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朝停战70周年:那些被留在朝鲜并自行逃离的韩国战俘

图片说明:李大奉在朝鲜做了半个世纪的战俘之后,终于通过河流涉水逃往中国。

来源:BBC

92岁的李大奉( Lee Dae-bong)并不特别愿意离开床。他这辈子经历得够多了。当他调整着身上的睡衣时,露出缺掉三根手指的左手。

他受的伤并不是打仗导致的,而是源自之后的54年里,他被迫在朝鲜一个煤矿里做苦力。

这个前韩国士兵在朝鲜战争期间被中国军队俘虏,当时中国军队是与朝鲜一同作战。那是1953年6月28日,也就是箭头山战役的第一天,离三年的残酷战斗以停战协议告终不到一个月。

那天,除了他那个排的三个人之外,其他人全部牺牲。就在他和其他两个幸存者被装上货运火车时,他以为自己要回韩国了,但是火车却转向北方,驶向阿吾地煤矿。他后来在那里度过了余生的大部分时间。他的家人被告知,他已在战斗中阵亡。

朝鲜战争以一份停战协议将朝鲜半岛被划分为南北两边而告终,战后被囚禁在朝鲜的韩国士兵在5万至8万之间。

之后双方从未订立和平条约,战俘也从未归还。李大奉就是极少数能够成功策划逃脱的人之一。

韩国战俘
在朝鲜被俘的数万韩国老兵当中,仅有80人成功回到家乡。

数十年来,除了一些小规模冲突外,停战协议大体上得以维持,使之成为史上历时最长的停火协议。

但是,没有和平条约使得李大奉还有他的战俘同伴及其家人生活充满苦难。在朝鲜与韩国停战协议签署70周年之际,他们的故事提醒着人们,朝鲜战争并未结束。

在被囚禁的最初几年里,李大奉每星期被迫在煤矿里工作一周,然后接下来一周学习朝鲜意识形态,直到1956年,他和其他被囚者被剥夺了军衔,然后被告知要结婚,融入社会。

但是,他们和他们的新家庭被定性为社会边缘人,并安置在朝鲜严酷社会阶层体系的最底层。

超过50年的时间里日复一日地挖煤,这是一项极其痛苦的工作,但李大奉说,最难以忍受的是如幽灵般笼罩的受伤和死亡。

有一天,他的手被卡在了一台煤炭加工机器里,但是他失去几根手指已经算是轻微,因为他看见过很多朋友在一连串的气体爆炸事件中丧生。

“我们将整个青春都给了那个煤矿,时刻等待并害怕着就那么毫无意义地死去,”他说,“我非常想家,特别是我的家人。就算是动物,在快要死的时候,也会回到自己的洞穴里。”

李大奉
李大奉被迫在朝鲜煤矿当苦力,并因此失去了三根手指。

在朝鲜和韩国纪念半岛上得以仍然持续的和平时,许多战俘和他们的家人将苦难归咎于双方。

多位韩国总统已经与朝鲜领导人会面过,但是争取将他们带回国这件事,在议程表上一直都排在很后面。

朝鲜在释放了仅8000名战俘之后,就拒绝承认尚有更多的战俘存在。

在2000年的一次峰会上,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日会面时,这个话题甚至都没有被提及。

李大奉说,他就是在那一刻感到失去了所有希望,他意识到,回到家乡的唯一办法就是逃跑。

他的妻子早已去世,而在他的独子在一宗矿难中丧生的三天后,李大奉开始了他的旅程。当时已经77岁的他秘密地涉水穿过河流进入中国,当时水淹到了他的脖子。

他是80名逃脱并回到韩国的战俘之一,而这些逃脱者当中只有13人仍然健在。其他的数以万计战俘都被留在了矿场里死去。仍然活着的人寥寥无几——只是他们的子女还在。

蔡雅仁 韓國戰俘的女兒

父亲在朝鲜矿场一次瓦斯爆炸中死去时,蔡雅仁(Chae Ah-in)只有六岁。不久后,她的姐姐们被派去代替父亲的工作。

还在上学的她遭受了无情的殴打和欺凌。她无法理解她的一家为什么受到诅咒。直到后来,她偷听到姐姐们的窃窃私语时,才知道了父亲原来是一名韩国士兵。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恨他,”她在首尔郊区的家中回忆说——她2010年来到了这里,“我怪他令我们所有人都受苦。”

28岁时,蔡雅仁也选择了逃离朝鲜的痛苦生活,先是越境逃到中国,在那里生活了10年。直到她到了韩国,才意识到她的父亲原来是一位英雄。

“现在我尊敬他,并努力地回忆他,”她说:“我感觉自己和其他脱北者不一样,因为我是一位光荣的韩国参战老兵的女儿。”

但是,作为一名为国家捐躯的参战老兵的女儿,蔡女士却没有得到韩国政府的承认。

当年没能返回家乡的战俘,会被记录为失踪,假定已死,然后被尊奉为战斗英雄。

“韩国之所以能有今天,就是多亏了像我父亲这样的人,但是我们受的苦难还没有得到解决,”她说,想要让自己和父亲都得到应有的承认。

战俘的亲属多年来一直要求他们的亲人回国,并期望他们被承认为战争英雄。
战俘的亲属多年来一直要求他们的亲人回国,并期望他们被承认为战争英雄。

成功逃脱到韩国的战俘子女约有280人。孙明花(Son Myeong-hwa)也是这样的一个。她是朝鲜战争战俘家属协会(Korean War POW Family Association)会长,正在代表他们维权。

“战俘子女在朝鲜因为牵连而承受了负罪的痛苦,而在韩国,我们却没有被承认。我们希望能够得到与其他阵亡老兵家属相同的尊重,”她说。

韩国政府向我们表示,他们没有计划改变对退役军人的划分。

李大奉回到家乡时,已经是一个老人,父母兄弟已经去世。尽管韩国的变化已经令他认不出来,但是他的妹妹还是带他回到了他原来的故乡。

李大奉回忆,他在朝鲜的那些朋友们,临终前都乞求子女将他们带回故乡安葬。他们的愿望尚未实现。朝韩之间没有和平条约,使得这些家庭也难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平静。

李大奉和蔡雅仁仍然梦想着朝鲜和韩国的统一。

蔡女士希望能够将父亲的遗体带回韩国安葬。

对于朝鲜和韩国来说,和平与统一仍然是官方表述的目标。但是停战已经有70年了,这个梦想却仿佛遥遥无期。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