁的成年人”。为了逃避追责,日本AV圈内甚至还会拍摄一种所谓Chaku ero(写真)之类的“擦边球”作品。原因很简单,拍摄与发行年满18周岁且不过分暴露身体的少女写真,是不违法的。

更为残酷的是,AV女优绝不是什么高收入群体。展开来说,AV界是个严格遵循市场规律的行业,好与不好完全观众说了算。因此,圈内有着极为严格的等级划分,即共有A+、A、B、C、D、E,6个等级。

其中,A级演员的片酬大约是30万日元左右,B级别有20万日元,C级别只有15万日元,越往后片酬越低。现实情况是,在AV片商的把控下,大部分女优的收入其实都处于E级别。

日本色情产业发达,真的是因为他们“天生好色”吗?
日剧《暗金丑岛君》剧照

三、尾声

根据2017年《金融时报》给到的数据,日本色情业的年营业额高达600亿欧元,几乎每年都会占到日本全年国民生产总值的1%左右。至于AV产业更是长盛不衰,甚至一度在欧洲成为“文化名片”。

因为疫情关系,越来越多的日本女性主动投身情色行业。其中一些人认为,“躺着的比坐着的赚钱快,坐着的比站着的赚钱快”。原因很简单,在她们看来,“来钱更快”的色情产业的从业人员,并不会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

当然,至于日本政府是继续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是大力惩治,那就不是我们关注的事情了。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