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要求以色列推迟地面进攻开放人道主义走廊

12日,在加沙地带南部城市拉法,一名男子抱着小女孩走在遭以色列空袭的受损建筑中。(图片来源:新华社)

【华e生活综合消息】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的地面军事行动或将暂停。

《耶路撒冷邮报》报道称,美国已要求以色列推迟地面进攻,开放人道主义走廊应放在首位。目前,以方尚未对此作出回应。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13日发表全国讲话,称正在猛攻哈马斯,并表示“这只是一个开始”。当地时间14日上午,以色列国防军宣布,“要求加沙居民在当日上午10时至下午4时期间,通过‘疏散走廊’离开加沙地带北部”。

据《今日以色列》报道,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OCHA)在网站上表示,以色列军方对加沙地带约110万巴勒斯坦人发出撤离警告之后,据估计已有数万人逃往加沙地带南部。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还表示,在以军发出撤离警告之前,已有40多万巴勒斯坦人因新一轮巴以冲突流离失所。

据巴勒斯坦通讯社报道,巴勒斯坦国总统阿巴斯13日在约旦首都安曼会见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时表示,他完全拒绝以方让巴勒斯坦人民从加沙地带撤离的要求,称这可能引发毁灭性的人道主义后果。阿巴斯要求为加沙地带的居民紧急建立人道主义走廊,尽快提供水、电、燃料和医疗用品。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3日在安理会磋商巴以局势前发表声明称,让超过100万人穿过人口稠密的战区,转移到没有食物、饮用水和住宿条件的地方是极其危险的,在某些情况下根本不可能。他同时呼吁各方同意联合国对加沙进行人道主义援助。

大量以色列坦克在加沙边界集结
大量以色列坦克在加沙边界集结

以色列军队攻入加沙,地面战的目标和危机是什么?

以巴冲突持续升温,以色列军队地面攻入加沙进行“局部突击”,称已击毙多名哈马斯成员。多家以色列媒体报道,以军在加沙寻获以色列人质的尸体,但军方其后否认有关消息。

此前,以色列要求加沙北部约110万巴勒斯坦居民撤至南部,成千上万人已乘车或徒步逃亡。双方冲突一周以来,已造成以色列1300人死亡,巴勒斯坦则逾2200人死亡,超过40万人流离失所。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声言要“杀死每一个哈马斯成员”,而当局另一个任务是要营救至少150名被掳到加沙的人质。

以军这次“铁剑行动”(Operation Swords of Iron)似乎比过去的计划都要进取,但军事上是否切实可行?有什么目标和困难?

地面战的目标

Yahya Sinwar, chief of the Palestinian Islamist Hamas movement in Gaza, delivers a speech during a rally marking "Jerusalem Day," or Al-Quds Day.
叶海亚·辛瓦尔是加沙地区哈马斯领袖,现在成为以军首要目标

以色列国防军(IDF)参谋长赫尔齐·哈勒维(Herzi Halevi)声言要“瓦解”哈马斯,并会针对该组织在加沙的政治头目。

但哈马斯已控制加沙16年,以色列期望加沙将来会是什么样?

“我不认为以色列能够摧毁每一个哈马斯成员,因为那是伊斯兰极端主义的一种理念,”以色列陆军广播电台的军事分析员阿米尔·巴尔·沙洛姆(Amir Bar Shalom)说,“但是你可以尽可能削弱它,令它没有运作能力。”

这或许是一个更现实的目标。以色列与哈马斯进行过四场战争,过去每一次试图阻止其火箭炮袭击,均失败告终。

以军发言人乔纳森·康里克斯中校(Lt Col Jonathan Conricus)表示,在这场战争结束时,哈马斯不应再具备“威胁或杀害以色列平民”的军事能力。

危机满布

有好几个因素,都可能使得这次军事行动偏离轨道。

哈马斯的分支卡萨姆旅(Izzedine al-Qassam Brigades)对于以色列的进攻会有所准备,设置好爆炸装置,做好伏击计划,还可以利用其复杂地下通道网络袭击以军。

2014年,以色列步兵营遭受了反坦克地雷、狙击手和伏击的重创,数以百计平民也在加沙城北部一个社区的战斗中丧生。

这就是以色列现在要求加沙北部110万巴勒斯坦人撤离的原因之一。

地图:进出加沙地带的过境点

以色列人已被告诫,战争可能持续数月,创纪录的36万名预备役人员亦已报到服役。

问题是,在没有国际压力要求撤军的情况下,以色列可以持续战斗多久?

以色列顶尖的安全和情报记者约西·梅尔曼(Yossi Melman)表示:“政府和军方觉得自己有国际社会——至少是西方领导人——的支持。当中的理念就是‘让我们动员起来,我们有很多时间’。”

但他相信,若以色列的盟友看到人们挨饿的画面,就迟早会介入。

联合国难民机构已经警告,加沙很快会变成“地狱洞口”。以军的空袭摧毁了当地1300座建筑物,死亡人数迅速攀升,供水、供电和燃料被切断,当地半数人口被要求逃离大面积地区。

Graphic showing the number of IDF forces and Hamas militants

营救人质的利益考量

哈马斯掳走的人质当中很多是以色列人,但也有不少外国公民和双重国籍者,因此包括美、法、英等多国政府在这次军事行动都有利益考量。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已向该国受影响家庭承诺,会将他们的亲人带回家:“法国永远不会抛弃自己的子民。”

人质的命运会如何影响军事策划者,目前尚不清楚,而以色列领导人也面临国内压力。

军事专家沙洛姆将目前的情况与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相比较,当时巴勒斯坦枪手掳走以色列的运动员,杀害了11人。

以色列政府当时展开一项行动,要找到并杀死参与该场袭击的每一个人。他相信,当局这次也会追捕绑架事件背后的所有哈马斯分子。

要在加沙营救上百名被劫持在不同地点的人质,可能是超出以色列精英部队总参谋部侦察部队(Sayeret Matkal)的能力范围。哈马斯已威胁要枪毙人质,作为对以色列进攻的威慑。

2011年,以色列为了解救被哈马斯囚禁了五年的士兵吉拉德·沙利特(Gilad Shalit),交换了1000多名巴勒斯坦囚犯,包括后来成为哈马斯在加沙政治领导人的叶海亚·辛瓦尔(Yahya Sinwar)。

这让以色列政府考虑是否再次大规模释放囚犯时,要再三思量。

邻国的反应

以色列邻国的反应,也将影响地面攻击进程和结果。

其中与加沙接壤的埃及可能提出的更多要求,该国正努力争取让救援通过拉法边境口岸进入加沙。

“加沙人民因为以色列的军事行动所遭受的苦难越多,埃及面临的压力就会越大,它要表现出自己并没有背弃巴勒斯坦人,”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Institute for National Security Studies)的奥菲尔·温特(Ofir Winter)说。

但他相信,这种情况不至于令开罗开放边境让加沙人大规模涌入埃及,或者与以色列进行军事对抗。

A Palestinian youth sits by the rubble of a building following an Israeli air strike in Rafah in the southern Gaza Strip on October 13, 2023
自哈马斯进袭以色列以来,以军对加沙的空袭和轰炸已持续多日

以色列北部与黎巴嫩接壤,两国边境受到密切关注。

当地已发生数起跨境袭击事件,与伊斯兰主义武装组织真主党(Hezbollah)有关,但情况尚未形成对抗以色列的新战线。

真主党的主要支持者伊朗威胁要建立对抗以色列的“新战线”,美国总统拜登随即在本周发出警告说:“对于任何国家、任何组织、任何试图利用这种局势的人,我只说一个词:不!”

为强调这一点,美国已派出一艘航母前往地中海东部。

以色列眼中的“加沙终局”

假如以色列能重挫哈马斯,取而代之的将是什么?

以色列在2005年从加沙撤出军队及成千上万的定居者,且不再试图作为占领势力重返当地。

军事专家温特认为,权力转移有可能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PA)回归铺路,它在2007年被哈马斯赶出加沙。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并非武装组织,目前控制着约旦河西岸的部分地区。

他表示,埃及会欢迎一个更加务实的邻国。

加沙被毁坏的基础设施,最终将要按照过去几场战争之后的方式重建。

早在哈马斯突袭以色列之前,以色列已严格限制“军民两用物品”进入加沙境内。此后,以色列会希望实施更严厉措施。

已经有人提出,应在与加沙围墙沿线建立宽广的缓冲区,提高对以色列社区的保护。以色列国家安全局(Shin Bet)前局长约拉姆·科恩(Yoram Cohen)认为,需要有一段对闯入者“格杀勿论”的两公里(1.25英里)区域来取代现有区域。

无论这场战争结果如何,以色列都希望确保类似的袭击永远不再次发生。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