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特种兵之旅,访华每小时“净赚”1亿多美元

来源: 星海情报局2023-06-01

2023年6月1日,上午11点23分,马斯克的私人飞机(注册号:N628TS)从上海虹桥机场起飞,目的地被定在美国得克萨斯州首府奥斯汀的Austin-Bergstrom国际机场(简称ABIA)。

马斯克的中国行时长共计44个小时,特斯拉的股价涨了2400多亿,换算一下,平均每个小时价值54.6亿人民币。按照13%的持股计算,他个人每小时“净赚”1亿多美元。

从地狱到天堂

中国制造业成就“狂人”马斯克

2016年夏天,马斯克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在之后的三年里把特斯拉拖入了关于产能的“地狱”。

特斯拉成为一家真正的“汽车制造公司”,始于2016年的3月31日。马斯克在加州弗里蒙特的特斯拉工厂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正式公布了Model3的外观和性能,并且宣布这款车的起售价为3.5万美元:他要做普通人也能开得起的电动汽车。

《彭博商业周刊》2018年7月16日刊封面

在宣布Model3的消息后不久,特斯拉开启了“预售”。有一段时间,特斯拉高管之间经常拿预售成绩打赌,其中最乐观的人给出了“第一天5万辆,一周20万辆”的猜测,这已经接近了当时传统汽车产业的预定记录。

谁也没想到,Model3第一天的预定量就破了18万辆,一周预售期结束的时候,这个数字定格在了32.5万辆。按照1000美元预订金计算,仅预定一项,特斯拉就拿到了3.25亿美元的现金流。

但随之而来的是长达三年的产能地狱:特斯拉已经创立了13年,在那之前一共才卖出去过15万辆汽车。而Model3当时不仅根本没有达成量产,甚至连设计都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32.5万辆的预定量,加上马斯克承诺2017年年中汽车就要下线交付——对于特斯拉来说,这个炸裂的预定量是荣耀,但也的确是个地狱。更要命的就是,距离原定交付期只有一年的时候,

于是马斯克就给所有高管开了个会,说要搞全自动工厂来加快交付速度,并且将原定的生产时间又提前了4个月,还兴致勃勃地给自己的这个新的产线计划起了个特别牛逼的名字:无畏舰(Dreadnought)……

在产能地狱最痛苦的2018年,马斯克宣称自己有躁郁症,承认靠吃药维持正常生活,在节目里当着镜头抽大麻,在《纽约时报》的采访中“是哭时笑”情绪崩溃,特斯拉的股价随着他的犯病式发言犯病式地忽上忽下,直到他在推特上大放厥词要对特斯拉进行私有化,以至于被美国证监会调查,导致他虽然继续担任特斯拉的CEO,却被迫卸任了特斯拉董事长。

镜头中疑似抽大麻的马斯克

几乎唯一的利好都来自于遥远的中国:2018年7月10日,特斯拉公司与上海市政府、上海临港管委会共同签署了纯电动车项目投资协议,特斯拉公司将在临港地区独资建设集研发、制造、销售等功能于一体的特斯拉超级工厂。

2016年,马斯克曾经夸下海口,说要在2020年之前将年产量提高到50万辆,到2018年的时候,也没有人相信他的“鬼话”。这本来是不可能完成的目标,直到特斯拉有了中国工厂。

2019年1月7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举行奠基仪式,同年11月就开始进行了试点投产。一年后的2020年1月7日,马斯克在上海出席了特斯拉中国制造Model3的首次交付仪式,投产第一年,上海工厂产能就达到了25万辆,占到了当时特斯拉全球产量的近一半。三年后的2022年8月,特斯拉中国工厂的总交付量突破了100万辆整车。特斯拉的年产值达到1300多亿元,年产量超100万辆。

鲶鱼成就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

一直以来,人们都很热衷于讨论特斯拉给中国新能源产业带来的技术外溢和产业链、供应链升级,但我更愿意强调这是一种互相的成就:如果没有上海的超级工厂的预期支撑,很难说特斯拉会不会死在2018年的产能地狱里,或者就此泯然众人,被收购或者重组。

从第一次会面的2008年,到中间马斯克曾经来华试探过的2014年,到后来2018年最终的项目落地,中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在政策隐然的庇佑下,经历了一段充满了各种问题的粗放发展期,但却也因此获得了突飞猛进的成长。

中国的意图也非常清晰:利用特斯拉,再造当年苹果产业链的辉煌。而特斯拉也的确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经济和技术方面的利好。2022年,特斯拉在上海的产值为1839亿元人民币(合264亿美元),占上海汽车制造业总产值的23%,使上海整体工业产值提高了1.3个百分点。特斯拉零部件的本地化,间接给供应链上下游创造了10万个就业岗位,并将60家中国零部件制造商纳入了该公司的全球供应链。根据特斯拉在2019年7月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特斯拉同意从2023年起每年向中国缴纳22.3亿元人民币的税款。而且将成本降到了一个非常离谱的程度:

互相成就的中国与外资企业

汽车产业是个市场规模过于庞大的产业,尤其是在电动车开始爆发式增长之后,其行业价值已经增至3万亿美元,几乎是手机+电脑+通信设备三大市场的总和还要多。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每一次特斯拉都能获得比苹果更高规格的对待:这两个产业的规模根本不在一个量级。我始终认为现代工业的奇迹之一,就是人类居然能把汽车这么复杂的一个东西,做得可靠性如此之高、可维护性如此之好,还成本如此之低,规模如此之大。

特斯拉与中国的互相成就,最好的注解就是马斯克的44个小时中国行。它提醒我们:在商言商,践行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坚定不移推进高水平开放的姿态,一定会吸引着越来越多外国企业和政府部门“用脚投票”。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