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栽一朵小花,让你认识芭蕾” ——北卡舞蹈皇后杨虹的新春心愿

■毛苌子报道 2021年2月

“我想让更多人知道芭蕾的好,欣赏了芭蕾的美。如果我能把这么一点点小花栽到大家心里,给他们一条路去接近艺术,就非常值得的。”

都说芭蕾是舞蹈之王,杨虹是北卡华人社区19年来引以为豪的芭蕾皇后。今年7月,她将接手罗利芭蕾舞学校担任校长。新春之际,展望她的学校和教学,她这样表达真诚而朴素的心愿。

2002年的一纸合约,让她从独自一人闯荡异域的迁客,到收获真爱养育儿女,而今安居乐业的“老北卡”;从名享一方卡罗莱纳芭蕾舞团的台柱子,到淡出舞台从事教学,而今拥有自己的芭蕾舞学校……年龄在变,生活在变,周遭在变,“罗利城区扩大了总有20倍”,对她来说,一直没变的是,芭蕾。

当年是怎样的偶然,让她走进了芭蕾的圣殿?华人家长怎样为孩子挑选学校和教师?男孩学芭蕾会不会变得“女气”?执掌属于自己的舞蹈学校有什么设想?……

围绕这些话题,杨虹不假思索坦陈所见,对艺术的执著和热爱,对故国、家人和同胞的感恩和关爱,溢于言表。

杨虹在卡罗莱纳芭蕾舞团工作时演出前化妆的瞬间。

杨虹的“娘家”和“婆家”

舞蹈业界,没有人不知道中国中央芭蕾舞团的至尊地位。成为其中一员所需要的天资、勤奋和机遇,一样不能少。

“当年进北京舞蹈学院,竞争不像现在这么激烈,但也不轻松,当时是从全国大约3万考生中,分别挑选出15个男孩、15个女孩。”

她说在那之前,她只是在老家辽宁鞍山市的青少年宫学过不到一年舞蹈。有一回,老师对她爸爸说,让你家杨虹来参加考试,来了就肯定能被录取,因为她具备所有北舞想要的出类拔萃的条件——有软度,有乐感,喜欢跳舞。

她父亲将信将疑,带杨虹来试试。考了一天试,一个月后真的收到录取通知书了。刚读完4年级的她,直接进入北京舞蹈学院,“像一张白纸”,接受严谨系统芭蕾舞训练。

杨虹说,她将中芭比作自己的“娘家”,而“婆家”便是卡罗莱纳芭蕾舞团,“都学到了很多东西”。

在中芭工作若干年后,“《红色娘子军》跳了600多场,闭上眼睛都能跳,感觉艺术道路到了一个瓶颈。”杨虹如实袒露心迹,“那时候也年轻,初生牛犊不怕虎,就萌生到芭蕾舞出生的西方去看看。想不到录像一发出去,就得到了回应。”

她在新加坡、加拿大的芭蕾舞团各呆了一年时间,2002拿到北卡罗莱纳芭蕾舞团合约,一来就没有离开北卡,已经19年了。

杨虹2005年主演《阿贡》的演出海报
杨虹主演《辉煌的快板》的剧照

“卡罗莱纳芭蕾舞团成立于1998年,团长是曾创办过费城芭蕾舞团、在业内是很影响的人物。”杨虹2002年加盟,很受舞团重视,是屈指可数的台柱子之一,“在《罗密欧与朱丽叶》《胡桃夹子》等中安排很多独舞或者主演机会。”她本人也很喜欢美国流行的相对自由的巴兰钦风格,“跳起来很过瘾”。跳了两年适应了北卡的“乡村环境”,再过两年遇到了无条件支持她跳舞的先生,就彻底安家落户了。

芭蕾舞演员的舞台生命昙花一现,一般到20岁多岁才能挑大梁,有的二十四五岁有些人就开始考虑到要“退役”了,跳到三十以上较少见。她感慨,“去年的疫情,让芭蕾舞演员休息一整年,对他们的艺术生命损失太大了。通常年份,北卡罗莱纳芭蕾舞团非常受欢迎,一年要演七八十场,仅《胡桃夹子》就要演15-20场。”那种每天在浪尖上的日子,“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杨虹说,她的同事有的工作之余选修大学课程,退役后做医生、物理治疗师等其他职业的也有,大部分还是做舞蹈教师或和舞蹈有关的工作。她10年前离开舞团一直担任芭蕾舞教师,同时在芭蕾舞学校的舞团兼任编导、教练。

回顾如何结缘芭蕾,杨虹的言语中洋溢着自豪与幸福,对母校,对走过的地方遇到的人,满心感激。她特别分享了一个差点让她与芭蕾失之交臂的小故事。

杨虹在《睡美人》中的表演

“妈妈是我命中的贵人”

话说小杨虹一不小心被北舞录取进京,她的父母不久就从惊讶和喜悦中缓过神来。家里就这么一个女儿,那么小,远隔千里,让他们牵肠挂肚、想念万分。

到了国庆节,杨虹的父母来到北京探望。他爸爸“自作主张”找到学校提出退学,要把孩子带回去。学校说,带回去可以,需要征得孩子同意再来办手续。

爸爸于是来征求她意见,“11岁的我听傻了,就看了我妈一眼,问这是怎么回事?”妈妈当时也被蒙在鼓里,看着丈夫不知道而又想要说些什么。然后头转向我“她给我特别坚定的眼神,然后就说你做什么妈妈都支持你。”潜台词是,只要你坚持,你爸带不走你。结果果真如此。

如果不是妈妈那个坚定的眼神,现在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杨虹庆幸有懂她的妈妈。她也是用这段经历,告诫为人父母不要做出让孩子遗憾的决定。

“很多人刚开始都不知道芭蕾到底是什么,后来却走上了芭蕾之路。我就是一个例子,家里不是艺术之家,但家人的支持和老师精心教导还有自己对芭蕾的爱,让我走上了这条艰辛而又光明之路。”

华人家庭很重视孩子的教育,通常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让孩子什么都学,舞蹈、钢琴、小提琴、游泳等等,孩子不喜欢两个月咱们再换一门。杨虹认为,孩子几岁时候可以这样,什么都可以尝试一下,“过了10岁,基本上应该固定下来,不说定向,最好就保留一到两个爱好,然后等再大一点再选定一个。”

第二种情况,明明知道孩子在艺术方面有出色禀赋,考虑到就业,或者不忍心让孩子过得太辛苦,仍让孩子选择了有“钱”途的专业。有不少孩子成年后抱怨父母,“当时为什么你不坚持让我学这个?”。杨虹认为,父母要做孩子的朋友,了解理解孩子,支持孩子的选择才能让他们走向快乐。

有些家长,特别是老美家长顺从孩子的天性主张“散养”。“从小不抓,没有适应那种专注和强度,等孩子长大了,你要精养,孩子觉得不需要了。”杨虹倾向于对孩子要适当严格,基于一个前提是,“孩子喜欢”。不喜欢,多一分要求都难受,喜欢,就可以以苦为乐。

“在美国,一个孩子如果能够坚持10年,不管你是橄榄球还是交际舞,申请大学的时候说出这个经历,学校都会另眼相看。”

不论送孩子去学哪门艺术,她建议父母先事先做一个全面的了解,而不是赶时髦,跟风。父母给予潜移默化的作用会影响孩子的喜好,而关键时刻的“一个坚定的眼神”,会帮助孩子做出选择人生方向的重要决定。

杨虹指导学员训练

如何为孩子选择舞校?

在北卡三角区,北卡罗莱纳芭蕾舞团圣诞期间每年上演《胡桃夹子》,期间还穿插魔术等表演,是让舞迷们趋之若鹜的视听盛宴。

西方社会良好的芭蕾艺术氛围,与芭蕾教育的普及是相得益彰的,北卡三角区芭蕾舞培训学校星罗棋布。非常可喜的现象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华人家庭送孩子学芭蕾。在疫情之前的中文学校、华人社团主办的文艺演出中,华二代小芭蕾学员多次登台,每每赢得台下一片叫好。

家长如何帮助孩子选择更有利于孩子学舞和成长的舞校?杨虹建议主要考察两个方面——

首先看这个学校的师资力量,和老师对待学生的态度。不仅要有好老师,老师还一视同仁毫无保留去教每一个学生。“有的老师,只将真传教给自己喜欢的学生,我认为,这是非常自私的做法。”

再就是看学校的管理,有没有教学大纲,是不是全面关心孩子的成长。杨虹说,“(舞蹈学校)不是单纯去教专业上的东西,还要育人。比如,上课之前向老师问好;因为特殊原因迟到了,不能推门就进来,自己跑把杆上去……”“这些点点滴滴的细节”体现着教育者的用心。

杨虹2014年开始到罗利芭蕾舞学校(The Raleigh School of Ballet)任教,注意到一个细节:学校每天有人认真打扫教室。这个看起来简单的事情,许多舞蹈学校并没有做到。让人觉得这是一所真正关心、爱护学生和教师的学校。

这所学校有些要求比较严格,比如,必须穿上紧身舞蹈服装、(女性)盘好头发上课。有些学员因特殊情况没有准备好,必须说明情况,借用学校的服装和发卡收拾好再上课。他们要贯彻的一个理念是:“做什么要像什么,要做到最好。”

成人班上的男学员跳得大汗淋漓

当然,送孩子学习艺术的初衷,应该是培养素质、锻炼品质,“就像送孩子去学足球,并不指望他成为球星一样。”杨虹尤其鼓励小男孩来学芭蕾,“没有男性,芭蕾舞不可能发展。”

据她所说,专业芭蕾舞团的团长90%以上是男性,“他们都很有男子气概的。”当然,大部分孩子不会从事舞蹈专业,但芭蕾对培养孩子的身体的协调和纪律性是非常有帮助的,“他将来结婚跳舞的时候,最起码不会踩到新娘的脚。”

有人认为,跳舞让男性变得看起来很“女气”。杨虹认为,这多少带有一些偏见或错觉。“就跟影视界一样,因为大家都在关注你,个别人的形象被放大,以至形成了这种成见。

拥有40年历史的罗利芭蕾舞学校延用了30年的校舍。

华人校长能为同胞带来什么?

创立于1981年的罗利芭蕾舞学校,紧挨罗利市中心。外表看上去一点也不起眼的校舍,从1991年开始启用,已满30年了。

“学校的校长们想退休了!我过去7年在学校的工作处事态度,让她们觉得我可以接手这个学校,让学校的优秀传统继续保持下去。我很感激她们对我的信任。”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杨虹说,这所学校虽然规模不大,但是设施和教学水平可以和知名大专院校媲美,学校下属的准专业舞团罗利舞蹈剧院,成立于1984年,是美国东南地区芭蕾舞协会的荣誉舞团。

这个舞团曾受邀在2019年华联“春晚”上出演《天鹅湖》,前不久在南北卡华人春节网络大联欢上献上《变活了的花园》,都给华人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疫情期间,学校按照严格遵守“居家令”规定,教师和学生一律戴口罩,大教室不超过10人,稍小的教室不超过8人,所有人从大门进、侧门出,尽可能保持距离。

老师和学员都戴着口罩

这所延揽美国著名芭蕾舞团优秀演员、教学和表演结合、管理有方的学校,不久将把所有权和管理权交给一个华人。杨虹深感责任重大。

“我感恩北京舞蹈学院、中央芭蕾舞团对我的培养,很想回报给华人社区和同胞。”杨虹说,她之前在学校开了几个以华人孩子还有成人为主的周日班,并风雨无阻跑了3年。

有一批中国妈妈知道芭蕾跳起来很健身,已经跟杨老师练了差不多两三年下来,身材和气质都有显著变化。

往后,她希望让包括华人同胞在内,更多人认识芭蕾,通过芭蕾感受到艺术的熏陶,丰富自己的生活。

不要在意性别、多大年纪、形体条件,有梦就要试着去实现。她说,“喜欢,就会认真,认真就会努力。学进去了,就会付出更多时间、金钱,尝到芭蕾带来的甜和美。”

“我想培养出更多的舞蹈演员,培养出更多的芭蕾爱好者,让更多人知道,芭蕾并不是那么高深莫测,并不是那么触不可及。”杨虹说,“我觉得好的东西就应该大家一起来分享。希望这所学校还有我们的团队一点点的努力,能让一些人改变一生,让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学习了芭蕾舞,可以为学习其他任何舞种打下坚实基础。作为芭蕾舞学校的华人校长,杨虹设想,也要在芭蕾舞教学中借鉴、结合东方的元素,在亲近华人的同时,将学校和舞团的特色打磨得更加鲜明。

她说:“我的目标是把芭蕾传播给大众,无论你是想健身还是想塑造良好的气质,还是希望孩子们得到芭蕾艺术的滋养,我都会带你入门,让你领略里面的别有洞天!”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