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第39任总统吉米·卡特在家中接受临终关怀

【华e生活编译】据美联社报道,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于18日(周六)在卡特中心(The Carter Center)的一份声明中证实,98岁的吉米·卡特已在佐治亚州普莱恩斯( Plains)接受家庭临终关怀。卡特是美国最长寿的总统。

声明说,在经历了一系列短暂的住院治疗后,卡特“决定在家中与家人共度余下的时间,并接受临终关怀而不是额外的医疗干预。”

声明说,第 39 任总统得到了他的医疗团队和家人的全力支持,他们“此时要求保密,并感谢他的众多崇拜者所表现出的关心。”

卡特在 1976 年大选前开始竞选总统职位时,还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佐治亚州州长。 后来,他击败了时任总统杰拉尔德·R·福特(Gerald R. Ford)以华盛顿局外人的身份获得了成功。福特1974年因越南战争和水门事件接替迫使辞职的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而担任总统。

卡特的任期是一个混乱的单一任期,并被共和党人罗纳德·里根 (Ronald Reagan) 于 1980 年以压倒性优势击败,此后数十年他通过卡特中心在全球倡导民主、公共卫生和人权。

这位前总统和他95岁的妻子罗莎琳(Rosalynn)于1982年开办了该中心。他在那里的工作获得了2002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这对夫妇的孙子杰森·卡特(Jason Carter)现在是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董事会主席,他周六在推特上说,他“昨天见到了我的祖父母。他们很平静,像往常一样,他们的家充满了爱。”

卡特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平原地区,80多岁和90多岁的时候经常旅行,包括每年前往仁人家园建造房屋,以及频繁出国,作为卡特中心选举监督的一部分,并努力在发展中国家根除几内亚蠕虫寄生虫。但这位前总统的健康状况在他生命的第10个十年里有所下降,特别是因为冠状病毒大流行限制了他的公开露面,包括在他心爱的马拉纳塔浸信会教堂。他在那里的主日学校上课几十年,观众只有站立的空间。

2015年8月,卡特从肝脏中切除了一个小的癌变肿块。第二年,卡特宣布他不需要进一步的治疗,因为一种实验性药物已经消除了任何癌症的迹象。

去年10月,卡特在普莱恩斯与家人和朋友一起庆祝了他的生日。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大萧条之间的那些年里,他和罗莎琳出生在这个小镇上。

去年是卡特中心推进人权议程40周年。

该中心是选举观察的先驱,自1989年以来,在非洲、拉丁美洲和亚洲至少监督了113次选举。世卫组织最近宣布,2021年全年仅报告了14例麦地那龙线虫病的人类感染病例,这可能是该组织最受欢迎的公共卫生努力之一,这是多年来为改善非洲安全饮用水获取而开展的公共卫生运动的结果。

与1986年卡特中心开始领导全球根除疟疾的努力相比,这是一个惊人的下降,当时有350万人感染了这种寄生虫病。卡特曾说,他希望活得比最后一种几内亚蠕虫寄生虫更久。

卡特1924年10月1日出生在乔治亚州南部农村的一个显赫家庭。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进入美国海军学院学习,并在冷战期间担任海军军官,然后在20世纪50年代父亲厄尔·卡特去世后,与罗莎琳和他们年轻的家庭一起回到佐治亚州的普莱恩斯,接管了家族的花生生意。

作为一名温和的民主党人,小卡特迅速从当地的学校董事会爬到州参议院,然后是佐治亚州州长办公室。作为一个不被看好的人,他开始了他的白宫竞选,他笑容灿烂,直言不讳的浸信会习俗和反映他作为工程师教育的政策计划。他与许多美国人建立了联系,因为在尼克松的耻辱和美国在东南亚的失败之后,他承诺不欺骗美国人民。

“如果我对你们撒谎,如果我做出误导性的声明,请不要投票给我。我不配当你们的总统。”卡特在竞选时经常这样说。

卡特在民权运动期间步入政坛,他是最后一位横扫南方腹地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之后该地区在随后的选举中迅速转向里根和共和党。

卡特外交政策的胜利包括促成中东和平,他在1978年将埃及总统安瓦尔·萨达特和以色列总理梅纳赫姆·贝京留在谈判桌上13天。这段戴维营的经历为他后来创立、发展卡特中心打下了基础。

在国内,卡特部分解除了对航空、铁路和卡车运输业的管制,并建立了教育部、能源部和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他将阿拉斯加数百万英亩的土地指定为国家公园或野生动物保护区。他任命了创纪录数量的女性和非白人担任联邦职位。他从未获得最高法院的提名,但他提拔民权律师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为美国第二高等法院的法官,为她在1993年的晋升做好了准备。

卡特也在尼克松对中国开放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尽管他容忍亚洲的独裁者,但他推动拉丁美洲从独裁走向民主。

然而,卡特的选举联盟在两位数的通货膨胀、汽油供应和伊朗长达444天的人质危机下分裂了。1980年4月,8名美国人在解救人质的行动中丧生,这是他最艰难的时刻,也导致了他被里根以压倒性优势击败。

在败选后的几年里,卡特基本上退出了选举政治。民主党人不愿接受他,共和党人把他当成笑柄,讽刺他是一个倒霉的自由主义者。实际上,卡特执政时更像一个技术官僚,在种族和性别平等问题上比竞选时更加进步,但他在预算上是一个鹰派人物,经常激怒更自由的民主党人,包括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泰德·肯尼迪(Ted Kennedy),他在1980年与现任总统展开了一场破坏性的初选。

卡特在离任后说,他低估了与华盛顿的权力掮客打交道的重要性,包括华盛顿的媒体和游说势力。但他坚称,他的总体方针是合理的,他实现了主要目标——“以和平方式保护我们国家的安全和利益”,以及“加强国内外的人权”——尽管他未能连任。

多年后,当他被诊断出患有癌症,他对自己的长寿表示满意。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完全放心。”他在2015年说,“我的一生充满了刺激、冒险和满足感。”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