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和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战有何不同

来源:纽约时报

拜登总统显然已经决定不撤销前任对中国产品征收的任何关税。 HAIYUN JIA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拜登在竞选总统时曾经尖锐批评特朗普总统打击对华贸易。然而,他自己上任后却将特朗普与北京的贸易战升级,尽管目的非常不同。

今年秋天,两人将在大选中再次交锋,两人都喜欢在口头上抨击中国的经济行为,包括指责中国在全球贸易中作弊。他们对抗北京的基本政策也是相同的: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数千亿美元的关税。这些关税最初由特朗普征收,由拜登总统维持下去。

周二(5月14日),拜登宣布提高其中一些关税。其中包括将电动汽车关税提高三倍,达到100%,将某些钢铁和铝材产品的关税提高两倍,达到25%,将半导体的关税提高一倍,达到50%。

但拜登的贸易战在很多重要方面与特朗普不同。特朗普试图把外包给中国的大量工厂工作带回美国。拜登正在寻求增加一些新兴高科技产业的产量和就业机会,其中包括电动汽车等清洁能源领域,而特朗普对培养这些行业兴趣不大。

拜登动用了更多的政策杠杆,其中一些是特朗普创造的。他向对华贸易施加了更多限制,包括限制向北京出售美国技术,同时向试图与中国产品竞争的美国制造商提供联邦补贴。

与特朗普单打独斗的姿态截然不同的是,拜登的战略依赖于将国际盟友联合起来,通过一系列国内激励措施,以及可能对中国商品征收协调一致的关来对抗中国。

前总统特朗普承诺,如果他能再次当选,将做出新的努力,切断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往来。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再次争夺总统职位的拜登和特朗普都承诺进一步加大对中国的贸易压力,两人都指责中国的不公平贸易做法使美国工人处于不利地位。以下是他们的计划相同的地方,以及截然不同的地方。

特朗普的计划包括提高关税和减少贸易

特朗普打破了数十年的政治共识,在担任总统期间大力限制对华贸易。他对价值超过36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征收关税,包括玩具、电子产品和家居用品,招来北京的报复性关税。

2020年,他与中国官员达成协议,要求中国增加包括农产品在内的从美国购买的出口商品,并且进行一系列经济改革。中国远未履行这些条款。拜登的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莱尔·布雷纳德本周告诉记者,该协议“没有兑现承诺”。

特朗普承诺,如果他再次当选,将采取新的措施切断两国的贸易关系。其中包括两国之间的投资壁垒,以及禁止进口中国钢铁、电子产品和药品。他提议对所有进口到美国的商品追加10%的关税,而不仅仅是来自中国的商品。他还批评了拜登。

中国官员“非常害怕我征收更多关税,”特朗普今年3月对CNBC表示。“我们没有利用这个,中国现在是我们的老板。他们是美国的老板,简直就像我们是中国的子公司,这是因为拜登政府太软了。”

拜登是在前任的基础上继续努力。

拜登曾批评过特朗普的关税政策。“特朗普总统可能认为他对中国很强硬,”拜登在2019年作为总统候选人的演讲中说,“但他的作为只是给美国农民、制造商和消费者带来更多痛苦。”

在拜登执政之初,他的助手们曾进行讨论,取消特朗普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的许多关税,以缓解物价快速上涨带来的痛苦。他们最终决定不取消。相反,拜登在周二宣布,提高价值约18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其中包括太阳能电池、船到岸起重机和某些医疗技术。

他的政府还对美国半导体和芯片制造材料向中国的出口施加了新的限制,并迈出了打击进口中国智能汽车技术的第一步。

政府官员为所有这些举措提供了经济依据。但拜登也在回应摇摆州的政治压力,并试图在中国问题上包抄特朗普。上个月,他在宾夕法尼亚州对钢铁工人发表演讲时呼吁对中国进口重金属征收更高的税。民调显示,他很难克服选民对经济的焦虑。

虽然拜登的助手们表示,拜登的关税政策比特朗普的更具针对性,也更有效,但总统显然已经决定不取消特朗普最初对中国产品征收的任何关税。

一场更绿色的战争,这次有盟友。

不过,拜登已经调整了自己的政策。他有意识地将对中国贸易的新限制与战略投资(以政府支出和税收抵免的形式)结合起来,利用这些战略投资在少数目标行业吸引新的工厂进行生产。

也许没有什么产品比电动汽车更能体现拜登和特朗普在贸易政策上的分歧。特朗普视电动汽车为洪水猛兽,并表示,加速采用电动汽车的努力将导致美国就业机会的“毁灭”。

拜登已经签署了多项旨在推动美国电动汽车生产和消费的法律,其中包括一项为50万个充电站提供资金的基础设施法案,以及一项为在美国生产和销售电动汽车提供丰厚激励的气候法。它们属于一项雄心勃勃的工业战略,旨在提高美国工厂生产一系列清洁能源技术的能力,以应对气候变化,并在未来几十年里主导全球先进制造业。

拜登越来越担心,大量涌入的中国低成本电动汽车和其他商品可能会破坏这些努力,他正在利用贸易政策来保护自己的工业投资。他计划于周二提高关税,其中包括将进口电动汽车的关税提高三倍,达到100%。

虽然拜登对来自日本、欧盟和其他地方的钢铝征收关税引起了盟友的反感,但总统一直在寻求召集一个富裕民主国家的联盟,在清洁能源领域与中国对抗。在去年的七国集团峰会上,政府牵头制定了一项协调一致的补贴战略,同中国政府为新技术提供的资金竞争。

许多现任和前任政府官员希望,与盟友的合作现在也能扩展到关税领域,首先是欧洲。欧洲正在对中国的贸易行为进行自己的调查,似乎准备提高对中国进口电动汽车的现有关税。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