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卡华人印记②】北卡伉俪传奇:一切皆从简,家和万事兴

【华e生活】

今年83岁的北卡州立大学退休教授石家兴,儒雅亲切,风度翩翩。他和妻子简宛60余年相濡以沫,夫妻俩在科学和写作事业上比翼齐飞,谱写出“一切皆从简,家和万事兴”的伉俪传奇。

这也是“南北卡华人印记”推出的第二个人物专访。

中国第一代空军“独臂将军”之后

石家兴祖籍湖南乾城(今吉首),1939年出生在四川成都,年幼丧父,三岁开始寄养在大伯父家。石家大伯父石邦藩是中国第一代空军飞行员,是战功卓著、名声显赫的独臂将军。

石家兴:

我出生在对日抗战的时候,在成都,那个时候是后方了。对日抗战胜利以后,跟从我的家人来到上海。我的上一辈是中国空军从前名气蛮大的叫石邦藩。为什么(名气)大呢?他是独臂将军,第一批中国开飞机(的军人),跟日本飞机有发生过空战,结果他中弹,昏迷中把飞机强迫降落下来。他就从空勤变成陆勤做大队长了,训练以后中国出名的空战英雄了,比如说高志航都是他的学生。


抗战结束后,石家兴随家人辗转到香港。

1950年来到台湾,小学读了7年换了7所学校。

石家兴:

兄弟姐妹有5位,很幸运,都安安定定接受了教育,从小学毕业到初中到高中一直到大学。我的运气还不错,念书还很顺利。我毕业于台中一中,考大学才考到台大。那时候家庭情况不是很好,我们都是做家庭教师来维持自己在大学的生活费用,因此也变得很独立。

从台中一中以高考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台湾大学植物系,一个偶然场合结识了台湾师范大学学生简宛,才子佳人一见钟情。

简宛

台中到北卡,成家立业万里路

石家兴:

后来碰到简宛,原名叫简初惠,我被她的气质吸引。

我们在一个交际的场合认识,以后就开始来往,她也对我印象也不错。从大学二年级到大学毕业,我们成为男女朋友。到后来我就去当兵了。在我去当兵之前,我运气很好,考台大的生物化学研究所的硕士,很幸运选上了,只取4名,我还是第一名。当兵回来以后就继续念我的硕士学位。

在硕士毕业那一年,我们俩结婚。因为结婚的关系我就开始找工作,没有马上留学,去了台中的东海大学,在那里教生物化学。那个时候就生了老大。可以说很安静又很平顺的两年。

但是,当时在台中觉得好像也不是办法,我就决定留学了。因为有两年教书的经验,很快的就拿到美国的奖学金,来到康奈尔大学,4年拿到博士学位。

在想下一步要准备做什么事的时候,康奈尔有个教授,他在家禽业非常著名,发现了我,把我推荐给我从前的老板。康奈尔给我title(职位)很好,叫做senior research assoiate(高级助理研究员)。


1976年石家兴心动于北卡州立大学有专门的家禽系,应邀欣然加盟,从此落户北卡,一直到2009年退休。

石家兴:

人算不如天算,(当时)在想是不是留在康奈尔继续教职,还是在回台的时候,拥有美国最大的一个家禽系的北卡州立大学要找一个教授,需要有生化和微生物的背景。我是完全合适,虽然废弃物处理倒不是我原来想的,但是我开始认识到这个是一个大问题。康奈尔的那位教授对我非常好,他说去北卡可能有更大的发展。过来发现真的条件非常好,马上就定居下来了。

发现降解羽毛菌全球第一人

康奈尔前生物化学系主任、DNA测序基因工程生物技术领域的重要开创学者之一吴瑞,曾著文列举近数十年85位成就卓著的华裔生物学家。石家兴就以降解羽毛菌跻身其中。

石家兴:

沼气技术就是在无氧状态之下,你让它发酵会产生甲烷。沼气可以做能源。我就在实验室里通过生化反应发现,每增加10度可以让生化反应率翻倍。所以我就用高温来发酵,用到50度到60度的温度。连续做了两三年,我确定高温发酵的效率要比常温发酵高到4倍到8倍。

这个时候也就顺势而为了,就把精力放在沼气池的工作上面。我们开始发现,在农场上鸡粪撩出来杂了很多羽毛,经过消化池以后羽毛通通不见了。这让我灵机一动:是不是有微生物在发酵槽里面可以分解羽毛?

羽毛本身是蛋白质,你的头发和鸡的羽毛是一样的,都是叫做角蛋白。角蛋白是结构很紧密的一种蛋白质,所以不能消化,所以我们不能吃羽毛。

我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呢?我从前跟我康奈尔教授在宰鸡杀鸡做实验,我说为什么不能找到一个东西能够化解羽毛?他说,你讲的是个神话,是不是要把人送到天月亮上面去?在他的传统的思想里面,羽毛是一件不可分解的东西。那我就不服气了,我要试试看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从发酵槽里面开始筛选,看看有没有细菌确实可以长在羽毛上面,把羽毛化解掉。差不多花了我两年的时间,你猜怎么样?找到了。

我们把这个菌种分离出来,筛选出来了。菌种产生的角蛋白酶就是酵素,我们也把它分离出来。那个时候,我们可以在发酵槽生产这个酶,酵素,100公升一次发酵,可以生产100克的粗蛋白,也就是酵素出来。

然后,我们用这个酵素开始去跟羽毛放在一起,果然羽毛就化解了。然后我们就动了一个脑筋,如果羽毛可以化解,我们可以就可以利用酶加工羽毛粉。羽毛粉就可以变成非常容易消化的饲料。

跨国研究成就行业权威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就在中国大陆、台湾推广试验,到退休后仍在不断改良完善。

石家兴:

因为那个时候刚刚开放,大家对中国都很好奇。我去做第一个高温沼气,那是因为大兴县申请到联合国计划,请我去,结果做得很成功。随后,我跟成都有一个沼气研发中心合作,我也去过几次。到处演讲就多了,在沈阳农业大学,我做过他们的客座教授,中国农科院我也去做过演讲。我做过中国农业大学客座教授,做了两年还是三年,每年去3个月。在联系两岸的合作方面也做了一点工作,曾组织NCSU的教授去台湾访问,接着又去大陆访问,大概有八九位教授,还有包括校长,是我联系,陪着他们去的。我在台湾中央研究院那边兼职前前后后7年,每年去3个月,也是想帮他们发展沼气项目。

2013年至2016年,他设计创造的轻型循环收回设备又取得三项专利。

2016年他成立一个全新的公司——厚利农业,致力于推广这项有利于缓解地球上日益严重环境与能源危机的专利产品。

石家兴:

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在欧洲发现了疯牛病,病牛走起路来歪歪倒倒的,就像喝醉酒一样,很快就去世了。

那个时候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美国一个医学家为这个事情得了诺贝尔奖。但是后来发现发现不是因为那个东西。导致疯牛病的叫做Prion protein,就是普昂蛋白。这个蛋白质可以自己跟自己锁起来,扩大,最后在留在神经的部位,导致动物死掉。

他与德国科学家合作研究长达11年,求证角蛋白酶是否可以分解,治疯牛病的病原体,普昂蛋白。

石家兴:

发现了这个角蛋白酶,我的花样又来了:这个角蛋白酶是不是可以分解普昂蛋白?我们在美国拿不到普昂蛋白,因为这个蛋白本身有传染性,有毒性。我就跟我荷兰的朋友说。他说可以。我就带了我们的酵素到他的实验室,钻进他那个全部隔绝的、无菌气球棚,把酵素和他的培养的普昂蛋白混在一起。第二天发现,普昂蛋白被分解掉了。

我得到的最高的两个奖项,一个是做厌氧发酵就产生沼气,那时候我得到家禽学会的里面最高的研究奖。后来,因为我其他的发现在欧洲受到重视,欧洲有另外一个协会叫做世界家禽学会,授予最高的研究奖。这两个奖大概是在家禽学领域里面最高荣誉。

我大概有14个专利,其中有2项是关于我新发明的发酵设备。这跟别人完全不一样的,是经过两道高温发酵,然后回收所有的资源,不但可以回收角蛋白酶,还有回收能源,就是沼气,还有回收肥料。把后面的最后发酵的残留,利用产生的能源把它干燥做成有机肥。等于原来是一个废弃物堆满的养鸡场、养牛场、养猪场,用这种设备,可以把所有东西转化成沼气、能源、肥料。

忙于科研创业的同时,石家兴还撰文数百篇分享科研工作的经历和体验,用轻松的散文幽默的形式传递trust science(相信科学)理念。在1994年三民书局结集出版《牛顿来访》的序言中,他的太太简宛说:“这些写给科学的情书蕴含了他对科学的情深义重以及超越科学之外的人文情怀。”

华人社区早期义工领袖

为了加强同胞之间的联络和交流,石教授和几位热心人商议筹办北卡三角区华美协会,这也是北卡最早的华人社团组织之一。

石家兴:

大概是1976年,这个地区的华人不多,我们觉得大家应该交个朋友对不对?

那个时候应该有七八个人,我们成立一个筹备委员会,也教堂山的齐教授,有杜克大学的王宝硕教授。如果记得不错,陆江教授是第一届主席,第二届是王宝硕,第三届是我们这里的武诗信,第四届就是我。

这是一个联谊性质的组织,过年大家一起吃个年夜饭,是个纯粹的、单纯非盈利的一个民间组织。我们也办一些演讲会,有外地来的朋友、学有专长的,请他做公开演讲,借助网络通知一下大家。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功能是什么?办中文学校。

热心教育、享誉文坛的简宛

1976年来到北卡,那时的华人家庭寥寥可数,丈夫们大部分在杜克、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和北卡州立大学等高校里,太太们忙着养育孩子。为了方便下一代学中文,石家的女主人简宛牵头,1977年9月创立洛丽中文学校。

石家兴:

洛丽汉语华人学校,创办人是谁呢?

简宛。她是第一届校长。当初比较热心的都是华协的会长夫人。最初我们是借北卡州立大学的三间教室,开了大中小三个班。

在华人社区,简宛就像一团炉火。继创办中文学校后,1991年又创办了北卡书友会。

石家兴教授翻看简宛和他的著作

石家兴:

她的成就很坦白讲是与生俱来,她就是一个很有爱心的一个人,在家里爱孩子,在外面爱朋友,也想到做一些帮助大家的事情。比如说她的写作,她就有很多写作的朋友,她几乎是在写作朋友圈里面没有敌人的一个人,每个人都喜欢,所以让大家称呼她为简宛姐。

读书会的是因为她自己写作有一些写作朋友,这地方上也有一些也是以女士为主,喜欢读她的文章。因为她经常在《世界日报》有作品出来,作品够了的时候,就在台湾找出版社发表,那时候弄得名气很大。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海峡两岸出版了简宛创作的《地上的云》《与自己共舞》《女科学家的生命态度》等散文、小说、报告文学集30多部,赢得台湾中山文艺奖、海外华文著述奖等诸多荣誉。她的译作《爱,生活和学习》被台湾《中国时报》读者票选为40年来影响我们最深刻的书。

石家长子、百瑞国际总经理石全

两代接力实现科研成果工业化

最让石家兴欣慰的是自己的科研成果,在儿子石全和得意门生王正杰博士的经营下,创办了高科技企业百瑞国际,生产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家禽蛋白饲料系列产品。

2008年成立的百瑞国际业务发展迅猛,2010年被《三角区商业杂志》列为成长最快50强企业的第十名,2011年被全美泛亚商会评为50家成长最快的亚裔公司,2012年被incorporated杂志评为美国成长迅速的500家私营企业……书写了父子携手奋斗创新创业的家族传奇。

是全年眼下正谋划在北卡三角区建设集管理、科研和生产于一体的综合基地。重要事情,他还会与退居为顾问的父亲促膝长谈。

正是石家兴当年触发灵感、发现角蛋白酶的“羽毛的故事”,吸引王正杰1995年从台湾投入石教授门下,从学生时代的耳濡目染,到后来一起创业打拼。

王博士沿袭老师严谨的治学之风。

百瑞国际资深副总经理 王正杰博士

王正杰:

我觉得石老师有很多特质,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几个重点:

第一,他为人很正直,正义,正派。第二,他治学比较严谨。第三,是我最看重也是要学习的,怎么经营一个家庭,怎么让你的家庭事业能够比较balance(平衡)。他对家庭的经营在当地都知道相当的成功,他跟师母两位都是很多人的典范。

石家兴:

谈起在美国成家立业,尤其是成家,确实要费一点心思。父母要有一些付出。付出可以从两方面来讲,有的父母付出鼓励他们孩子去美国最好的学校,比如说哈佛、康奈尔或者其他好的学校。这确实会收到好的影响,因为你看到的榜样不一样,获得的影响力差别很大。对教育的投资永远也是最好的投资。

美国现在已经把中国视为假想敌了,我也不知道将来这个关系会恶化,还是会放松。美国开始敌视中国,我是很不能接受的。在美国的华侨会为难。我相信有一些大的思想家,会有一些新的想法出来。

“家和万事兴,一切当从简。”“家和万事兴”,有我的名字在里面,家庭和了万事的兴旺一些,“当从简”就是要简单朴素,里面也有她的名字。

心胸宽阔、多才多艺的石教授,用从他和太太姓名中提炼出的这句话,一语双关,道出家庭和谐兴旺的真谛。

相关报道(点击标题)

“南北卡华人印记”系列公益纪录片之①周武修:美国财政部第一位CIO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