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么好听的东西叫二胡”

■作者 熊大蘅(夏洛特)

退休以后我们随女儿旅居北美,很快融入到这边华人文化生活之中。每年从感恩节到春节,是华人文艺社团忙碌且开心的日子,先生黄华安没有想到,自己的音乐爱好,在这里受到如此青睐。

乐此不疲    二胡先生活跃在两城

在印城儿童博物馆中国展馆的演出现场,聚集了许多人,孩子们席地而坐,有金发碧眼的小姑娘,有棕色卷毛的小男孩,有扎着满头小辫的小黑妞,还有不少黑头发、黄皮肤的华裔小朋友。一阵热闹的歌舞之后,主持人用中英文报幕:二胡独奏《赛马》,演奏者来自中国江西的黄华安先生,有请!黄华安微笑着向观众致意,坐定,开弓,琴声扬起,扣人心弦!音乐在群马的嘶鸣声中展开,旋律粗犷奔放,由远而近,无论是气宇轩昂的赛手,还是奔腾嘶鸣的骏马,二胡的旋律表现得惟妙惟肖,在观众面前展现了一幅气势磅礴、气氛热烈的赛马场面,令人震撼!一曲终了,全场响起掌声和喝彩声!黄华安起身向观众致谢!

2017年在中国展馆演出现场

演出结束,几个小孩拉住家长不肯离去,中国留学生志愿者翻译:黄老师,他们问这是什么?很好听啊,能拉一下吗?黄华安高兴地说,好啊!立即热情招呼孩子到身边来,把着孩子的小手体验二胡,虽然语言不通,可音乐无国界,孩子们个个开心的笑了!

在绿城华人朋友家庭聚会中,黄华安饶有兴趣地观看了孩子们的表演之后,开始二胡演奏,家长和孩子们顿时安静下来,曲罢,孩子们依次来到黄华安身边。小男孩听了黄老师讲解后,奶声奶气地说:“咦!原来这么好听的东西叫二胡耶!”他的美式中文口语,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小朋友们等待拉二胡

2019年底,黄华安随北卡夏洛特华人乐队,有时一天赶两三个场子演出,先后参加了华美协会组织的春晚演出、端午节联欢会、秋游联谊活动,华助中心组织的文艺汇演,南北卡工商总会组织的联谊会,夏洛特龙舟赛文艺汇演和老年公寓慰问演出,还参加了大学校园中国文化展演,美国银行亚裔领导论坛演出等。华美协会前会长说,黄华安老师是我们夏洛特的二胡掌门人。在华美协会春晚彩排中,总导演强调,晚会时间有限,有的节目可以砍,黄华安老师的二胡独奏和葫芦丝独奏不能少。   

其实,本色低调的黄华安并没有觉得自己有那么重要,只不过是喜欢音乐而已。他平时衣着休闲随意,在中行大院,推着一部旧自行车进进出出,毫不起眼。来到北美后,经常登场亮相,每次演出前,修理发型,穿着整齐,皮鞋擦得铮亮,满满的艺术范儿出现在聚光灯下。他说,演出不是代表个人,传播中华民族文化艺术使命神圣,要体现我们中国人的精神风貌。

2019年华美协会春晚剧照

演出结束,常有人来身边围观,有的想让孩子学二胡,黄华安不失时机地推介:中国二胡始于唐朝,距今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是中华民族音乐之瑰宝。二胡一根琴杆顶天立地,两根琴弦连接东西,内弦沉稳雄厚,外弦高亢明亮。有人认为二胡是“悲情之王”,其实不然,二胡既适宜表现如泣如诉、深沉凄美的情思,也能表达心情舒畅、喜庆欢快的气氛,既可以表现轻柔优美、自然恬静的心境,也能表达气势恢弘、令人震撼的意境。平时话语不多的黄华安聊起二胡,侃侃而谈,如数家珍。

孜孜不倦     六十年追求不离不弃

黄华安与二胡结缘六十年,情有独钟。小时候,父亲用竹筒自制一把土二胡拉民间小调。他好奇二胡美妙的声音,时不时拉响那把小二胡。五六十年代生活条件差,没有电视机,更没有互联网,只能听有线广播,二胡节目很稀有,一次,他偶尔听到二胡曲《二泉映月》,是什么人拉的这么好听?邻居张老师翻出《阿炳曲集》,黄华安如获至宝,连夜阅读,原来《二泉映月》是盲艺人华彦钧(阿炳)悲惨一生的写照,它以一种抒情式的音乐语言,诉说自己坎坷不平的人生道路,表达跌宕起伏的复杂情感,具有强烈的艺术震撼力!少年黄华安还似懂非懂,但瞎子阿炳自强不息的精神深深感染了他。

从此,黄华安开始痴迷二胡,经常悄悄拉起父亲的二胡,沉浸其中。知儿莫如父,父亲向从事音乐工作的邻居张老师借来两本二胡书籍,黄华安眼前一亮,久旱逢雨,一种从未有过的渴求,促使他用几个月时间,誊写了三大本乐谱。张老师被这位邻家少年打动了,半卖半送给了黄华安一把二手二胡,并悉心指导他一年时间。黄华安不负恩师的教诲,每天放学回家练习几个小时,寒暑不辍。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十几年的刻苦练习,黄华安二胡技艺见长。七十年代末,祖国大地迎来文艺复兴的春天,黄华安一曲《洪湖人民的心愿》,在九江市举办的乐器演奏大赛中脱颖而出,以情带声的“声腔化”处理技巧,得到专家评审的首肯,而后跟随市专业文艺团体赴全省各地巡演,他独奏的二胡曲目有:动人心魄的《二泉映月》,宏伟壮丽的《长城随想曲》,节奏明快的《葡萄熟了》,充满深情的《陕北抒怀》,催人泪下的《江和水》等。黄华安的板胡独奏也深受欢迎,欢快喜庆的《红军哥哥回来了》和酣畅淋漓的《大姑娘美》等,都是他拿手的曲目。

由于历史的原因,酷爱二胡艺术的黄华安没能进入大学音乐殿堂系统学习,但他几十年如一日,坚持自学音乐理论,坚持聆听名人名曲,坚持曲不离手,不仅二胡技艺达到专业水准,而且玩转其他乐器,如架子鼓、小提琴、吉他、葫芦丝、黑管等。值得一提的是,黄华安的小弟是九江市歌舞团首席小提琴手和首席电吉他手,当年,正是黄华安用一把旧小提琴启蒙,引领小弟走上音乐专业道路。

多年来,黄华安潜心钻研二胡等乐器的演奏和教学,把人生厚实的生活积淀,储存在自己艺术的供养库里。他根据不同年龄因材施教,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二胡教学法,在二胡艺术的百花园中桃李芬芳,硕果累累,带出了一批批通过二胡四到十级的小学生,中学生和大学生,还有拉二胡玩的退休员工甚至八旬老年学生。

少儿二胡班学生代表

学生周响师从黄华安,高中阶段通过了二胡十级,顺利考取湖北省三峡大学音乐学院二胡专业。他在大学校报上发表文章,感谢恩师六年如一日对他精心培养,高考前夕,黄老师为他免费加课,强化训练。一次周响重感冒仍然赶来上课,实在无力拉琴,黄老师把他带到家里休息,给他服感冒药等。几年后,周响母亲带着大学毕业的儿子来看望黄老师,她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周响不会忘记黄老师的关爱和培养!”黄华安高兴地说“祝贺周响学业有成!老师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主要靠周响自己努力,家长大力支持。”

周响登门拜访黄老师

黄华安一辈子淡泊名利,与世无争,简单快乐的边缘生活,已然成为生命的常态。开弓有益,二胡音乐蕴涵着纯净优美的艺术力量,给主人以丰厚的馈赠,如今黄华安已年逾古稀,依然身板硬朗,身体健康,看上去不过六十多岁。

一根琴杆顶天立地    两根琴弦连接东西

 如今我们随女儿旅居北卡,此前我们无时不牵挂在海外留学工作的亲闺女。黄华安时常端坐在窗前,一拉便是几个小时,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爱好音乐的中行邻居对我说,黄老师拉的真好听啊!婉转悠扬,惟妙惟肖,情思绵绵,动人心弦!我们也想学二胡。

黄华安深谙玩器乐的奥秘,在于用进废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退休后,应中行姐妹邀请,黄华安在中行老年活动室,率先举办二胡、葫芦丝学习班,每周一次义务教学,受到同事和邻里的欢迎,几年来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情义。2017年,物业管理人员“剧透”黄老师夫妇即将赴美探亲,一起玩的姐妹们得知后多有不舍,来家里探望,约时间预定好餐馆为我们饯行。姐妹们说,希望你们早日归来!黄老师的公益课让我们受益匪浅,他性格温和,多才多艺,默默奉献,不忮不求的品格值得我们学习!

中行二胡学员在学习中
中行葫芦丝学员在学习中

家人闲坐,灯火可亲,三餐四季,温柔有趣。女儿远程办公,与我们朝夕相处,平时关注爸妈喜欢吃哪些食品,每到超市购物径直去货架取。我说:“家里还有一些。”女儿说:“喜欢吃就买,爸妈不用省。”俨然以主人翁姿态定夺与父母的角色互换。我时常感叹:“在女儿家真享福啊!”女儿高兴地说: “爸妈来女儿家生活就应该享福呀!爸妈养我长大,我陪爸妈慢慢变老。”

独生女儿传承了老爸“温良恭俭让”的如玉品行,工作勤奋努力,屡创佳绩,受到器重和信任。业余时间,热心敦煌艺术团公益活动,与舞团姐妹情同手足,齐心协力传播中华民族文化。女儿孝顺父母,是我们的贴心“小棉袄”,和颜悦色,轻声细语,幽默风趣,豁达开朗是刻在基因里的存在。女儿戏称自己是家中的CEO和网管,工作之余,耐心教爸妈使用智能手机、蓝牙耳机、电子音箱,以及电脑与电视链接播放节目等,帮助老爸录制二胡视频、配乐、标注、上传YouTube二胡曲目达160余首。

周末老爸教女儿拉二胡。女儿天资聪颖,学习能力强,练习之余嬉笑逗乐,要拉网红歌曲玩。老爸有点为难,一边拉一边笑得合不拢嘴。最近,父女俩应邀参加线上华人社团节日庆典活动,周末抓紧排练二胡二重奏《铁血丹心》、《美丽的神话》等曲目。我在后院劳动,阳光灿烂,菜床泛绿,小鸟欢唱,桃李芬芳,蜂蝶飞舞,一派生机勃勃景象,与屋里传来一阵阵悠扬的琴声和欢快的笑声,汇集成一首春天最美的交响曲!……

疫情未了,女儿为老爸的生活打开了一扇窗,注册Zoom账号,让远离祖国故乡被疫情困顿的老父亲重操旧业,在线上以琴会友,给平凡日子注入了新的活力。

居住在Raleigh的于先生素有二胡情结,来美30余年忙于工作,没机会学习二胡。2020年通过华人社团找到了黄华安,两年多来,二胡技艺见长。他说,黄老师教学得法,耐心细致,诲人不倦,每个技法,弓法的要点、难点讲述得很清晰,每节课后发给我录音练习曲,还亲自誊写曲谱,标好把位发给我,让我能够一把到位,少走弯路,越练越有兴趣,信心倍增!感谢黄老师!

黄华安说,于先生的悟性极好,一点就通,谦虚好学,勤奋刻苦,在成人学员中并不多见。《绣金匾》《菊花台》《瑶族舞曲》和《二泉映月》等曲目,运弓自如,拉得很有味道!在海外遇见这样积极进取的好学生是缘分。于先生把孙女拉二胡的视频与黄老师分享。黄华安看了特别高兴!他说,“七八岁的孩子学习二胡上手很快,我女儿8岁学习二胡,中学以后搁置了,现在捡起来很容易,有童子功。只要你家宝贝愿意学二胡,我免费教学。”去年,黄老师收到于先生的学费,怎么多寄了?视频中,余先生笑呵呵地说着一口好听的天津话:“黄老师,早该给您涨学费了!”黄老师说:“你太客气了!谢谢!”

一把二胡两根弦,一根深情一根优雅,一根系着平凡的生活,一根栓着诗和远方。两年多来,黄华安和于先生等几位学生,每周在Zoom上的二胡教学活动,已经成为海外寂静生活中的期盼,一种精神寄托。课间休息,师生谈笑风生,亲如家人,交流饮食起居情况,健身心得体会,聊聊家常话很是暖心!其意义已经超越了金钱的价值。

于先生为人谦和,富有生活情趣,平时关注能提高生活品质的新器具和好美食等,感觉很好的再买一份邮寄给黄老师,于先生的乐善好施感动了我们一家人!一辈子不善社交的黄华安也坐不住了,让我备好礼物,打算择日登门拜访,并盛情邀请于先生夫妇来后院采摘新鲜蔬菜,由于疫情,始终未能如愿。冬去春来,因二胡结下兄弟般的师生情缘,在彼此心中滋长,成为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链接。

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经典,二胡是黄华安的经典。他说:“二胡是国粹艺术,有幸享受其中。传播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给家人和朋友带来快乐,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我高兴地看到,于先生在教小孙女拉二胡,罗老师在教外孙女拉二胡,小陈也在教儿子拉二胡。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看到身边更多的孩子知晓,原来这么好听的东西叫二胡!”

(原发表于中国银行2023年第4 期《老年信箱》)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