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偶像帝国”终于承认创始人性侵恶行!顶级星二代8岁起被折磨,数百未成年深受其害

来源:英国报姐

这两天,一条大消息轰动了日本乃至全世界:杰尼斯终于认了!

这个日本最大造星工厂的创始人喜多川,侵害旗下未成年男童近40年,最小受害者年近13岁。

此前有报道称,最保守估计,受害者也多达数百人。

更有日本娱乐圈顶级星二代、知名男演员指控他性侵,早在70年前就曾侵害他大约100多次,后来连受害者的朋友也难逃魔掌,在受害者家中被喜多川轮流侵害。

全国上下掩盖了70年的黑暗真相,如今终于被公开承认,像神一样被日本人敬仰的喜多川,也终于被扒下了道貌岸然的外衣…

对很多关注日娱的人来说,杰尼斯事务所(昵称J家)就是一个永远绕不过去的名字。

因为这个公司在日本娱乐圈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从1962年创始人杰尼·喜多川创建公司以来,此后的几十年里,杰尼斯捧红了无数巨星,从杰尼斯出来的人几乎垄断了日本乐坛男子偶像团体产业整整半个世纪。

SMAP、岚、KAT-TUN、Hey Say Jump、SixTONES、浪花男子…这些跨越不同世代、红遍亚洲的偶像男团就是杰尼斯造星实力的证明。

在日本,杰尼斯早已成为一个造星神话。

而它的创始人喜多川,就是缔造神话的人。

人们视他为日本流行文化的教父(他于2019年去世),追捧他、崇拜他,将他捧上神坛,无数父母争着抢着将自己年幼的儿子送到他身边,希望他能帮儿子成名。

即使明知他是个变态恋童癖,会对公司未成年的男童下手。

是的,在日本,喜多川的“癖好”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早在上世纪80年代,喜多川就多次被曝出性侵儿童的丑闻。

但丝毫没有阻挡狂热的父母们争先恐后地将儿子送入魔掌。

当年周刊文春几乎是全日本唯一一个报道过喜多川性虐未成年艺人的媒体。

为此,喜多川还以诽谤罪把文春给告了,最后东京高等法院认定,文春报道中所述“喜多川对未成年的少年们进行侵害,如果拒绝就不能出道、舞台位置会变差”,这些都“有证据证明是真实的”。

即使法庭已经这么裁决了,依然无人在意、无人谴责、也没什么媒体报道。

直到今年3月,BBC推出新纪录片揭露喜多川性侵猥亵公司未成年男艺人的真相,日本才再次被迫回想起“造星之神”背后的龌龊。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针对这个问题在日本召开了记者会,指责日媒参与掩盖丑闻,并敦促日本政府对受害者进行实际补偿。

联合国的介入,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看出纪录片推出后引发的巨大反响,杰尼斯不能再装鸵鸟把头埋进沙子里,日本人的沉默偏帮也无法再奏效,因为这已经成为轰动世界的国际大事。

5月份,杰尼斯现任社长藤岛朱莉景子(她是喜多川姐姐玛丽的女儿)出面道歉,光道歉当然不够,还成立了调查小组,希望以第三方的立场厘清案情。

这个小组的组长是前检察总长林真琴,其他成员包括精神科医生、临床心理师等专业人员,他们要收集受害人及与案件有关人员的证词、证据,以查清事实。

调查自5月底开始,耗时近3个月,收集了23名受害者及18位公司职员的说法,整理出了71页的调查报告书。结果是:性侵害属实。

虽然大家都知道事情是真的,但调查小组将这个结果公之于众,还是让人有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调查认定喜多川在1950年代对一些受害者进行了性加害以后,在杰尼斯事务所从1970年代前半期到2010年代中期为止,又对多数的杰尼斯Jr.(指在小学或初中时被选中在事务所练习、等待出道机会的小练习生)长时间反复施加性侵害的事实。

为什么会在超过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发生如此大规模的性侵害事件?

报告书中总结出了四个原因。

1、喜多川的“异常X癖”

他从20岁到80岁中期,都在不停地广泛地狩猎着青春期少年,为此利用职权之便、将这些怀有明星梦的孩子变成自己宣泄欲望的工具。

他这种病态的欲望是犯下罪行的根本原因。

2、他姐姐做他的帮凶

喜多川的姐姐玛丽比他大4岁,喜多川2岁时母亲就去世了,是玛丽代行母职照顾这个弟弟。

两人虽为姐弟,实际上更像是母子,很多接受调查的相关人士都这么说。

那么问题来了,玛丽把喜多川看得跟亲儿子一样,她能看不出来喜多川的异常吗?她知道弟弟是变态恋童癖,但她没有阻止弟弟作恶,反而帮助弟弟作恶,帮助他向外界彻底地隐瞒这一切。

这就好比家人变成丧尸了,她也要把丧尸保护起来,甚至不断地引诱无辜的人进入陷阱,只为用新鲜的血肉来供养已经失去人性的所谓“家人”。

看起来是情深义重,可她却不去想,那些被喂了丧尸的人,他们才是真的无辜。

调查小组的报告书断定:“玛丽在没有采取任何对策的情况下,始终(对喜多川的罪行)置之不理,还加以隐瞒。

3、杰尼斯事务所的不作为

除了玛丽之外,杰尼斯事务所的其他人对喜多川也是一味地偏袒,成为性侵的帮凶。

受害者即使向工作人员倾诉,得到的回答也只是“如果想出道的话就只能忍耐”、“忍耐的话就能梦想成真”这样的话。

以至于到后来,喜多川对少年的性侵害变成了“娱乐圈众所周知的事实”。

4、导致受害常态化的权力结构关系

杰尼斯是家族企业,内部环境非常封闭。

喜多川这样的上位者在公司里拥有绝对的权力,对所有艺人生杀予夺的权力都掌握在他手中。

他可以任意决定艺人的一切,成熟的艺人尚且没有与这个庞大势力对抗的本钱,更别说那些刚进公司、还没有出道的未成年练习生了。

他们无论是地位、年龄还是心智,都无法跟喜多川这样大权在握的性犯罪者抗衡。

当性侵害在一个权力失衡的结构当中频繁发生并被遮掩过去之后,这件事就变得常态化。

因为没有后果,没有惩罚,犯罪就成了一件平常的事。

人们开始对此视而不见,当施加性侵害的是一个手握权柄的上位者时,人们更是要合理化乃至美化这一行为。

丧尸变成了神,信仰他的人就纷纷剥去自己的人性。

悼念喜多川的报道

5、沉默的媒体

信仰丧尸的人多了,沉默的螺旋也在不断扩大。

杰尼斯全体保持沉默,这个公司作为娱乐行业龙头的地位,让这种有罪的沉默影响了整个日本传媒业。

调查报告书指出:“在以电视台为首的媒体看来,杰尼斯是日本顶尖的娱乐企业,如果报道杰尼斯的性侵害,可能会让该公司旗下的偶像艺人拒绝出演电视节目、拒绝上杂志等。出于这些担心,媒体认为需要控制报道喜多川的性侵害情况。”

大众媒体的沉默,无疑更加深了对大众的欺瞒,从另一个方面讲,媒体从未控制过对喜多川唱赞歌的报道,让更多家长、更多孩子对杰尼斯这个魔窟产生向往,四舍五入这就是助纣为虐了。

报告书在厘清了案情之后,总结了案件的本质,断定喜多川的性侵害事件性质极为恶劣。

调查小组提议,杰尼斯应该制定受害者救助制度,制定尊重人权的企业方针,还应该进行性侵害、骚扰的研究。

但无论以后杰尼斯如何整改,受害者这么多年受到的身心折磨都已经无法改变,这个罪恶的系统以及所有喜多川罪行的从犯都应该为此付出代价。

而且受害者的范围,恐怕要比我们想象的多得多。

因为喜多川并不只是针对少数特定的小练习生进行侵害,他是在大范围内对众多小练习生下手。

据报道,他甚至在同一个晚上,对同一训练所或同一酒店房间内的多名未成年练习生进行侵害。

而他的受害者也并不只局限在杰尼斯公司内部,7月,日本一位顶级星二代——知名作曲家服部凉一的次子、79岁资深男演员兼音乐人服部吉次在东京召开记者会,控诉喜多川在70年前对自己实施性侵害。

他当时年仅8岁,在此后长达两年半的时间里,他被看起来很友好的邻家哥哥喜多川在家中侵害了百次之多!

连他的小学同学到他家来玩,都没有逃脱喜多川的魔爪。

服部吉次的控诉在日本引发了很大的震动,推动了“喜多川性侵害”一案的真相大白。

日本以及国际上的无数目光都投向了这个以往光芒四射的造星圣地,杰尼斯现任社长因为这件事,已经被逼得快精神崩溃了,她在收到调查小组的建议之后,就同意辞去社长的职务,持续了60年的家族企业在此结束。

但辞职并不代表相关人员从此可以不用再承担相应的责任,杰尼斯的内部整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一场针对喜多川的审判,在迟到了近一个世纪之后终于以举世震惊的声势到来。

让人感觉畅快的同时又有无限愤恨,只因始作俑者已经死去,受害者们却要带着一生的创伤走下去,他们最想要的道歉,也听不到了…

喜多川死了,受害者就真正安全了吗?

很难说。

只要日本人对强权的无条件维护还在,只要还有人愿意去维护污秽的系统,对弱者的剥削和侵害就不会停止。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