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厂排放污染北卡开普菲尔河沿岸8800多口水井,威胁数十万居民饮用水安全

【华e生活编译】 新婚夫妇 Katie 和 Dawson Tew 将于 12 月迎来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是一个儿子。这对 20 岁出头的随和夫妇认为,对于他们这个即将迎来新成员的小家庭,他们的家绿树环绕,后院养着马匹,宁静而祥和,是安居乐业的安全之所。

但是邻居发给他们一份报告显示,他们的井水可能被污染,这对小夫妻乡村生活的美好的梦想变成了一场噩梦。

“我的邻居说,‘我对水进行了测试,里面有大量 GenX。’ 而我一脸茫然?那是什么?”Dawson Tew 说,“显然这是一种有害物质,你不应该喝它,所以我们也去做了测试。”

测试结果表明,他们的饮用水中充满了 GenX 和其他全氟烷基物质 (PFAS),被称为永远的化学物质,因为它们可以在环境和人体中持续存在很长时间。

官员们说,在北卡州的饮用水中发现的许多化合物都来自化学巨头杜邦公司(DuPont)的分支机构科慕( Chemours) 公司,该公司在距离 Tews 家 25 多英里的 费耶特维尔化工厂生产 PFAS(含氟表面活性剂)。

Tews 家就像工厂附近的许多家庭一样,位于坎伯兰-布莱登(Cumberland-Bladen) 两县交界附近。2017 年,据透露,该工厂的化学物质用 PFAS 化合物 GenX 污染了开普菲尔河(Cape Fear River)。2019 年,总部位于特拉华州威明顿(Wilmington)的科慕公司签署了一项同意令,该同意令导致罚款 1200 万美元,以解决对沿河私人饮用水井的污染问题。作为命令的一部分,该公司同意采取措施遏制其工厂的污染,并为受污染的井提供补救措施。

Tews 说,科慕公司在测试结果后不久将瓶装水送到他们家,但清洁水的供应在几周内就枯竭了。他们拨打了科慕的污染热线,科慕在邮件中承诺将提供更多瓶装水和借记卡来购买水,但几周过去了,他们都没有出现。

他们再次致电科慕公司,该公司的接线员也再次告诉他们,借记卡可能需要一个月才能到账。可事情已经过去六个月了,依旧毫无进展。

瓶装水供不应求

此后,Tews 一直在饮用水龙头中被污染的水。“我们不应该喝它,但我们没水了。”Katie 说。

科慕拒绝了多次采访请求。该公司发言人 Lisa Randall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科慕“遵循同意令协议中规定的指导方针”,并安装了相应的装置来显著减少工厂向空气、水和土壤中的 PFAS 排放。

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警告说,PFAS 会对人体健康带来不良影响,包括免疫和肝脏问题、低出生体重、肾癌和睾丸癌的风险增加,以及孕妇患高血压和先兆子痫(一种血压状况)的风险增加。

“科慕有责任做到这一点。”帮助谈判 2019 年同意令的南方环境法律中心(Southern Environmental Law Center)律师 Geoff Gisler 说,“环境质量部有责任对科慕进行追责。”

根据命令,科慕有义务提供测试。如果发现超过妨碍健康水平的化学物质,公司必须首先提供瓶装水,并最终在可行的情况下提供城市供水的永久性饮用水解决方案,或者提供可以从水中去除 PFAS 的过滤器。

根据最新的抽样数据,科慕的化学品已经污染了距工厂 90 英里的 8,800 多口井。污染跨越9个县,包括开普菲尔河,它是数十万北卡罗来纳州人的饮用水供应。自同意令发布后的3年中,有足够时间对1,900 多口水井安装全屋过滤系统,但目前安装率还不到 6%。

坎伯兰县居民在县议会上表达诉求。

在最近一次起诉科慕的坎伯兰县(Cumberland County)委员会会议上,居民表达了他们的不满。费耶特维尔市(Fayetteville)居民黛布拉·斯图尔特 (Debra Stewart) 对委员们说:“我请求你们的帮助。我们中的许多人的健康都受到这种水影响。”

斯图尔特说,她参与了测量血液中 PFAS 水平的研究。“我的一只狗对四种不同的 PFAS 呈阳性反应,其含量为万亿分之 480,我们的血液检测量为数万。”

6 月,美国环境保护署(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EPA)宣布为 GenX(科慕的标志性 PFAS 化学品)提供终生饮用水健康建议,其浓度为万亿分之 10。这比 2018 年北卡的建议标准低 14 倍。这一变化意味着数以千计的更多水井被认为受到污染,从而增加了科慕的修复费用。

科慕在联邦法院对 EPA 的建议提出质疑,称该机构的 PFAS 健康建议“在科学上不合理”。

“根据所有现有证据,这些化学物质的有害程度非常低。”北卡州立大学教授 Detlef Knappe 说,他在 2013 年率先发现了开普菲尔河污染。

而东北大学(Northeastern University)教授兼 PFAS 项目研究实验室(PFAS Project Lab)主任菲尔·布朗(Phil Brown)说,“化学品公司总是说,只要符合法规或健康咨询者的要求,他们就声称他们的化学品没有危险,无论有多少反证。”

在上世纪70 年代发现大规模生产流行的 PFAS 化学品与健康危害有关后,化学工业提出了生产包括 GenX 在内的“更安全”的替代品。现在,有数千种 PFAS 化合物,而对单个化合物的长期研究很少。“完成研究可能需要很多年,他们可以声称没有足够的研究。”布朗说。他将这种做法比作打地鼠游戏,并敦促将化学品作为一类或一类物质进行监管。

随着科慕的法律斗争继续进行,市政水处理厂和地方政府正在承担过滤化学品的费用。坎伯兰县已经拨款 2100 万美元用于扩大供水区。依赖开普菲尔河的居民表示,他们看到水费上涨以补偿技术升级。

对瓶装水输送有问题或对井采样结果有疑问的居民可以致电 (919) 707-8200 联系北卡罗来纳州环境质量部,或发送电子邮件至 comments.chemours@ncdenr.gov。投诉信息也可在供居民使用的井采样信息网页上找到。

住在布拉登、坎伯兰、罗伯逊和桑普森县的科慕费耶特维尔工厂的居民可以拨打 910-678-1101 联系科慕,免费对饮用水井进行采样。

居住在新汉诺威、不伦瑞克、彭德或哥伦布县的居民可以致电 910-678-1100 或填写科慕的在线表格,以请求井水采样或了解更多信息。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