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教授语出惊人:日本解决老龄化最终还要靠老年人集体自杀、一起切腹

转载自《环球时报》 本文观点不代表本媒体立场

解决日本老龄化唯一的办法,“是老年人集体切腹自尽”?耶鲁大学教授观点引爆舆论。据日本Agora网站2月13日援引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对于如何解决日本社会老龄化问题,耶鲁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成田悠辅在2021年12月的网络新闻节目ABEMA Prime中表示:“最终还要靠老年人集体自杀、一起切腹。”他还称未来可能会强制执行安乐死,此番言论在日本国内外引起广泛争议。

  他长期活跃在社交媒体

  作为耶鲁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的成田悠辅,虽然在美国学术界没有知名度,却长期活跃在社交媒体,收割了50多万的日本粉丝。最近,他的这则“旧闻”被翻了出来,让他又“火”了一把。在引发争议后,成田悠辅回应称,自己的言论被断章取义:“集体自杀和一起切腹只是抽象的隐喻,我从去年开始就不再使用这些词语了’。”但他并未进一步解释具体在隐喻什么。

  成田悠辅出生于1985年,2009年从东京大学经济学系毕业后,于2016年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博士学位,并于同年入职美国耶鲁大学。此前,成田悠辅还是由东京电视台与《日本经济新闻》共同运营的YouTube栏目“日经电视台东大学”的常驻嘉宾。近日,该栏目宣布将于2023年3月停播,日本《周刊文春》在1月16日发表的重磅文章里分析称,原因之一就是成田悠辅的不慎发言被翻了出来。

  尽管这番言论发表在一年多前,但此次经《纽约时报》报道后,还是在日本社交网络上引起争议。日本翻译家白川司称:“成田的‘集体自杀’比喻可能不恰当,但泡沫经济破灭后,日本在政治和经济方面都没有行之有效的恢复政策,社会也变得一味让年轻人吃亏。我不认为单方面责怪成田就可以解决问题。”此外,很多日本网友在批评成田言论的同时,也质疑日本媒体的失职,为何没有第一时间报道他的极端言论,反而是经由外媒报道才获知。

  筑波大学副教授、日本政府智囊团学者落合阳一在接受《周刊文春》1月16日采访时表示,“成田悠辅的所谓助理教授的身份其实是有任期的,但他现在还使用这个头衔,可以被视为一种履历诈骗。”日本社会活动家谷本真由美也加入了文春论战,表示:“成田悠辅既然是有论文可查的经济学者,为什么没能作为经济学者参与政策立案,却只能在普通人都能上的节目里露个脸?”

  日本“仇老”言论不断出现

  J-CAST新闻编辑部的工藤博司在1月12日发文称,“成田悠辅的发言会引导更多人加入批评老年人的行列,这也是给生命排名次的所谓‘优生意识’。”记者窪田顺生于1月19日在日本《钻石周刊》网站发表评论,认为成田悠辅的发言或许会推动日本的“尊严死”(重症患者可以自主选择是否继续接受治疗)进一步发展。“日本人容易被舆论引导,在社会不安定因素增加的情况下,权威的高级知识分子提出这样的主张,容易让舆论一边倒。此前也出现过类似的案例,知识分子表达一些过激、非人道的言论,再冠以‘这是为了日本的未来’的名号,就会误导部分国民。”《纽约时报》认为,在日本养老负担不断加重的背景下,成田悠辅的言论甚至可能会影响立法者的决策。

  近年来,成田悠辅活跃于日本媒体,是多个电视、网络和广播节目的嘉宾。《纽约时报》评论称,成田悠辅在美国学界籍籍无名,但他极端的立场,例如认为日本经济发展长期受到“老人政治”的阻碍等,使他在日本社交网络上获得不少拥趸,这和当前日本的社会氛围有关。近年来,随着日本少子化和老龄化问题的不断严峻,一些极端言论在日本社会反复出现。《现代日刊》网站去年曾报道称,在2022年“敬老日”前夕,日本社交网络上出现很多年轻网民对老人的谩骂,其中包括“我十分愿意除掉老害虫”“希望老人们在大喊大叫的瞬间心肺停止活动”等。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甚至还曾发表言论,称老年人病治不好就赶紧“去死”。

  老少两代摩擦不断

  在日本年轻人“攻击”老年人的同时,日本老年人也予以反击。2003年6月,出生于1937年的时任首相森喜朗称:“有些年轻人明明不生孩子,未来却还要浪费税金,这很奇怪。”日本《AERA》杂志分析称,日本年轻人与老年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主要在于老一辈人年轻时与现在所面临的社会不同。现在六七十岁的老年人,在年轻的时候所面临的日本社会是成长型社会,当时年轻人与老年人之间的价值观差异并不突出,而现在的年轻人则处于成熟社会,不少人认为老年人是日本社会的负担。此外,也有观点认为,伴随日本社会愈发少子化、老龄化,很多政治家为了获得选票,在政策制定方面会更加倾向于老年人而非年轻人,导致年轻人对老年人的不满日益加剧。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