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克领导研发“循环死亡后捐赠”法可将心脏移植机会提高30%

【华e生活讯】大多数移植心脏来自脑死亡的捐赠者,但新的研究显示另一种方法同样成功,并且可以增加可用器官的数量。

这被称为循环死亡后捐赠(donation after circulatory death,DCD),这种方法长期以来被用于恢复肾脏和其他器官,但不包括更脆弱的心脏。杜克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于周三(6月7日)表示,使用那些长期被忽视的心脏可能会让可能有数千名患者获得拯救生命的移植机会——将供体心脏的数量增加30%。

杜克大学医学院的移植外科医生雅各布·施罗德博士领导了这项研究,并表示:“说实话,如果我们能轻松地让人们使用这种方法,我认为这个数字可能会增加得更多。这确实应该成为标准医疗。”

通常的器官捐赠方法是在医生通过仔细检查确定某人在发生灾难性伤害后没有脑功能-也就是脑死亡。身体被放置在维持心脏跳动和器官含氧的呼吸机上,直到器官被取出并冷冻保存。

相比之下,循环死亡后的捐赠发生在某人有无法生存的脑损伤,但由于所有脑功能尚未停止,家人决定撤回生命维持设备,心脏停止跳动。这意味着器官在恢复之前要缺氧一段时间,外科医生担心心脏会受损,就把它留在了那里。

变化的是:现在医生可以将那些心脏取出并放入一台“复苏”机器中,在运输过程中通过泵送血液和营养物质来恢复心脏功能,并在计划的移植前进行测试以确定其是否正常工作。

周三在全国多家医院进行的这项研究涉及180名移植受体,其中一半接受了DCD心脏的移植,另一半接受了冷冻保存的脑死亡捐赠者的心脏。

研究人员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中报告称,六个月后的生存率大致相同,接受心脏死亡捐赠的受体为94%,而接受常规心脏的受体为90%。

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的移植心脏病专家南希·斯韦泽博士在附带的社论中写道,这些发现令人振奋,显示出“提高心脏移植的公平性和公正性的潜力,使更多心力衰竭患者能够获得这种拯救生命的疗法。”她并未参与该研究。

去年,美国进行了4,111例心脏移植手术,创下了纪录,但远远不足以满足需求。成千上万的人患有晚期心力衰竭,但很多人从未获得移植的机会,还有一些人在等待中丧生。

大约七年前,澳大利亚和英国的研究人员首次开始尝试DCD心脏移植。杜克大学在2019年底率先在美国进行了这项实验,目前约有20家美国医院提供这种方法。根据美国器官共享网络的数据,去年美国进行了345例这样的心脏移植手术,今年迄今为止已经进行了227例。

在杜克大学领导的研究中,将近90%的DCD心脏最终被移植,这表明更多医院开始使用这种较新的方法是值得的。

斯韦泽指出,许多潜在的捐赠者患有严重的脑损伤,但不符合脑死亡的标准,这意味着很多潜在可用的心脏从未被捐赠。但她也警告称还有更多需要学习的地方,指出在等待名单上最危重病患者在研究中更不太可能接受DCD心脏移植。

施罗德表示,大多数接受DCD心脏移植的患者已经植入了心脏泵,这使得移植手术更加困难,即使他们在等待名单上的排名不是很高。

这项研究由TransMedics公司资助,该公司生产心脏储存系统。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